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廖碧兒 – 葡...

廖碧兒 – 葡萄成熟時

分享 Share

要說好久不見,對TVB的觀眾而言,《無間道》中的廖碧兒,應該可以排名第一了! 2011年離開TVB,自2012年最後拍攝的一套劇集《盛世仁傑》播出後,廖碧兒足足有六年時間沒有出現TVB熒光幕! 這六年間,廖碧兒把頭四年時間投放入內地工作,然後到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加拿大進行不同的拍攝,從廣東話世界去到普通話世界,再去到有Singlish(新加坡英文)、馬來西亞英文,以及廖碧兒最熟悉的加拿大英文世界。 這樣環遊半個地球也不夠,十年前,因為參加了一個酒莊一天遊,讓她對釀酒產生極濃厚興趣,從上網找資料到拜師學習釀酒,開始釀製個人品牌,更考取了國際品酒師牌,周遊列國參觀酒莊及品酒,紅酒把她帶到地球另一半,與演戲的另一半加起來,剛好圓滿。 要廖碧兒以紅酒來形容今天的自己,她說:「我未去到已經5、60年喝起來沒有驚喜的酒,我覺得樽內仍然有很多火花,要看給我甚麼角色,才知道現在廖碧兒是怎樣。假設現在要我再演一次公主,出來已沒有《皆大歡喜》的感覺,因為我已經經歷了太多,演不回公主的天真。反而去年拍《無間道》演馬莎,我覺得時間剛剛好,因為廖碧兒剛好去到那個成熟的位置,可以把自己的經歷放入角色中,timing很重要!」 當葡萄成熟時,今天的廖碧兒,確實是有韻味的!

回歸天然世界

廖碧兒的世界之旅,先從內地說起。2011年,她離開TVB後,便把工作轉移往內地,連續四年,每年九個月時間在橫店拍劇,初回內地工作,她首先要適應的,當然是語言問題。「2001年來香港發展,廣東話是一個新世界,那幾年我連廣東話也搞不掂,不要說普通話。在內地初期,我完全聽不懂普通話,差點要用手語跟內地人溝通,幸好我的香港助手有跟我回內地。」另一位對她在內地發展非常重要的人,還有米雪。「她2005年回TVB拍攝的第一套劇《人間蒸發》,已跟我合作過,直至2011年我回內地拍攝首套內地劇,剛好她又有參演,所以在內地拍劇時,她甚至跟我媽咪視像通話,跟我媽咪說她會照顧我,因為我媽咪很怕我在內地水土不服。」廖碧兒說,那時候的橫店仍然荒蕪,開車到另一個鎮,便立即回歸天然世界,粟米、士多啤梨等水果植物隨處可見。「在那裏生活很單純,像回歸我在加拿大的出生地,休息時我甚至用打邊爐的煲,教內地工作人員弄士多啤梨果醬,他們都很開心!有時還會去行山、摘茶葉。」

廖碧兒與羅嘉良合作,除了可交流演戲,相信還可交流喝紅酒心得,一個會釀酒、一個愛喝酒,絕配。

一切重新適應

現在的橫店,已從以前的一條街,發展成一個小城鎮,有商舖、有餐廳。「五、六年前的橫店,整個地方都是可拍攝的片場,對一個很少去內地的人來說,就像一個迪士尼,我們演員就是米奇老鼠,那些遊客就是買票入場的遊人,你在拍戲,他們可以在旁拿着相機拍你,完全沒有人阻隔,所以演員的集中力要很強。我還好,因為我聽不懂他們說甚麼,已經阻隔了至少一半騷擾。因為那時拍戲不用收音,我們在這邊拍古裝,十呎距離外,已有另一組人穿起皮褸、拿着手槍拍諜戰片,一天可能有十二組人在同一個範圍內拍攝不同的戲。」她在內地四年,拍了五套劇集,在內地工作的所見所聞固然豐富了她的人生,之後去新加坡拍攝英文電視劇以為用英語講對白難不倒她,結果又是另一個難關。「因為在香港從未用過英語講對白,所有中文對白都靠死記,導演要我怎演便怎演,去到新加坡,突然間我聽得明所有東西,也開始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頭一、兩個星期都在適應。另一個難處是,大家講的英文都不一樣,有些演員講新加坡英文、有些演員講馬來西亞英文、有些講美國英文,還有我的英文,不是歧視,有時他們講得太快,我也聽不明。」劇中以三個媽媽為主線,廖碧兒是其中一位,有時其中一個媽媽爆了一些馬拉文或是新加坡俚語,她便被考起。

學會愛惜自己

其間,她也到過馬來西亞及加拿大拍攝電影,開始走動作演員路線。想當年,很多人聽到廖碧兒轉型做動作演員,大都覺得傻眼,廖碧兒喎!古裝《皆大歡喜》中那個公主喎!原來她8歲開始已經學習跆拳道。「我3歲開始學跳舞、8歲開始學跆拳道,大學時參加kickboxing比賽,那時的我135磅,最大隻的時候參加選美。到拍攝《葉問前傳》時,終於學識了中國武術,開始接觸洪拳及詠春,不過後來因為沒有時間沒有練下去了!」近年的她,開始參與一些真正要拿槍的動作片演出。「我喜歡的,因為型!將來可以給我家姐的子女欣賞:『看看以前auntie多有型!』又或者給自己的子女知道,媽咪以前多型!」2010年,在中環拍攝《依家有喜》外景時因為叉錯腳,傷及脊椎骨,更導致骨裂而壓着神經線要開刀,休息了三個月。從此以後,每次拍動作場面她都特別小心。「拍攝前都要做好拉筋動作,還要做很多準備,讓專業人士先排幾次。」她說年輕時她不是這樣想,只想不要浪費時間,來就來吧!「原來,這些時間是要浪費的,要多愛惜自己,做好安全措施,始終不是18歲了!」

