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羅仲謙 Yes Man

羅仲謙 Yes Man

分享 Share
訪問中每次提起楊怡,羅仲謙都滿心歡喜,對太太讚不絕口,跟婚前的極低調,完全是兩回事。
2016年成為人夫,身上從此多了養妻活兒這擔子,他坦言,雖然責任大了很多,但他好幸運,因為有位好好的太太。
「阿怡很獨立、依賴性不強,即使有沉重負擔的感覺,都是我給自己的。現在工作上我很有動力,也放心把整頭家交給她,她現在產量少了,可以的話,我們便夾夾時間,她拍劇,我便當『柴可夫司機』;我拍劇,她便照顧屋企。」
因為太太把屋企照顧得好,加上他甚少時間在香港,所以生活上,謙仔間接做了yes man,很多事上都會說OK! 「兩個人的生活,當不涉及公事,而這些家事又不是很大的事,例如她想買些東西布置間屋,OK,買!那便沒有爭拗了,哈哈哈哈!」
要數近年娛樂圈中的愛妻號,很多人會第一時間想起陳豪。 這天,記者發現了愛妻號2號:「Yes Man」羅仲謙。

摒棄閃亮眼神

以前看羅仲謙演戲,他像有無窮無盡的能量,他也自言數年前拍攝《衝線》時,每天都high到不得了,有很多能量散發出來,但《無間道》中,這個羅仲謙已不復見了,除了劇種不同,還因為撈家(羅嘉良)的教路。

「第一天開工,他已跟我說,我天生有一個缺點,就是眼睛太大、太乾淨,太bling bling,像我以前演的陽光男孩一樣。於是他叫我練一練眼神,還有聲線,要穩重些,是否很虛無?甚麼叫穩重些?哈哈!後來我終於找出一個方法,就是在拍戲那幾個月,不要讓自己睡得太飽,要達到一個累與不累之間的臨界線,要保持一個像很多事要想或是很渴睡的樣子,其實兩者好像差不多,哈哈哈哈!這樣眼神便沒有這麼銳利和亮晶晶,跟角色會較為配合。

韋峻軒其實兩面都不是人,每天都要膽戰心驚,心態疲累、眼神也累,所以睡不飽去演是OK的!」幸好,當時的他原來正要為婚禮作籌備,忙上加忙,想睡飽也難。「我是10月1日結婚,劇組10月2日出發到泰國拍外景,所以拍攝這套劇時,我正在籌備很多東西,那段時間很忙,一有時間又要看看太太準備了甚麼,所以睡不飽是真的!」

兩年重新置入

這次在劇中,他跟撈家飾演的韓朗有很多對手戲,面對這位公認厲害的前輩,謙仔自言有幾點很重要。

「第一個point,就是要對自己有信心;第二,要保持謙虛,要在兩者間取一個平衡。對着前輩過份膽怯,便發揮不到自己;過份有自信,又太over;還有一樣,就是敢於發問,因為他們始終經驗老到,就算自己多滿意,都要問問他們,所以我經常會問撈家:『我這場做成怎樣?』如果他說:『沒問題!』我便很有信心。」他大讚撈家是一名很好的前輩,如果有問題,會告訴他問題在哪,甚至直接跟導演說:「我想來多個!」

「然後他會過來細細聲跟我說:『謙仔,其實這樣這樣。』像把責任攬上身,可能導演已經收貨,但他覺得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所以給我多一次機會。」羅仲謙對上一套在TVB播出的劇集,是2016年初播出的《潮流教主》,《無間道》是他闊別大家兩年之作,這次的羅仲謙,又跟之前的有何分別?「應該會很不同!始終『真空』了兩年時間,可以給我重新置入一些東西,而且這兩年經歷了很多,甚至結了婚,演出效果可能更好。」《潮流教主》後,謙仔一直忙於電影拍攝,他說沒有刻意減少電視劇的演出。

「我一直有跟TVB夾期,只是很多時即使遇上喜歡的角色,但問題是在內地工作,開工收工的時間都不穩定,所以我不敢隨便答應TVB,因為一旦有變會拖累很多人,我現正爭取空出一段時間,不接內地工作,只回TVB拍劇。」

不想帶着遺憾

無可否認,內地工作的待遇比香港的好,但謙仔直言,論開心,還是在香港開心。

「譬如在TVB拍劇,有很多兄弟很多朋友,拍甚麼劇也好,大家也認識,可以一起吃飯;在內地,大家一起吃飯的情況較少,你可以說是待遇好,因為去到山旮旯拍戲都有自己的房間,拍完場戲大家便回房休息,凝聚力低了!但是在TVB,大家可以很團結,我經常掛念在化妝間嗌咪的日子,『羅仲謙入廠,入17號廠。』在內地,他們有專人過來你房間,請你埋位;拍完一個鏡頭,你又可以把戲服脫下,拍攝時才再穿上,在香港,你又着又除?不要浪費時間!不過,我欣賞香港一套,因為演員是需要磨練,如果一切得來太易,對一個演員的成長不太好。」

為了多賺錢,謙仔表明,只要角色適合,不論香港、內地或是馬來西亞的工作他都會參與。「因為我們這個階段的演員需要的是機會,我未到選擇的時候,只想在每個角色上學習更多,或者透過不同拍攝跟不同的人接觸,從而擴大自己的圈子,為自己鋪路,這是我現在的鬥心,希望自己有更高的成就。但是針無兩頭利,與此同時,我也有跟自己說,不能在名利上有無限追求,我還要陪太太、陪家人,因為之前曾經歷有家人差點離開的事,我還覺得沒有甚麼是必然,好怕有天我正在努力賺錢時,會接到家人有事的電話。」他說在內地工作,時間很浮動。「差不多凌晨十二時會告訴你明天零四要開工;又或者凌晨十二時後告訴你可以連放三天假,我會立即問有沒有機票,然後收拾行裝,明早回港探望家人。」探完,他便開開心心的回去開工,不怕頻撲。「因為我不想有天帶着遺憾去工作。」

