主頁 Home TVB周刊 石修 – 型到...

石修 – 型到底

分享 Share

石修今年70歲了! 就算這件事不震驚十三億人口,也至少震撼了記者,因為眼前的石修,不論從外貌、談吐、動態去看,是完全察覺不出一絲70歲的老態。 更甚是,他不像一般上了年紀的演員,對自己的打扮掉以輕心,這天他穿起一件羽絨大衣配上一雙啡色cambridge shoe而來,到拍照的時間,再換上黑色皮褸及另一雙黑色皮鞋。攝影師跟他說其實配搭啡色鞋也好看,他卻說:「我覺得襯起整身黑色更好看。」然後,便熟練地擺出最能表現男人魅力、不會拍出大肚腩(他本身也沒有)、包包臉的甫士出來。 「很多外國人都不相信我的歲數,他們覺得我講大話,加上我的狀態,也不像這年紀,連自己也不太相信,像做夢一樣。」 他人生中除了中學時為了有型,抽了幾個月煙,其餘時間都不煙
不酒。 「當年剛升上中學,男仔有幾樣東西不做便叫冇型!第一,不懂梳飛機頭;第二,不懂抽煙;第三,不唱歐西流行曲;第四,不懂彈結他;第五,不穿喇叭褲;第六,不懂跳舞。」 為甚麼沒有媾女?記者問。「因為沒有這幾樣,女仔根本不會睬你,哈哈哈哈!」他說。 這天的石修,雖然飛機頭沒擸得像貓王的高,沒有煙、沒有喇叭褲,更沒有唱英文歌,但一樣有型,而且十分有型!

緣份帶領回來

石修1972年加入TVB至1983年離開;1986年回來1989年再次離開;1999年再再次回來,2012年播出的《名媛望族》是他第三度離開前的作品,2017年,他笑言是他第四次進入TVB大門。「其實我的工作一直沒停過,即使我離開了TVB五年,只在不同平台而已。這次回來拍攝《兄弟》(暫名),很多謝珍姐(TVB助理總經理(戲劇製作))與阿Lam(《兄弟》監製林志華),他們去年五月已跟我傾這個project,終於劇集開拍的日子我剛好完成之前的工作,也是一個緣份,多謝他們想起我,讓我有機會跟TVB再合作。」這次回來拍攝《兄弟》,雖然跟同劇的王浩信和朱晨麗曾一起參演《名媛望族》,但對戲不多甚至可能沒對過戲,所以這次與新演員合作,也讓他有新人感覺。「離開了幾年,很多事都未必熟悉和知道,不過我只用兩、三天時間,已尋回昔日感覺。我以前也拍過阿Lam很多劇集,大家早有默契。」《兄弟》中,石修飾演一名在香港金融風暴中負責打大鱷的關鍵人物,後來成為了一名極具影響力的傳媒大亨,手握不少政要及名人秘密,他說這角色很深層,有發揮空間,不過更讓他開懷的是,這次在《兄弟》遇上好對手。「因為一名好對手,會讓你的角色和戲更加突出,這次遇上《兄弟》,是我的幸運。」他笑言上一次離開TVB,很多人問他是否不會再回來,但他根本沒有離開過這個圈,是緣份再次把他帶回來,更讓他初嘗4K拍攝的威力。「不論鏡頭、燈光或擺位都靚到不得了,像電影的感覺,能夠有機會參與十分開心,其實這樣對製作、觀眾和整個行業都好,因為大家都要move forward。」

              