初嘗複雜角色

經歷了普通話及英語,兩年前,廖碧兒終於回到廣東話的世界,再次投入香港劇集的拍攝,《無間道》是其中一套。「停了一段時間,再次用廣東話演戲,我都需要一些時間再度認識它。」再次回香港工作,她坦言很開心。「因為演的角色也跟之前的很不同,現在大家認識的廖碧兒,已經經歷了很多事,公司也想,可以幫我接一些較為寫實的戲。」她之前在內地及馬來西亞拍攝的,大都是一些動作戲,後來到新加坡拍劇,才開始做一個媽媽角色。終於回到香港,她的經歷讓她在《無間道》中,首嘗演繹一名感情路上甚為複雜的女人——馬莎。「馬莎其實只想簡單過生活,只是控制不到周遭發生的事,拍這套劇時,我就是帶着這個狀況去拍,這次我真的很需要導演和工作人員帶領下去演這個角色,他們需要我怎演就怎演,到底我愛,還是不要愛撈家演的韓朗呢?原因又是甚麼呢?」馬莎這個角色,是她演戲以來,首次接觸感情如此錯綜複雜的角色。

在新加坡拍劇首次飾演媽媽角色,劇中的女兒已經6歲,還有一個15歲大的兒子。

兩年前參與加拿大籍導演執導的西片《Stegman Is Dead》演出,飾演一名性感殺手,單看那條馬甲線已殺死人。

人生等同釀酒

廖碧兒於2001年來港參選《國際華裔小姐》(《國際中華小姐》前身)而入行,轉眼間已經17年時間,她說,尤其最近這五年,時間過得特別快。「可能除了演藝事業,釀酒工作也做了十年,我是08年開始釀酒的,從中也可以做善事幫到很多小朋友,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很balance。」十年前,她仍是個滴酒不沾的人,直至有次到加拿大拍攝電影《拳皇》。「有幾天因為大雪而停工,於是跟大家一起飛到美國參加一日遊去了Napa Valley參觀酒莊,品嚐當地紅酒,我在大學讀醫的,很喜歡chemistry,嚐過後想到酒是如何釀製出來的呢?於是開始做一些資料搜集,於兩個月內,給我找到一名70多歲的師傅,開始落葡萄園學習葡萄的養殖,那時剛好是白葡萄的收成期,就是這樣,釀製了我人生第一桶白酒。」她說,那時候她的人生正在經歷很多事,追溯回時間,正值她被指為「拜金女」狠飛陳豪,與富二代林忠豪撻着那段日子。「原來人生中有很多事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自己也不知道可以釀酒,那感覺好正!人生就像釀酒一樣,你把葡萄放入酒桶,釀出來的味道未必如你所想,可能更好、可能沒這麼好,你以為不能改變?不是,你可以在發酵的過程中加入其他葡萄,或是加入木糠,甚至放入不銹鋼或木桶中,最後把酒注入酒樽用塞塞住,它會繼續發酵,紅酒至少釀三年;白酒一年,一箱酒有十二支,每支本身已經有不同味道,加上開瓶的時間不一樣,配搭的食物也不樣,再加上跟不同的人喝,會出現很多不同的感覺,就像拍一套劇,有時拍完立即出街;有時一年後才出街,你怎會知反應會如何?」

珍惜時間家人

因為愛上紅酒,她早年已考取了國際品酒認證資格,包括WSET(Wine& Spirit Education Trust)課程第三級。除了打造自家紅酒品牌,更在法國買下酒地,由她釀製的紅酒更得過不少國際殊榮。現在的她,除了演藝與紅酒雙線發展,還涉足餐飲生意,惟獨感情空白一片,對於感情,她說:「現在最重要是家人,要珍惜身邊的人,因為大家很多時都會忘記了他們。我們做演員的,很容易入了自己的世界,經常覺得自己很忙,要身邊的人遷就你的時間,很自我!」她說做這行的人因為自我讓家人辛苦,所以,現在她會盡量跟公司夾時間,爭取休息時間伴陪家人,因為家中的人雖然愈來愈多,但可相處的時間卻在減少。「家姐和弟弟都有自己小朋友,一個有三個、一個有兩個,爸爸媽媽已經有五個孫,加上我也有七隻狗仔,牠們也十四、五歲了,所以要更加珍惜時間。我覺得balance是很重要,工作是需要,因為人要不斷進步,做自己喜歡的事,可能有時都要做自己不喜歡的事,那便當是一個讓自己進步的挑戰!」自言以前是工作狂,只懂得不斷做做做,現在雖然學會平衡,但在演戲、釀酒以外,去年她還是幫自己忙上加忙,開始修讀商業課程。「因為釀酒,我要學習品酒修讀WSET,因為我也要知道這些事。」而修讀商業課程,當然,就是為了把紅酒生意運作得更好。

過去多年,一直到不同國家的葡萄園參觀及取經,分別在美國及法國買下小葡萄園,下一個目標是在法國買酒莊。


釀酒與甫士

第一次接觸廖碧兒,是她當選《國際華裔小姐》後加入TVB不久,那時候記者因為跟她當時的經理人有些交情,於是因應要求為她做一個訪問,希望把她介紹給一班年輕讀者。 當年的她,就是她在訪問中提過,人生最大隻的時候。 記得那天,對拍照沒有很多經驗的她,在鏡頭前一直都很不自在,不自在得,連把她學舞時的動作拿出來,也相當不自然,最後照片出來,效果當然強差人意。 一別多年,今天的她在多番磨練下,在鏡頭前明顯自然了很多倍,不用提點,已能把自己的一顰一笑自然流露出來。 釀酒需要時間,原來,擺甫士也需要時間磨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