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劉丹 – 家有...

劉丹 – 家有一老 如有一寶

分享 Share

一想到《愛.回家》,自不然想到劉丹。 從頭兩輯《愛.回家》的馬虎,到《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熊樹根,丹爺(劉丹暱稱)一直是這頭家的一家之主。 這位一家之主,除了鎮守着馬家、熊家,還鎮守着劇中每位經驗尚淺的藝員的心。 「拍攝處境劇,有一種東西會讓你很開心,像第一輯《愛.回家》的蔣家昊、羅天宇他們都比較新,初初開工時覺得他們的演技有點生疏不太自然,直至每天開工日日有機會磨練,慢慢看到他們有進步、看到他們找到適合自己個性的演繹方式,感覺十分開心。《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也一樣,看到蘇韻姿、周嘉洛、馬貫東他們有明顯進步,也很開心。就算之前講對白有些不自然,稍為用心幫他們執一執,他們是可以做到的,新人,不是不行,而是要給他們機會。」 從《真情》到《皆大歡喜》系列;《畢打自己人》到《天天天晴》再到《愛.回家》系列,丹爺應該是TVB藝員中,擁有最豐富處境劇經驗的一位了!他說,感覺上是有責任為公司看着這班後生仔女。 1968年入行,今年剛好是劉丹入行50周年,從影半個世紀,現在的他,除了是一名資深演員,同時肩負起把處境劇傳承下去的使命。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個家仍然有他,實屬慶幸。

喜見後輩有進步

看着後輩演員有進步,丹爺固然開心,至於他自己有甚麼得着,他說:「有些新人沒有當面跟我說,但他們會跟編審他們說:『丹爺那天教我的真行,真係好嘢!』這些說話對我來說,就是我的得着,讓我開心!」丹爺說,他從來不會要求新人用他的演法。「像我這種演法沒有用,因為做來做去都只會是劉丹,像劉丹有甚麼用?老實說,現在有些事,反而是我們要調轉頭跟一班後生仔學習,因為他們的東西比較update,較潮!我們老一輩,也可從他們身上吸收到東西。有時看到後生仔演戲,不能樣樣看不順眼,要求他們用你的方式去演,而是要引導他們要注意甚麼,年輕人有年輕人一套,大家是相輔相成。有時在家中看到劇集播出,看到他們真的有留意我提點他們的地方,而又做到,自己看到都開心。」相對於其他劇集,拍攝境處劇在時間方面較為穩定,休息時間充裕,丹爺也明言,像他們這些老一輩演員,現在最怕要捱通宵。「後生時捱兩晚通宵不打緊,只要之後好好睡一覺,便可回復體力,現在要我捱兩晚通宵,真的不易復原。拍處境劇是比較他條、輕鬆些。」

為曹操耿耿於懷

從2012年第一輯《愛.回家》開始計算,丹爺只缺席過《愛.回家之八時入席》,期間,他拍攝了《律政強人》及《不懂撒嬌的女人》。「很多同事羨慕我,跟我講笑說:『丹爺,你拍咁多處境劇,你執到啦!』哈哈哈哈!有時拍處境劇久了,間中有機會拍一、兩套其他劇集,就當是一個平衡,我覺得公司待我不薄。《律政強人》有戲可演,跟處境劇是另一個演繹方式,我想每個喜歡演戲的人都喜歡有這樣的轉換,真是very good。」在丹爺幾十年演藝生涯中,有一個角色,至今仍讓他耿耿於懷,那就是《洛神》曹操一角。「那時劇集出街後,很多人說劉丹演得好,以後再有曹操的角色都要找我,但我其實很不滿意,因為我覺得自己的演繹方式錯了!當然,現在後悔都沒有用,若果將來再有機會,我一定會用另一個方式演繹。那次的演出表面化了,曹操雖然是一個奸人,但他同時是一個深藏不露、老謀心算的人,不能演得太表面,當時演的時候,我就是忽略了這點。」