拍攝《兄弟》,與三位男主角合作愉快,石修坦言整個團隊都充滿幹勁,拍攝氣氛很好,讓他拍得開心。

機器不及人情

童星出身,8歲開始演戲,一直演到今時今日,能對同一件事保持着同樣的熱度,很難,他笑稱:「可能我只懂得演戲!哈哈哈哈!」他說,他對演戲的興趣,是他最大的動力。「我們這行的特性就是不規律,做演員忙起來,連休息、睡覺,甚至發夢的時間都沒有;但亦有可能不忙,你一定要適應這規律,多年來我都是跟着這規律工作、成長。當然,我曾經有一段時間離開了這個圈,從事另一種工作(他移民加拿大後經營鋁窗工廠),也找到樂趣,在另一個角度,也有滿足感。一生人很難只從事一種職業,偏偏我有兩種,完全風馬牛不相及,但兩樣都有東西讓我吸收到不同的人生觀和經歷,兩樣都很寶貴。」他從事鋁窗生意長達十多年,他直言視野闊了很多,因為經營一間工廠和一盤生意,是演戲時不會接觸到。「演戲只需要做好演員部分,但是做生意要兼顧很多事情,市場、用家、品質、來貨、價錢、工廠運作、人的管理等,不同於管理機器,我只需要知道一台機器怎樣操作,管人是最難,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個性,不能用太刻板的態度處理,因為人始終是人,要投入人情,這些事我都是邊做邊學。」在他眼中,人情即是關係、人際、人脈,有了這些,不論做甚麼都會讓事情變得較順利。「不論從事哪行,如果大家都拿着本書做人便過於刻板,有些你想要或想做到的事情未必會出現,好的人際關係能幫助到任何事情。」

年輕人只想贏

雖然從小在這行打滾,了解人脈關係的重要,石修坦言,每個年輕人都比較自我和主觀,以為自己一定對,輕視人際關係,他也經過這階段。「年輕時的心態是想贏,因為對社會認識不深,只看到表面一層,未有經歷、練歷看到更深一層,但給你贏了,也不過贏過那一次,關係斷了,後面甚麼也沒有了!每跌一次,便學會更多,原來,有時互相包容或成全,那件事會變得完美。」他笑言,直至今時今日仍在跌碰中,因為任何人也會犯錯,犯錯後反省愈多、下次成功的機會更大。「人很受情緒影響,有時反省得到;有時卻會被情緒蓋過一切,結果再試多次再錯多次,像一個merry-go-round(旋轉木馬),團團的轉,真的要看經驗和教訓有多大,提醒你多少。犯小錯,會繼續犯;犯大錯,才會印象深刻。」他每天都在累積人生經驗,因為每個人每天都有一些決定要做,這些就是經歷。「簡單如吃飯還是吃麵,有些決定未必如你所願,當你有醒覺或後悔,便學懂一些事情。我每天都以這種態度生活,現在我會先照顧對手感受,然後才講原則,這樣會較好。」

去與留的掙扎

1989年,石修因為移民加拿大而離開TVB,那些年,除了他,也有很多香港藝人移民當地,在他們建立的華人社區當中,也有中文電視台及中文電台的出現,不少藝人也參與其中,但石修沒有。「因為我一心想嘗試第二樣工作,如果我去參與便會分心,其實移民當地兩、三年後,已有不少人找我回香港,甚至到台灣及內地工作,但我都有掙扎!我當時剛在工廠上班,如果把工作丟低,很難向自己交代,因為我是新手,我應該用最短時間去了解鋁窗製造所有事情,如果我再次踏出去演戲,便影響了決心,到底我想在留在加拿大還是不想。」離開很易,堅持很難,幾經掙扎,他決定留下,直至1997年才再度回港,一直逗留至今,已經回流二十年時間。「其實回來之初我不是住在香港,而是住在大陸,因為當年在內地有廠房,回來第二年,有天接到珍姐的電話,我沒想過公司會有我大陸廠房的電話,結果2000年拍了《勇往直前》,一直做到《名媛望族》。」他沒想過回加拿大,因為他還沒有一個不工作的心態。「做與不做不是由年齡來決定,是由自己想不想做;是否準備去做,以及身體狀態和精神狀況來決定,我暫時仍可,仍然享受工作。從我再次回來,我的心態都是回來享受工作,因為很難得仍然有人找我去完成一件事,作品出街後被罵又好欣賞又好,至少有人看到,這些都是代表自己的工作。」

