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娛樂檔案 創造阿旺經典傳奇 三屆視帝...

創造阿旺經典傳奇 三屆視帝 郭晉安

分享 Share

2002年,郭晉安(安仔)遇上《戇夫成龍》的丁常旺,自以與這個天真爛漫,經常嚷着「老婆仔,不如我哋洞房吖!」的單純傻小子結下不解之緣。

兩位不同時代的阿旺,成就安仔演藝人生的重要里程,讓他兩度勇奪視帝之位,演技備受廣泛肯定。然而,安仔並不滿足於此,得獎後的他銳意求變,甚至走極端相反的路線去超越昨日的自己。

三年之後又三年,以「百忍成金」的毅力,安仔於2014年憑《忠奸人》的奸角高哲行,第三度榮登視帝,親手打破討好喜感的阿旺框架。

近年,安仔為了陪伴子女成長而減產,更重要是精選劇本,希望每次給予觀眾不一樣面貌的郭晉安,同時期望創造下一個經典傳奇,「郭晉安≠阿旺」。

《誓不低頭》
有幸於第二套劇集可以飾演偶像鄭少秋的兒子,安仔在秋官身上學懂如何用心演戲。

秋官傳受用心演

安仔加入電視圈頗為一帆風順,年僅二十歲嚮往《歡樂今宵》藝員的十八般演技,因而膽粗粗參與處境喜劇《城市故事》的招募,一入行就位列主角之一。

「我成長的年代每家每戶只得一個黑白電視機作娛樂消遣,印象最深刻就是《歡樂今宵》那些引人發笑、扮鬼扮馬的演員,我加入TVB都是受這班前輩影響。坦白說,在這個圈際遇很重要,我參演的第二套劇就是《誓不低頭》,發夢都沒想過當秋官鄭少秋的兒子,我可是看他的《楚留香》成長,收到通知那一刻,真是傻了!秋官真的讓我變成他的兒子,除了演技,他平日對我好照顧,幫助我融入角色,更重要教我由心去演戲,那個年代,好着重演員內心的表現,多於走位技巧。《誓不低頭》的謝平安是幾難演的角色,秋官幫我去feel這個人物,這是很難得的感受。」

《戇夫成龍》
回想拍攝《戇夫成龍》時,安仔表示拍得好開心:「大家真的把我當阿旺去照顧我,問我喜歡吃甚麼,買我喜歡的燒鵝。拍攝時我享受了,沒想到播放時,觀眾的反應那麼大,我就知道自己中六合彩。」

 

穩佔一線小生

 

 

快紅未必是好事

沒捱過當路人甲乙、甚至配角的安仔,於《嬴單傳奇》、《萬家傳說》、《成功路上》、《同居三人組》等,已位列一線小生,他卻說:「有苦自己知。」

「我從來沒當自己是偶像,電視這行業於不同的年紀可以吸引不同的觀眾,我剛入行才廿幾歲,都知道將來有一天我會如前輩們,吸引到一班儲落、與我一同成長的觀眾,我從沒標籤自己走甚麼路線,都是源用最基本的用心演戲。快紅未必是好事,快上位代表你跌得快,如果你一直在谷底,只有少少機會升起已經好開心,有經驗不再跌落谷底。但我一開始已在上面,跌下來好容易,當爬番上去時,常不自覺留戀昔日的光輝,就更加辛苦,我正是走這一條未必是好事的路。當然有人說我在講風涼說話:『你紅咗仲想點?』我可以分享,在起起跌跌之中,我儲到好多寶貴經驗,而且心理上有很好的調整。」

 

藝術價值高收視低

安仔所指的跌,就是1994年的《生死訟》,角色雖然擺脫他過往的鄰家男孩形象,但故事題材過於悲情而帶來低收視。

「全台上下都好鍾意《生死訟》,大家評價這部作品的藝術價值好高,但將它放在商業的立場,不幸成為炮灰,創下二十年來最低收視的TVB劇集,平均收視只得21點。這給予我好大的衝擊,大眾喜好重要?還是滿足演員的個人喜好?藝術與商業之間可否平衡?眼見很多前輩好成功,商業與藝術均有發展並得到支持。我自覺在這方面好stubborn(固執),原來自己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唔識諗,以為有藝術價值、滿足個人就算,從來沒有理會別人目光感受。於是我反思,必需要令觀眾先喜歡我,在基本的創造力上讓大家看到我有商業價值,再慢慢滲透個人喜歡的藝術元素。」

阿旺背後的諷刺

經歷迷失與離開,安仔隨着經歷而成長,甚至刻意「演」喜劇,沒想到傻仔阿旺居然大受歡迎,甚至令他橫掃各個電視獎項,卻令安仔感到無奈與諷刺。

「其實我並不是喜劇演員,我沒有天生的喜感,是很刻意去『做』,我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令自己成為全面演員,擴闊我的戲劇世界。你問我是否成功?好諷刺地,我真的憑阿旺成功更成為視帝,直至今天大家仍沒有忘記阿旺。我不停地努力再去創造,我不是阿旺、不是傻仔,於是我搵血路,正義戇男的《ID精英》,甚至好努力演反派的《與敵同行》,都不行,還差了一步。沉澱了一段時間,該如何走下去?不如向觀眾展示成熟了、已婚有仔女的郭晉安的一面,一路向前行遇上《忠奸人》,用我最親切的一面去欺騙全世界,得到第三次視帝的認同。但無論我演到識飛都好……大家仍然叫我阿旺!」

《生死訟》
一套劇集的成功,在於收視、還是劇本的藝術成分?《生死訟》正正給予安仔反思的機會,一套台前幕後喜歡的劇集,最後收視挫敗,商業與藝術之間,安仔經歷了這次低谷,得到很大的反思。

《老表,你好hea!》
坦言並非喜劇演員的安仔,為了成了全面藝人,他踴躍接受不同的喜劇角色,在他挑戰反派角色時,同時演出《老表》系列,以作平衡,「《老表》是因為祖藍對角色對白的創作,給予我很多發揮空間,《老表,你好hea!》的長毛造型加強喜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