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林文龍 三贏攻略

林文龍 三贏攻略

分享 Share

不論是何地製作,林文龍自女兒出生後一直減產,近年甚至堅持一年一劇,除了不用憂柴憂米,陪伴女兒成長,才是重點。「幾年前曾經有人跟我說過,趁還後生,一於搏盡努力工作,給女兒最好的啦!在我的角度,很多東西是錢買不到,如果那幾年我在外面日以繼夜拍劇,我不相信我跟她的關係,可以好得像今天的地步。」 付出的,除了他,當然還有過去十年絕跡熒幕的「啫時」——太太郭可盈。道聽途說,是林文龍不准她拍劇,求證於他,他說:「不可以說是我不准,是我建議她不拍。第一,她拍劇,女兒自然要交給別人照顧,已經沒現在矜貴,關係也會疏離;第二,畢竟她不再是十八廿二的小妹妹,每天清晨五時起身化妝拍至通宵達旦,對一名已去到某個年紀的女人而言,絕對不是值得享受的事;我都希望自己在能力範圍內可供給她一個舒適的生活,好好照顧女兒,在不斷解釋下,可以的話,便叫她不要拍。我想到今天問她拍不拍,她都說不會拍!」 聽罷,記者忍不住笑說:「你心底一定想,攻略終於成功了!」 他說:「是從她自身角度、家庭角度和女兒角度去看,不拍,是三贏,除非為錢開飯,生活豐儉由人,我們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啦!」 女人機心重?男人要是耍起手段,可不比嫻妃弱!

金融高人

去年,林文龍為《不懂撒嬌的女人》宣傳時說過,會否繼續接拍TVB劇集,還看劇本、角色和對手,說完這番話不久,他便接下《再創世紀》。相對於過往參與的小品式或愛情劇種,商戰劇對他而言,無疑是新嘗試。作為劇中金融界中首屈一指的「高人」高哲,雖然現實生活中,林文龍自言Accumulator(累計期權)略知一二,也曾接觸,但並不足以讓他演繹此角色。「這些事不能憑空想像,所以拍攝過程中,會找些對這行有相當認識的朋友,聽取他們的意見,盡自己的努力,盡量去糾正。」這次接下高哲一角,其中一個原因是兩套劇集同樣出自監製關樹明。「拍完《撒嬌》之後,他已經問我了!聽完整個構思和演員配搭,都覺得幾新鮮,而且是大製作,我更是唯一一位去齊溫哥華、布拉格及深圳三個外景的演員。」劇中,林文龍的對手是除了鍾嘉欣,還有周勵淇(Niki),擁有豐厚金融體系經驗的高哲,使命是輔助卓定垚(Niki飾),以免她變成商場大鱷賀天生(郭晉安飾)的囊中物。至於安仔,文龍直言這次是二人首次合作,可是真正對手戲只有數場。「貴精不貴多,在剪片過程中,很多人反映我跟他的幾場戲很有張力,希望播出後大家都喜歡。」

見好就收

《再創世紀》的故事以2008年至2018年,香港整個經濟體系為背景,當中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引致全球金融海嘯事件,不少香港人也成為受害者,事件對林文龍造成的最大衝擊,是改變了他的人生觀。「我的人生座右銘之一,是見好就收,凡事不要太貪心。1997年的金融風暴、2008年的金融海嘯,還有Accumulator事件,我都十分好彩,未出事前已經離場。我不是一個很進取很貪心的人,因為『賺』這個字很因人而異,沒有人知道哪一點才叫賺盡;每次我覺得那個回報率合理了,便會離場,所以三次也倖免。也因此,我會警惕自己,做人不要太貪心。」林文龍說,從小到大,他都屬於保守之人,事業上亦然。「我覺得很多事冥冥中有主宰,演員很被動,沒有人找你,你主動叫人找自己,別人都不會用你;有機會拍了,出來反應如何,也不是由你控制,是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縱然去年《不懂撒嬌的女人》大受歡迎,他也不會視之為很大件事。「正如之前提過,我不是太取進的人,如果要計數,我離開TVB這麼久,沒理由一回來便拍一套女人劇,拍都拍一套以我自己為主的男人劇。但是這套女人劇,男人的功能也很重要,如果沒有Gordon這個角色,根本上成就不到Mall姐(宣萱飾)這個人。Jessica(宣萱)也說過,如果沒有我,她的發揮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大。對我而言,我會享受拍攝的過程,而不會太計較會得到甚麼。」

