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娛樂檔案 年資最長劇集監製【黃偉聲】...

年資最長劇集監製【黃偉聲】用心觀察創造經典角色

分享 Share

自開台而來,TVB創作過無數經典精采節目,今年是50周年台慶,《TVB周刊》特別訪問一班在TVB年資最長的幕後功臣,細數他們多年來工作的點點滴滴。

1981年加入TVB的黃偉聲,源於對拍劇的好奇,加入製作人員訓練班,由PA做起,一步步攀上監製的位置。「未入TVB前,曾在麗的電視工作,負責booking,成日有機會睇人拍劇,又見到很多artist,對拍劇的興趣遠多於文書上的工作,再加上覺得在TVB的工作機會多點,便參加了製作人員訓練班。」一做做了36年,黃偉聲是現今TVB年資最長的劇集監製。

黃偉聲於82年參與「第三期製作人員訓練班」的畢業證,他說:「這個訓練班只舉辦了三屆,我是最後一屆。」

 

凌晨找商天娥開工

人人都說做PA辛苦,由PA做起的黃偉聲,說雖然辛苦,但頗享受過程。「訓練班為期六個月,上課、實習各三個月,首份工作在《香港82》做PA,逢星期一至五一早返工同珍姐(TVB助理總經理(戲劇製作)曾勵珍,當年為《香港82》監製)、編審、導演開會,編劇拋橋出來,如果珍姐ok就即刻度分場,即日寫稿;我夜晚留在公司收好劇本,第二朝即刻拍,拍完即晚出街,製作只有兩日時間,所以大家會覺得很時事,追得很貼。」

電視行業往往有很多突發事情,寫好的劇本亦會因應突如其來的社會熱話而作出修改;深夜才改好劇本,半夜三更可以找誰拍?「理論上PA一開完會就要開始搵人,第二朝十點開始拍攝,女演員八點已經要化妝。試過凌晨收好稿才發現多了個角色,凌晨二、三時要打電話找演員,記得有次半夜三時多打給仍是訓練班的商天娥,她說無問題ok,好抵得諗。雖然chur,但好刺激,拍到下午五、六時,立即剪片,夜晚八時出街。試過夜晚七時多仍未搞掂,惟有播隻MV先,不停想辦法攝時間,一剪完即刻拿上去on air出街。」


在訓練班學習打燈的黃偉聲,「畢業時我們還寫了個劇本,大家一起用菲林拍,輪住做不同的崗位,更請演員訓練班的同學演出,不過冇一個人的作品可以完整完成,因為我們已需參加實習返工了。」

 

入院反被珍姐 「鬧」

黃偉聲於85年晉升導演,87年拍攝《獵鯊行動》時,就發生了一件令他一生難忘的事,「《獵鯊行動》是珍姐監製, 套劇我好鍾意。有日要去尖東海旁拍呂良偉追賊,朝早起身已經覺得肚痛,我以為胃痛。拍到一半,呂良偉追着一個由武師假扮的賊,個武師跨過馬路欄杆時仆親受傷要送院,劇務向我說:『導演,你都咁痛不如你都一齊入院check check。』結果我跟武師一齊入院,檢查後才發現原來我是急性盲腸炎,要即刻開刀,連醫生都說:『你好忍得痛喎,你應該痛了很久了。』」

黃偉聲回憶起當時,醫生說如果當天等到收工才求醫,就會變腹膜炎,後果就會很嚴重。「做完手術睜開眼睛就見到珍姐坐在床前,她鬧我:『咁你都頂?痛到咁都唔去睇醫生?還要去開工,你都不顧自己。』」

2000升為監製,黃偉聲第一套劇監製的劇是《娛樂反斗星》,是該系列中的最後一輯,演員模仿電影明星,他笑說自己對於監製的劇集印象較深刻,當年由謝天華扮周星馳。

從加入《香港82》開始,黃偉聲(前排左一)在這個系列的處境劇做了四年時間,跟台前幕後的一眾工作人員都成了好朋友。

 

安仔為阿旺碌落床

2000年升為監製,很多監製或導演都有自己合作比較頻密的演員,黃偉聲其中一個常用的演員就是郭晉安。「同安仔合作過無數次,由1989年的《萬家傳說》開始。最深印象一定是2004年的《戇夫成龍》,當時本身開緊另一套劇《點指賊賊賊捉賊》,製作時間很緊迫,第一次經歷飛稿,未試過有劇本開工,好彩出街的反應好好;以前的收視是每天公布的,劇集出街後第一日,安仔打電話問我收視,我告訴他有三十多點後,突然聽到『呯啪、呯啪』,我問發生甚麼事,原來他開心到碌了落床,哈哈。」