眾志成城拍好戲

在記者心目中,劉丹最經典的角色,除了是《真情》的叉燒炳,就是《射鵰英雄傳》及《神鵰俠侶》中的「北丐」洪七公,他也從黃日華的郭靖演至張智霖的郭靖;從劉德華的楊過演至古天樂的楊過,橫跨了兩代。「我想在電視歷史上都少有這樣情況,很多人都跟我說,四個洪七公都由我做,都算好嘢了!我心想,如果公司再開《射鵰》和《神鵰》,會否繼續找我呢?那就破紀錄了!」丹爺說,內地曾拍過兩輯《射鵰》和《神鵰》,他知道,很多觀眾都拿他跟內地演員演的洪七公作比較。「聽到他們的說話,我當然開心,因為他們都是讚我,但我覺得不能這樣比,始終各人都有自己的演繹方法。況且,大家先看我演的洪七公,先入為主,當然佔優。」雖然洪七公深入民心,但是在丹爺心目中,最能代表劉丹也是他最喜歡的角色,其實是《上海灘》馮敬堯一角。「那時的周潤發、呂良偉他們未算很成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他們對那套劇特別重視,很多時會在片場跟大家一起討論和研究劇本,所以一套劇的成功,原因有很多,不是單純靠劇本、監製、導演或演員其中一部分,演員之間的合作更加重要。那時大家已傾好每場戲怎做,拍起來特別順利,難得我們幾個人都有心演好這套劇,合作時舒服又開心,事前也不知道出街反應會這樣,拍攝時只想演好這個戲。」丹爺憶述,《上海灘》的拍攝過程其實頗辛苦。「劇集在堅城片場拍攝,那有現在電視城的舒服和良好設備,堅城是舊片場,條件很差,在這情況下拍出這樣水準,很難能可貴。」

用心工作是王道

1977年加入TVB,雖然中間曾移民加拿大及為友台打工而離開過,但是丹爺在TVB的資深地位毋庸置疑,絕對有資格審視一班後輩演員,問到現在公司還能找到像他拍攝《上海灘》時那股眾志成城的氣氛,他說:「因為這幾年有很多新人加入公司,我也投入了處境劇拍攝,所以不太了解,直至之前拍了《律政強人》及《不懂撒嬌的女人》,才比較知道現在演員的情況,感覺有參差,有幾個真的很用心,有些的確是比較hea,不過當一個劇組有一、兩個用心的演員在,其他人也不敢太hea,我希望以前拍攝《上海灘》的風氣,可以在公司蔓延出去。」要成為一名成功的演員,用心思考角色、用心演繹確實非常重要,在丹爺心目中,近年讓他留有較深印象的,是成名前的黎耀祥。「很久以前一次合作中,我看得出他真的很用心,每場戲都放了很多他自己的想法在內,不只劇本所寫,他還加入一些自己設計出來很適合角色的小動作,這些沒人會教你,那時候我已經覺得:『呢個仔有啲嘢,唔簡單!』不是因為他當了視帝才說,除了他,其實還有,不過一時想不出來。」在TVB,他看盡不少藝員的淡入淡出。「有些在hea的,hea多幾年便消失了,公司的眼睛其實很雪亮,看得出誰人用心誰人在hea。不論新人、舊人,做得這行便要用心,hea是不會有好結果。」

丹爺拍攝《愛.回家》系列最開心的,是看到年輕演員的進步,當中尤以蔣定旻和羅天宇的進步讓他最老懷安慰。

《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速遞公司老闊熊樹根,雖然角色不同,但丹爺本身為處境劇傳承的角色卻沒變。