推劇教訓

二十歲入行的林文龍坦言,那個年代在TVB,基本上是一劇接一劇,拍A劇的時候,已經知道之後要拍B劇,甚至知道接下來還有C劇,一切得來太易,根本不會珍惜!間接讓他走了不少冤枉路。「問心講,如果當年有像現在的我這樣的前輩,肯坐下來跟我分析問題,循循善誘,我的路會好行很多。我不是說,當時沒有這樣的前輩,而是我沒有遇上這些前輩,或者沒好好把握這些機遇。不過,沒關係,又不是行了歪路,只是冤枉路吧!」冤枉路上,他發現女藝人比男藝人更懂得計劃未來。「她們很早已經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相反男性20多歲時仍然未定性,不會為將來打算。像我,可能眼前有部人人都想拍的大製作找我,但我推了!大家可翻查我之前在TVB的紀錄,有段時間我只拍時裝劇,古裝劇統統推掉。」他不是嫌辛苦,只是單純地不喜歡拍古裝劇。「當中,有些是很大製作的古裝劇,沒有人用槍指著我推,我推了,機會便落在其他人手上,那個人最後爆了出來,你又沒得怨!當下一刻,我沒有後悔,但現在回想起來,為何要把機會拱手相讓呢?是千千萬萬的人等待的機會!而且不是一次!」他說,這些事他絕少向人提及,如果當時他願意跟前輩分享,相信沒一位前輩會贊成他推劇。錯失過,今天的他更懂得把握每個機會,每次開工都做好準備準時出現。「沒有我的場口,我都會在場看看大家的演繹,同輩、前輩或是後輩的都看。」

傳承下代

不論那個行業,以舊帶新,是傳承的最佳方式,林文龍從來不介意把自己的經驗,傳授給下一輩,只要對方肯開口問。像訪問這天,同場的鄧佩儀,便趁機會向林文龍請教了很多,他也樂意傾囊相授。「因為我也想有心從事這行的下一代,可以讓這行繼續發光發亮,能夠講給他們聽的,我都盡量講。」也許,你以為他只是得個「講」字,實情是,他還付諸行動,三年前投資電影《我們停戰吧!》,電影不只在多個外地電影節中獲獎,甚至為身兼男主角的他,帶來男主角獎項。「始終是獨立電影,投資不是太大,劇本我又喜歡,看見新演員有這樣的意願,我也有些少能力,便投資少少成全這件事。培育下一代之餘,自己也可以做一盤生意,最後電影得獎,證明瞭自己的眼光。」電影難做,獨立電影更加難做,一次經驗讓林文龍深深體會。「獨立投資者很難生存,太多數要計、太多事要面對,找人發行、找院線,就算電影給你上到,也可以隔天被落畫。會否再投資?要看劇本與back up,我一個人的能力,我不相信自己可以敵得過大財團。」

前世情人

林文龍與郭可盈的女兒,今年已經八歲,對於這位前世情人,林文龍自然愛護有加。「昨天跟她游水,她潛落池底,跳跳紮紮的她突然從池底衝上來,撞到我個嘴爆曬,成口血,腫曬!流血流了三個小時。當然,她是冇心的。太太問我發生甚麼事,我說不關女兒事,我會用女兒的角度跟太太解釋整件事,因為我不想女兒不開心,怕她覺得是自己弄傷了爸爸,事實上她是無意的,不想她留下陰影。」在很多生活小節上,他也是一位窩心爸爸。「簡單如斟一杯水,我都會先斟給她,雖然家中有傭人,但我不想假手於人。除非要拍通宵,否則,每天晚上,我都要她坐在我大腿上跟我聊天,我們無所不談,開心不開心她都會跟我說。她跟媽媽的關係也是超級的好,好到有時候我都會妒忌!因為從女兒出世到今天,媽媽沒一天離開過她,太太過去十年都沒拍過劇,每天接送女兒上課下課;幫女兒溫習、陪女兒去街,二人像twins一樣!不過,媽媽有時都有嚴肅的時候,有些事,她都不敢告訴媽媽,反而甚麼也跟我說。」所以縱然這八年,林文龍推了不少錢出街,仍然覺得值得。「因為這些錢是買不到這段關係。」

天賜的禮物

去年,是林文龍入行三十週年,25年前他跟朱茵拍攝的《都市的童話》至今仍瀝瀝在目,尤其那些朦朦朧朧的唯美畫面。面對著25年後今天的他,年齡帶來的外在改變少不了,但絕對稱得上保養得宜,秘訣之一,可能是吃得少!同劇的Niki便大爆,林文龍象不會肚餓。 「因為拍劇時好希望可以呈現自己最好的狀態,而且我是一個很投入工作的人,每次一投入,便不覺得餓,有時開工開足一日,早上吃過早餐後,中午放飯時,我可以完全不掂;晚上回家,可能只飲碗湯吃少少東西。」除了吃得少,他甚至凍飲也戒掉,夏天也堅持喝熱飲。「以前的我不是這樣,是近幾年的事,可能人大了。」 人到中年,肚腩與髮線是男人最關心的問題,中一樣已很慘;兩樣全中的話…… 對50歲的林文龍來說,兩樣都不中,是天賜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