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劉心悠 – 佛...

劉心悠 – 佛系女

分享 Share
Advertisement

「佛系」系列,近日於網上大熱。 意指一個人在生活態度上,怎麼都行、看淡一切、面對任何事都採取隨緣的態度,甚至認為,有些事只要多作想像,便自然會發生。 把劉心悠形容為佛系女,甚為貼切。 撇除她在感情上的隨緣,工作上,她就是信奉只要去想,有天便會自然達成這一套。 像這次接拍被她形容為人生在地球上,第一套以粵語演出的古裝劇《宮心計2深宮計》。 「我相信心想事成,但『事成』的時間點,未必發生在你想它發生的時間,但這套劇,卻在我很想它發生的時間點上出現,所以我覺得自己很lucky、很感恩。」 想多變真,很多人都想擁有這股念力,劉心悠這個佛系女,看來念力很強。

訓練營初體驗

劉心悠仍在拍攝《宮心計2深宮計》時,已從她的經理人口中聽過,拍攝期間,心悠累得站着也可睡覺,重提此事,入行十多年,拍過不少電影及內地、台灣劇集的心悠說:「我都是第一次經歷。」劇集拍攝了半年時間,心悠直言,像進入了一個訓練營,認識了很多好勁的師兄師姐。心悠曾拍攝過內地多套宮鬥劇,所以這類劇種對她而言並不陌生,這次最與別不同的地方,除了是她首次投放這麼多時間在一套劇集,還有首次跟TVB劇組合作。「TVB的作業方向是有些不同,比較趕急,時間更濃縮,感覺在這半年期間,很多事不停在fast forward,速度很快。」很多人都知道,拍劇要捱更抵夜,體力少一些都不行,這樣辛苦,心悠坦言,是她想要的一種體驗。「接拍前,很多人都叫我想清楚,因為拍劇很辛苦,我覺得大家看『辛苦』這兩個字看得太負面,我不是這樣看,所以我才形容為training camp,我是在很多人提醒後,自己再想清楚後才入營,所以整件事像坐roller coaster(過山車),過程都很新奇。」

劇集播出不久,已被不少網友選為劇中古裝扮相最有古典美的一人。不論是宮女還是公主造型,一致獲得好評。

學會珍惜睡眠

心悠來港多年,雖然廣東話比起入行之初已明顯進步了很多,但《宮》劇是古裝劇,當中更有不少文謅謅的對白,再加上以粵語演繹,她直言相比其他演員,她要花上更多時間作準備及調整。「所以過山車的高點,就是當中的挑戰有多大,至於是否有足夠休息時間這點,我以前已經從阿謙(羅仲謙)口中知道,我評估過自己,如果他可以,我都應該可以!所以從沒驚過,作戰時,只需要衡量自己的情緒、健康,生活方式作出一些調整。像玩game那個RPG值有幾多,很多事要平衡,不能長期不睡,只用個軀殼去拍戲,很多事需要準備,很講求will power(意志力)。」作為擁有十多年10K經驗的跑手,心悠的意志力理應不弱,拍攝期間,最地獄的一次紀錄,是兩天多沒正正式式上床睡過,只能在化妝及車程中小睡一會。「好新奇,我建議大家一試。很多人都說,I have trouble sleeping(睡眠困難),只要試過拍劇,以後不會再有這個問題。經過這次訓練,從此之後,不論坐車、坐飛機,任何交通工具,我都可以瞌埋眼便睡。」試過這個拍攝模式,心悠笑言回看昔日,才發現自己很幼稚。「睡不着?有大把時間都不去睡?到底為了甚麼?現在學會珍惜睡眠時間,是一件好事。」

打破昔日框框

接拍《宮》劇,是心悠去到一個很想作出改變兼很想做一件事的一個點,剛好出現的一個契機,機緣巧合下便成了事,她說要撻着一件事,首先要想着一樣自己想到的事或非常想要的一件事。「這是心想事成第一步,如果你不去想,就算上天掉下一個機會,你都不會覺得有價值,身為一名演員,我認同甚麼也要試的心態。」這個天掉下來的機會,在心悠眼中不是她能計劃出來,也不是拜神拜佛便會出現。「在我而言,那時候要選擇並不難,做演員有這個機會,就要go for it!那一刻不會去想有幾辛苦、有幾多錢,只想到小青姐(劇集總監製梅小青)的團隊很有誠意,他們知道我是台灣人,在語言方面是外星人(她指廣東話),仍然很想tailor-made一個角色給我,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是我必須去做的。」2005年以新人身分,憑電影《阿嫂》踏足香港影壇,轉眼間,已經有13年時間,這次接拍香港電視劇,她不是想尋求突破,只是想做一些自己未做過兼且可以接受的事。「因為有些事,不論我如何說服自己,都不能做到,例如全裸這些很極端的事,未必過到我那條線,但在那條線範圍之內,我依然想嘗試其他我未嘗試過的事。」為何要下這樣大的決心?心悠坦言,這關乎大家對她的看法。「大家眼中的我,一向都是乾乾淨淨、pure;喜歡運動、健康,都是很life style的東西,演繹上,永遠聯想到一個乾乾淨淨的女生,污漕、污where跟我不會扯上關係。」在大學修讀產品設計的她,更把自己套入產品設計中。「我像變成了一個format(格式),所以我更想去打破那個框框。」