沒有退休時間表

丹爺常言道,人生中可以做到一份自己喜歡的職業,是很幸運的事。他小時候已喜歡演戲,十多歲已經常參加青年話劇團演出一過戲癮,後來終於給他入了戲行,沒有浪費之前的演出經驗。「1968年考入國泰電影公司的訓練班,40多位同學,最後成功畢業可以簽約的只有十一人,我是其中一人,1970年左右,很多也離開了,連我在內只剩下兩、三位,廿多年前左右,就剩下我一個在這行了。當時的老師都有說過,如果沒心做這行,便趁早轉行。而且一名演員如果沒有進步,導演監製只會繼續安排閒角給你,當時很多同學就是做到沒癮離開。開始時大家也是從茄喱啡做起,但我仍然認真去做,導演與導演之間也會互薦演員,他們見到我這樣,機會自然多了!所以不要說是閒角便hea做,如果你是新人,更加不要hea做,人工有限,你hea不了很多次。不要當別人是盲的,大家也看得清楚,如果你用心演戲,始終有機會給你。」認真對待角色、尊重行業,是他多年來的宗旨。「那怕現在幾十歲,我仍然抱着同樣心態。」從影五十年,丹爺笑言,對很多人而言,同一份工作做了五十年,怎樣也厭!但他仍未厭倦,更沒想過退休。「我個仔(劉愷威)多次叫我退休,我說不退,最多選一些不太辛苦的工作,到自己知道自己不能做下去,我自然會退休。他叫我退休,我又不好意思跟他說:『是否想我早些bye bye?』哈哈哈哈!這個年紀最緊要keep住有工作,人會更加精神。」

豐盛人生五十年

五十年,幾乎跟TVB同步為這行獻盡青春和心血,丹爺說,幸好自己很有阿Q精神。「我拍電影入行,之後77年加入TVB,那個年代我演的都是一些戲份很重的角色,我可以一年有二百幾個騷,那時的劇集集數很長,都是6、70集,而且每套都有我份,一套未拍完下一套便疊住開拍。可惜,那時沒有甚麼選舉,在TVB多年,一個獎也沒得過,但我很阿Q,得不得獎也好,行出街大家也會讚你,也認識劉丹,已經頒了獎給我。」不只在TVB沒得過獎,即使以前在電影圈也沒得過。「拍了十多年電影,其中兩、三年是自由身接戲,那時很流行武打片,只着重武打場面,其實拍得不太認真,老闆最重要是搶錢,演員也是。還有一段時間,我專注為國語片配音,產量很多便不能拍戲,配了兩、三年,有天半夜在錄音室看到配音界的老前輩在那裏打瞌睡,個個都頭髮蓬鬆,我問自己將來是否要跟他們一樣?我喜歡演戲,我希望世界上的人知道有個人叫劉丹。剛好佳藝電視開台,於是我趁機做回幕前,在佳視第一個劇出街後,TVB便找我。過了TVB不久,佳視便執了!」之後他接拍的《強人》、《天虹》、《親情》等劇集,大都是反派,但他並不介意也不會計較。「只要有戲可演便可,行行企企不用預我,雖然那時出街曾被一些類似江湖人物笑笑口以粗口罵我,但其實在讚我,當時我還想,你又『問候』我但又讚我,我應不應你好呢?」這五十年,丹爺直言活得豐盛。「我想自己百年歸老時,會咪咪嘴笑着走。」

去年播出的《不懂撒嬌的女人》,為丹爺近年非處境劇的演出之一,他也慶幸得公司安排,讓他脫離一下處境劇世界。

《律政強人》中演律師,面對好戲的廖啟智,丹爺過足戲癮。

 年輕時的劉丹與太太、女兒及劉愷威合照,兒子事業有成,最開心的應該是丹爺。

劉愷威與楊冪2014年於香港結婚,之後更誕下女兒小糯米,身為爺爺的劉丹每次被問及孫女都笑逐顏開。

心水清

劉丹今年75歲。 當現在很多年輕人的記憶力愈來愈衰退時,丹爺明顯補刀未老,可能跟常唸對白有關。 這天記者在錄影廠外陪着丹爺「呼吸」,提到訪問會講及他是《愛.回家》系列的標誌性人物,他突然說:「但我記得有一輯《愛.回家》沒有我的。」對《愛.回家》系列一直停留在頭兩輯及最新一輯的記者瞬間被考起,於是立即翻查資料。 沒錯,2016年那輯《愛.回家之八時入席》的確沒有丹爺演出。 「就是了,所以我才有時間拍了《律政強人》和《不懂撒嬌的女人》。」他說。 丹爺心水清,讓記者立時汗顏,同時領會到老人家除了要𠱁,也不要在他們面前意圖班門弄斧,因為他們食鹽多過大家食米,心水真的比清水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