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求生門 – 關...

求生門 – 關楚耀

分享 Share

與關楚耀(Kelvin)碰面機會多,但真正長時間相處,也要數到多年前一次MV探班,由於MV借用來拍攝的住屋頗為特別,今次與Kelvin做訪問,也跟他提起這件陳年舊事,然後便說起有好幾年未為TVB拍過MV,又數到幾年前,曾有段日子,未能上TVB的音樂節目,所以與記者有似是相識,又不太認識的感覺⋯⋯ 與他東拉西扯打開話題,也離不開一個主旨,現在當歌手,真的與以前不一樣。 以往當歌手,可以專注地做好自己本份,現在舊有宣傳模式行不通,行業正在摸索新方向,尋找新出路。前景未明,Kelvin說了句勉勵說話:「既然決定繼續做這行,無論社會多艱難,生存空間多細,也要找方法,生存下去。」 要在狹縫之中存活,便要懂得掙扎求生之道,為自己開拓更多前路。 事隔多年,再與Kelvin傾談、做訪問,也是因為他打開了一道求生門,為自己打開拍電視劇之路。

求存與生活

以往當歌手,宣傳套路是派歌上台,上電台、電視節目作歌曲宣傳,再接受雜誌、報紙訪問,現在宣傳方式與以前大不同,唱片行業也需摸索新方法去宣傳歌曲。Kelvin最近有首派台新歌,名為〈求生〉,主題正好符合現今的景況。「現在社會風氣也是這樣,大家好似無了生活,只能在這社會掙扎求存,所以這首歌不止代表我以往的經歷,更是講現在社會環境氣氛。」Kelvin想起早前去泰國旅行,看見當地人生活未必富裕,卻富在心中,樂有自己一套生活態度。「在香港未必做到這一套,但生活艱難也是無法子,你可以選擇的是跟隨大隊,或者急流勇退。選擇繼續做這一行的話,生存空間多少,也要生存下去。」 選擇留在樂壇,步步為營,便要想方設法,適應環境。現在歌手最流行利用網絡平台,作自我宣傳。「多了個平台做自己的事,內容要輕鬆簡單,與fans多些互動。或者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人也說新一代無星,其實只是上一代的偶像與歌迷距離遠,只能仰望,現在歌手與歌迷的關係close得多。這個平台亦畀到我們很多新鮮感,去嘗試新事物。」宣傳方式有變,香港歌手近年亦會開拓新路,北上參與歌唱比賽,在內地大市場尋找機會。「Focus在香港工作,有香港的好,不過到內地工作,也不失為另一個選擇。我試過參與廣東省電視台舉辦的粵語歌唱比賽,有了這次經驗,確是令我多了內地的聯繫,增加商演機會及參與內地真人騷節目,算是為自己開多一個瓣數。」


成長的契機

音樂是門藝術創作,不過在香港當歌手,免不了要面對一個現實。本地市場細,搵食艱難,創作與搵食之間,難以取得平衡。「〈求生〉這首歌加了電子、Hippop、Rap等新曲風,但放在網絡平台上播放,點擊率卻不及前兩首我一向唱開的慘情歌。當歌手想要有新衝擊、新嘗試,但現實是數字放在面前,歌迷比較受落以前風格,到我下次想做新音樂時,公司或會要求做些穩陣歌曲,對創作有一定制肘。」 有句俗語說:「不要將全部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做生意也好,打工也好,以免風險太高,理應作分散投資,不會將所有資源放在同一個地方上。Kelvin現在的做法亦是如此,為自己打開更多逃生門,發展更多謀生技能。在眾多逃生門當中,他選擇到夜店學習打碟。「成日話去蒲是去玩,但對我來講,這也是一種聽音樂的方法。打碟是我的興趣,我學了兩三年,這既是音樂的一種,也可以靠這種伎倆搵食。」打碟是搵食伎倆之一,Kelvin也不忘補充說近年少了夜蒲,作息時間、興趣與年輕時不一樣。「以前的減壓方法是同人飲酒、去蒲,現在老了,不能成日捱夜,加上一齊出去玩的朋友結了婚,生了小朋友,所以現在生活改變很大,最鍾意去旅行,拎住相機,周圍街拍。」 由喜歡夜蒲,到修心養性,玩相機為樂,9年前發生的大事件,無疑是Kelvin人生分水嶺,改變一生。2009年,他與當時女友去日本東京旅行,被當地警察搜出藏有少量大麻,以大麻取締法拘捕,Kelvin更因為這次事件,曾短暫離開娛樂圈。9年前的錯誤,對Kelvin影響極大,令他開竅,認清更多現實。「這件事已經在自己人生發生了,不能改變,我好記得爹哋當時同我講發生了也無辦法,還好你很年輕,人生還有很多路要行,還有時間去做好。」