心態一直在轉

十三年,不長也不短,一切經歷及走過的階段,讓心悠學會用不同的尺去量度自己。「或者是戴上不同顏色的眼鏡去看自己。初入行時,覺得這行有很多顏色,帶着一個mysterious(神秘)的心態入行;中間有段時間覺得自己是一名學生需要學習,無論做甚麼事,都以學習心態去做;直至過了某些階段,才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在經營一個事業,以前從來沒用過這個心態去看自己的工作。過程中心態一直在轉,到了現在這刻,我會用explore(發掘)這個字眼。」數年前,心悠開設了自己的公司,當上CEO,所有工作都經由自己決定,這是她的心態轉變過程中,很自然出現的一件事。「一個人在未學懂飛之前,很多事都靠觀看別人如何處理,那時未必有自己的想法;做多幾年會開始想,是時候自己去嘗試,一切都是慢慢累積。當你有一個獨立的立場,很多事自然變得理所當然,路自然這樣走。」心悠的主見,入行前已經養成,跟她長大的環境有莫大關係。「我是家中獨女,自己一個人去加拿大讀書,就算來香港,都是自己一個人拿着行李便來,做甚麼都是自己一個。回想當初,oh my god!What did I do?如果問我現在還有沒有當年的勇氣做這件事,現在真的需要勇氣才能做到,但當年想都不想,只覺得自己一定做到,我覺得自己一直在變。」

 身為家中獨女,雖然萬千寵愛在一身,幸好沒有被父母寵壞,反而養成獨立自主的性格。

嘗試轉換角度

思想、做法都因應經驗、年歲而變,心悠說自己的本質沒變,只是一直在調整,她用一個蘋果作比喻。「蘋果還是蘋果,以前會覺得,蘋果只有面向的一面,現在會覺得,蘋果還有上面和裏面,看一件事時,會切入更多角度,所以,簡單一件事都可以變得複雜,可以考慮的事同時變多。」在她眼中,世界沒有變得複雜,只是自己變得複雜。「昨天和今天的世界都是一樣,讓人改變的是思想,像Inception(《潛行凶間》)這部電影,因為自己思想改變,才認為四周的環境和人全部改變了。不過我很享受這個可以思考更多的狀況,why not?」有些人會愈變愈好;相對下,亦有人會愈變愈差,心悠說,覺得自己愈變愈好的人,很多時是因為只站在一個自己認為好的位置去想,如果不去標籤,其實很多事都沒有界限。「等於同一件事,你覺得是黑色,我可能覺得是navy blue,因為我永遠只站在自己的位置看,我現在想做的,就是嘗試站在別人的位置上看,當你說是黑色,這件事到底是怎樣。」

新視覺看世界

當初心悠瀟灑地只帶着一件行李便來到香港發展她的事業,今天的她,笑言已多了很多行李,而且可以帶着它們到處走。「十三年,說實在,其實儲下了很多不需要的東西,現在會想,為何有些人可以活得很簡單,那是另一種美。早前大家都說『斷.捨.離』,只留下有用的東西,沒用的全部丟去,其實跟思想與心態有關。我現在有這麼多東西,當中有幾多是真正的得着,很難作評估,不過當中真的有很多回憶,是我暫時不捨捨棄。因為當中有不少回憶,define(定義)了今天的劉心悠。」不捨回憶,但一些實際的東西,她卻選擇捨棄,例如留了多年的長髮,這個,會否是學習「斷」的第一步?「我又沒想過用『斷』去形容我把頭髮剪短,或者,只是跳去另一個立場去看黑色。我未試過短髮,對我來說是一個plus,絕對不是受了甚麼剌激而去做這件事,這是一個新的perspective(觀點),戴了一副新的眼鏡去看新的視力世界。」

大家都知道心悠喜歡跑步,但在跑步以外,她也喜歡瑜伽。

2005年拍攝首部電影《阿嫂》,與任達華有不少對手戲,雖然當年的演技稚嫩,但總算為她的事業奠下一個好開始。

廣東話零障礙

雖然《宮心計2深宮計》播出至今,身邊有看劇集的朋友都表示,有時候仍然被劇中劉心悠的廣東語對白考起,但作為她的第一次,已經算是不錯! 來港十多年,記者不時有機會跟心悠做訪問,老實說,今時今日的她,在聆聽及運用廣東話方面,相對於以前,已進步了很多,最少,在整個訪問過程中,她都明白記者在問甚麼,讓記者感到,她有一直用心去學習廣東話,以適應這裏的生活、這裏的語言。 因為當你接觸愈多像心悠這種母語不是廣東話的藝人,你愈會感受到,誰人有心把香港當作家;誰人沒心把這裏當作過路處。 廣東話是香港人的母語,願意用心去學習的非香港藝人,值得加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