其實在早前播出的《無間道》,也有石修客串演出。

1976年,與李琳琳合演《心有千千結》,年少多好。

為女生拚命打

石修說自己不煙不酒,煙是為了有型才抽了幾個月,抽不上癮便沒有再抽下去,當年的目的只為有包煙插在恤衫口袋中讓女生看到,至於酒,更是至今仍不懂得飲。「我喝半杯啤酒已經想睡,可能是身體反應,或者這樣都能幫到保持年輕,而且我也肯做運動。」年輕時,總之可以給他郁身郁勢的運動他都會做,游水、打波、打功夫都愛!長大後,他也拍了很多武俠片和動作片。「那個年代,大家都盡量不用替身,危險都自己搏,因為大家都抱着三種心態:第一,自己可以做到所以挑戰一下;第二,就是show off,我要給你看到;第三,如果現場有女生,更加要做!哈哈哈哈!不過最終的心態都是要贏自己兼贏對手,還要吸引同場的女演員,這些都是自己的資產,其實不過是不想認輸的打不死心態!」拍了十多年動作片,每天都逼自己做運動,雖然體力透支,但給他打下一個良好的健康底子。至於現在,他平均每星期會做四、五次運動,主要是一些帶氧運動,如急步行,讓自己出汗、微暖。

先冷戰再冷靜

除了運動,他在吃的方面也非常小心,所有含防腐劑的食物盡量不吃,所以不要問他是否吃了防腐劑才這樣年輕!「臘腸、臘肉、臘鴨、鹹蛋、腐乳、香腸、煙肉、罐頭、即食麵這些都少吃;但是否又完全戒到呢?不是,有時見到總會忍不住,不過那一塊會吃很久。糖盡戒、油和鹽只下很少量,所以家中煮飯很淡口,但我又不會不出外吃飯,有時跟朋友吃飯都要有manner,不能這又不吃那又不吃,於是會吃慢些吃少些。」年輕時體力消耗大,本來是食肉獸的他約十年前起盡量吃得清淡。「醫生有提醒我年紀大了,加上太太很積極去幫忙做這件事,哈哈哈哈!可能有些人會說這樣不是缺少了人生樂趣?但我很相信這套,不過,有時候待全家人睡着,我還是會偷吃東西的!」吃甚麼?就是一些麵包和餅乾。「其實晚上不應該吃這些澱粉類,要吃應該吃水果,所以我現在很努力吃蔬菜水果,整個人的口味也轉了!」石修19歲時歲認識當年14歲的太太,二人拍拖九年後結婚,相處超過半個世紀,石修說可能個性問題,讓二人的婚姻可以在半奇蹟下持久下去。「每個人都有情緒和不同思想,當蜜月期過了,改變、要求、埋怨、命令等一定會出現,看你如何處理,幸好我們都有接近的方式去處理。多年來,你說沒有拗撬,沒可能,那只是小說!我們處理拗撬的方法就是先冷戰再冷靜,隔一、兩天便沒事,這都是一種學習,冷戰一次便學懂多一些。再加上我們都關心屋企的完整和氣氛,我們不會因為個性而把小事變大,只會把有事變成沒事。其實很多事都是一陣風,過了便沒事!」

小事也可成大事

「人生七十古來稀」這句說話,現在已不太管用!因為根據前年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數據顯示,香港男性平均壽命是81.24歲,已經超越日本,成為最全世最長壽的男人。 所以,今年將踏入70歲的石修,前面還有漫漫長路。 現在的他直言,愈來愈享受每一天!也珍惜每天! 「我跟很多年輕人一樣,年輕時亂衝亂撞,在每次摔跤跌倒後都得到不同經驗,一直累積到今日!到今天我對自己、對朋友都有要求,但我對自己的要求大一些,我不能要求別人怎做,只能要求自己怎做。」他有一句格言,就是在他能力以內可做到的事,他一定會做,而且做到最好;在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做不到,便換個角度去欣賞。 「有些事別人可能做得好好,但對方可能做了很多準備工夫以及有一定實力才做到,這就不是自己能力以內的事,自己沒有準備便不要去做,不要逼自己。因為做人不一定要做大事,在能力之下,也可以把小事做得好靚,當很多小事加在一起,那便成了一件大事。」 人生有限、能力有限,做人,最重要是盡己所能。

打扮得官仔骨骨的石修小時候。

父親陳直康為編劇和副導演,所以石修很小已接觸片場,8歲更正式入行當童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