對上一次為TVB拍攝的劇集已經是2016年播放的《潮流教主》,他說一直想回TVB拍攝,再嘗大家庭滋味。

在羅嘉良的提點下,《無間道》中的羅仲謙確實跟以前在TVB劇集中的他有些分別,不再是經常眼睛閃亮的模樣,成熟了、沉實了。

害怕倒數日子

他口中的那位家人,就是把他養大的伯父,謙仔說,那時他還在當救生員,未正式入行,有天收到電話,伯父心臟病發。「

他的心臟甚至停頓過,幸好救回。大家聽落去,他不過是伯父,但他對我來說,比爸爸更加親,因為伯父是供書教學那位,他是爸爸之上,而且他們年紀大了,我自己也大了,也怕數日子。每次看到那些香港男女平均壽命的新聞,男性平均年齡81;女性平均年齡86,我會想自己不是只剩下不夠五十年生命?你說我悲觀又好,甚麼又好,原來所有東西都有限期,可以數得到。我都會跟太太說,如果她86歲,我81歲,其實條數都計得到。所以太太經常說,我們又不是要追求一些太奢華的生活,最緊要夠食夠住,知足!她說,一個人着幾多食幾多,其實看自己,名利心不用太重。」不過謙仔也坦言,做藝人很容易迷失。「我得獎了,我要繼續做!我搵到幾多錢,我要繼續做!不懂得去停。剛拍完一套戲,本來跟家人去旅行,但另一套又殺到,都是先賺錢,很容易出現這種心態。」

現在的他,懂得主動跟公司說,完成那個工作後要跟家人旅行。他慶幸自己沒出現過這些迷失,有賴他信佛。「我好變態,經常上網看佛教故事,譬如你去到佛祖面前,祂給你一個箱子叫你打開,打開前你會想裏面是甚麼呢?是我的財產?朋友?原來甚麼也沒有,是『吉』的。我很信這套,你擁有的東西只是你在地球時可以擁有,離開後甚麼也沒有了!太太常罵我,夜媽媽還在看這些故事,但我就是喜歡。」

不為小事爭拗

從開始跟楊怡拍拖,他們一直低調處理關係,直至結婚後才比之前高調,不時在社交平台大晒恩愛,謙仔說,起初的低調是有原因的。「如果大家知道這兩個人有一個的關係,傳媒便會對你們的私生活起了興趣,又或者對方跟哪個男星女星合作,會來問你反應;對方跟誰出街,又來問你;誰人傳出緋聞又來問你,這樣是會間接形成一股力量,而那力量是有機會影響到雙方的感情。所以低調,盡量不給外界知道是最好的。」他喜歡太太獨立、自主,雖然大家覺得她很強,但謙仔不忘為太太辯護:「其實她不是,她在家很好的!」這樣說來,他才是家中強者?他又否認:「我小時候已經不相信男尊女卑這一套,我不敢說很多事上是男女平等,但男女一定是平權,有商有量。」

但兩個人的相處,總會出現爭拗,即使謙仔是yes man,也總有小問題出現吧!「拍拖時我已經跟她說過,無論將來有甚麼爭拗、誰是誰非,我一定是踏出第一步的一個。幸好我們的性格很相似,我很了解她為何生氣、為何開心、出發點是甚麼。反正結婚後,人也沒以前衝動,明白到吵架最怕的,就是衝口而出那句會傷害到對方的鬥氣說話。如果真的發生爭拗,大家要先冷靜給對方空間,看看電視、上上網、做別的事。吵架很多時都因為一些小事而起,冷靜完你便會想,芝麻綠豆事的事嘈來甚麼? 當sense到要嘈了,走開一陣!」有個這樣的丈夫,楊怡真的很幸福。

農曆新年期間上映的《西遊記女兒國》中,謙仔再度飾演沙僧,回想拍攝時因為穿上那層膠製肌肉,為了減少去洗手間的機會,除了少喝水,還特意每次在休息前一晚吃一頓麻辣火鍋,讓自己隔天「大瀉」一頓,第三天開工便不怕了!

2016年10月2日與楊怡結婚,去年一周年紀念,剛好楊怡為劇集《再創世紀》(暫名)到布拉格取景,「愛妻號」上身的謙仔特意請假飛到當地,與太太共度結婚紀念日。

日本止步

訪問前,羅仲謙正在吃一個忌廉泡芙,直至訪問完成,才繼續把吃剩一半的泡芙「焚化」。 這日本泡芙去年在香港開了分店,他這天吃到的,是從香港店買過來。 「這泡芙我在日本買過,聽說香港分店的沒這麼好吃。」記者食評人上身,跟羅仲謙說。 「是嗎?我不知道,這個還好。唉!我都想去日本,但不能!」他嘆道。

記者當下一刻想到,近年不敢去日本的人只有一種,就是怕輻射,而羅仲謙怕輻射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想生BB! 「啊,你想生BB,所以不能去日本?」記者問他。 「係呀!」他答得很爽快。「但我不想給阿怡壓力,還是順其自然吧!」 到

底日本輻射對於生BB的影響是否真的很大? 記者眼見不少朋友,仍舊去日本旅行、仍舊誕下肥肥白白的小朋友⋯⋯ 不過,每個人對同一件事都有不同看法,有些人不怕,亦不等於所有人都不用怕。 那就祝羅仲謙和楊怡早日生個又肥又白的健康寶寶,讓羅仲謙可以早日去日本,吃個又肥又滑,日本正宗製造的忌廉泡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