振作再上路

人生每多波折,能夠翻身,全憑自己能在挫敗中,汲取教訓,不要犯着同樣的錯誤,以一個更好的自己重新上路。Kelvin到現在,仍謹記爸爸的教誨。「他叫我不要忘記這一點(日本被捕事件),從這一點中汲取教訓,幫助自己比之前有更好的發揮。」Kevlin的爸爸為著名音樂監製關維麟,初入行亦有「契爺」譚詠麟關照、照顧,比起其他寂寂無名的新人,Kelvin可算是以人生勝利組的姿態出道。然而,人若太過順風順水,反而得不到成長的契機,得到八方支援,卻遠遠及不遇上一次挫折,帶來打擊,亦帶來頓悟。「這件事令我多了責任感,因為屋企人也受到牽連,尤其是我媽媽(關媽媽當時患上情緒病),令我好痛心,想不到自己的事會影響到家人。我不想讓他們再替我擔心,所以現在做事更加專注、用心,因為我有個很強目標,要照顧屋企人,令他們生活開心。」 被捕事情發生過後,雖然Kelvin很想照顧家人,但也清楚現實情況,認為自己再無機會,在這一行立足。「有諗過以後怎算好,應該無人再找我工作,但慢慢地,又有導演上門找我拍電影,我也好奇問他為甚麼找我?他說:『因為你是個有故事的人。』」與在舞台展現自我,發放光芒的歌星不同,演員需在現實生活中,品嚐人生百味,了解人性,才能將自身體驗投放在演出當中,當時找Kelivin做戲的導演正正是看中他的經歷。 人生低潮令到Kelvin開拓當上演員的機會,他認為這件事即使沒為事業帶來新方向,對自身成長也有很大得着。「老土點講句,現在識得珍惜機會。我試過一份工作都無,現在市場競爭好大,難得我仍有機會,有人找我工作,我還有甚麼需要顧慮?有甚麼藉口不努力工作?」

Kelvin在《同囚》認真演獄警,在《重口味》中則演神經質宅男,因為這兩個角色有如混合版姚知行,《特技人》監製便找Kelvin演新劇角色。

發生藏大麻事件後,Kelvin返回香港舉行記者會,就事件向公眾道歉。不少人不願重提人生污點,Kelvin卻不介意提起此事,謹記當中教誨,學會珍惜、進步。

06年初出道,Kelvin有校長譚詠麟收為契仔,前途一片光明,可惜在09年,因藏大麻事件,走入人生低谷。

歌星與演員

每個機會得來不易,所以《特技人》監製找Kelvin演藝術家脾氣的姚知行時,他二話不說答應演出。「難得可以在TVB拍劇,我好想試試與同一班演員拍幾個月戲的感覺。」Kelvin拍劇前,先與曾參與TVB劇集的前輩取經。「他們叫我小心身子,真的會日以繼夜拍攝,有幾個月無覺好瞓,到我正式埋位,才真正體會這種感受。試過有日收工,返屋企沖個涼,瞓一個鐘覺,便要起身,繼續開工,那種密集式拍攝真的很辛苦。」因為這種辛苦,令Kelvin更加敬佩一班一直堅守崗位的演員。「我捱更抵夜的同時,其他演員、工作人員也跟我一齊捱。我尤其尊敬一班女演員,我看過朱晨麗因為無休息,拍到暈,要入院。我亦見過傅嘉莉為了靚,瞓都無瞓,情願早點去化妝間整頭化妝,我還未搞掂個樣,她已準備就緒埋位,她們那種專業精神令我好敬佩。」 拍劇期間,Kelvin曾想過兼顧唱歌的工作,最後卻發現分身不瑕。「未拍戲前,唱片公司也跟我說,拍劇不是日日拍,中間有一兩日假期,你也可以抽時間來錄新歌。最後發現不行,因為拍戲所放的假期真的要用來休息,根本冇體力去做錄歌的工作。」唱歌與拍劇雖不能兩者兼做,但Kelvin認為兩邊的工作各有優點,不會放棄任何一邊。「兩樣工作也鍾意做,唱歌是自我表現,拍劇則是團體工作,可以體現到teamwork的重要性。」近年有不少演員,如陳家樂、伍允龍,也從其他界別踩入電視圈,兩人更成功「入屋」,得到更多觀眾認同。同樣由樂壇踩入電視圈的Kelvin認為今次拍劇如能入屋,只能當是bonus。「這次經歷最大收穫是認識到一班新朋友,我希望整套劇同有份參演的演員也受歡迎,因為大家同樣付出了很多。」


最寫意階段

Kelvin入行以來,經歷高峰與低潮,現階段的他整個人改變了,以前做事不三思,現在則會顧慮後果;以往愛玩,不專注工作,現在則把握每個工作機會。「我現在35歲,是入行以來,心理狀態最舒服的階段。我仍在做自己喜愛的工作,屋企人身體健康,事事順利。工作以外,我又可以去旅行,周圍影相,這種簡單舒服的生活,我好enjoy。」滿足於現狀,以往拍拖大過天的他也享受現在獨身的日子。「現在事業排第一,家人、朋友排二、三,愛情排得好後。」 很多朋友也結了婚,Kelvin笑說早前關媽媽借題發揮,催兒子早日成家立室。「她看到鄭嘉穎同陳凱琳結婚的新聞,趁機同我說:『他們結婚了,幾時輪到你?』我坦白跟她講現在無女朋友,怎樣結婚,之後她也無追問下去。」拍拖結婚不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事,Kelvin最希望為事業打拼,做更多瓣數的工作。「為自己打開更多的門,其實我最想是返TVB拍劇,拍《特技人》過程帶畀我很多歡樂,亦碰到一班好團隊,成為朋友。這套劇上年拍完,我們到現在仍經常在群組中吹水,早前我開演唱會,一班特技人也特地來到捧場。這種互相支持的關係好似屋企人,而且今次拍劇,我的感覺是剛剛warm up便要煞科,好想再有機會拍劇。」

拍劇要爭取休息時間,Kelvin慶幸角色經常要帶帽同太陽眼鏡,不用花太多時間化妝整頭。

Kelvin近來迷上攝影,覺得拎住相機周圍街拍,感覺很自由自在,非常減壓。

流行經典12年

《流行經典50年》不止有前輩歌手演出,原來今年出道12年的Kelvin已經夠資格成為經典之一,在台上唱出他的經典作之一〈你當我甚麼〉。 演出播出後,引來不少網民留意,讚Kelvin用真音唱本來假音的副歌部分,唱得好、唱得穩,亦有不少人回味這首已經有11年歷史的金曲。 歲月如梭,35歲的Kelvin也成為前輩級的歌手。 訪問期間,亦有在場人士跟Kelvin說:「我小學已經聽你唱這首歌啦!」Kelvin談起這節目,也不介意地跟我說:「我喜歡上這個節目,因為節目現場音響及樂隊很好。」 在這個不斷追逐潮流的社會,老派的事其實也可以受觀眾捧場,《流行經典50年》成為長紅節目,Kelvin經典作品也能受網民賞識。「老餅」與否,又怎能一時三刻,否定它的存在價值。 Kelvin與胡諾言在《特技人》中合作無間,早前他上胡仔有份主持的《流行經典50年》,與同為歌星出身的胡仔作音樂上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