同年安仔憑這套劇奪得他第一個視帝寶座,最高興的除了他本人,還有黃偉聲。「那是安仔第一次演喜劇,見證着他為劇集剪傻仔頭,又不停進食朱古力、雪糕增肥,他付出了很多,有這樣的成績,好替他開心。收視每日升,是每日!那套劇最終拿了三個獎,更為他贏得第一個視帝。」

除了擅於創作經典角色,不少由黃偉聲監製的劇集都大受歡迎,成功開拍續集,例如「學警」系列。

 

紅人魔術手

創作過「阿旺」、「李笑好」、「Laughing哥」等不同的經典劇集人物,被傳媒稱為「紅人魔術手」,究竟黃偉聲是如何發掘這些演員的特質?「平時多點睇他們的劇,合作期間多點傾偈,你會發掘演員的特質,因為言談間,會發現到他們的真我,有些人原來很有喜劇天分,有些人有做奸角的特質,不同人有不同的長處,傾多點自然會找到各人的特質,我不時會主動問演員:『有甚麼角色你好想演?』有很多演員是有的,他們會覺得自己有某方面的特質,只等待一個機會,那我就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創作過無數經典作品,外人以為他事業一帆風順,不過自己辛苦自己知,經歷過最難捱的時段,令自己撐過去的,是對這一行的熱誠。「我試過夜晚返到屋企睡不着覺,望住天花板問自己,為甚麼要這麼辛苦,但我沒想過放棄,因為鍾意。我敢說,除了做這行,不會有這麼多機會接觸不同的事物,喜劇、武打、超現實、天馬行空,又接觸到不同的人,很有趣。」

由湯盈盈飾演的「倒及牙」醜女李笑好,曾經成為一時佳話,黃偉聲大讚盈盈是一個好演員,「我找她突破形象,她很樂意接受,最終她也得到最佳女配角」。

 

郭晉安 一同成長

「他是一個好沉默的監製,很有義氣,曾經在拍劇時發生過一些家事我要請假,他都會幫我保守秘密。由他做副導演我已經認識他,當年我剛做主角,碰巧他升導演,我們可以說是共同成長,特別記得拍《萬家傳說》,他是其中一個導演,要我在一個很凍的氣溫下水,他應該嚇窒了,哈哈。」

 

王祖藍 世外高人


「初認識黃偉聲我仍在兒童節目組,因為跟羅敏莊做了一個舞台劇,她邀請黃偉聲來看,我才有機會結識到他。之後合作《老表,你好嘢!》,黃偉聲是個世外高人,可以看出他戲劇的張力和喜劇的節奏是非常好,他EQ相當高,我從未見過他發怒,而且,他是少數不說粗口的監製。題外話,其實我們是看同一個整骨醫生,所以我倆在診所見面比在公司更多,哈哈。」


 

高級導演 冼燕芳
死過翻生還是愛


她自言加入TVB做接待員是夢想成真,「我從來沒離開過公司,即使有人挖角,也沒想過跳槽,我對公司真的有一份感情。」

是有多愛一份工作?才會在遇到車禍、進了醫院、登上港聞版的情況下,還堅持要在出事後第二晚,一拐一拐地出外景趕拍劇。在TVB服務了31年的高級導演冼燕玲告訴你,一切都是甘之若飴,「我的近視(度數)很深,是小時候『聞電視』得來的,我實在太喜歡看電視了!所以,中學畢業後在勞工處看到TVB請人,立即申請!」但冼導演在TVB的第一份工作,竟然不是PA(助理編導),或者AA(製作統籌),而是大堂接待員。

像TVB 50周年的口號所言,一個「華麗轉身」,她的世界,從此不一樣!

 

 

 


羅文是冼燕芳自小最喜愛的藝人,終有緣在《刀馬旦》中合作,羅文還主動拉她合照,「他見我怕醜,所以做主動,真的很好人。」

 

從 「通頂」到 「碌落山」

冼燕芳笑言自小已是「TVBuddy」,「好記得第一日在廣播道的TVB大樓返工,拿起電話說:『早晨TVB!』已經非常開心!不過,做了兩年,開始覺得悶。』剛巧,公司正在招聘PA,她立即申請內部調職,從朝九晚五的生活,掉入30:00(清晨六時)才放工的無間通頂生涯。「第一次出外景,就是跟《神鵰俠侶》的武林大會場口,哈哈!是劉德華那一套。我一入行已經見盡大星。」


初出茅廬的冼燕芳,面對工作認真的萬梓良,也不怯場,更坦言在他身上獲益良多。

 

身處夢想之地,但PA的工作毫不輕鬆,冼燕芳曾打給某出名脾氣不好的甘草演員,告知拍攝時間,一開口已給他駡遍祖宗三代;有麻煩女星出海拍古裝,但上船後才知帶錯衫,她大鬧冼燕芳記錯,但後來發現是她自己記錯,而「死貓」已吞了。「沒甚麼的,訓練我的面皮變厚!以前做甚麼也驚驚青青,做了PA後,學到遇事不能『笠水』,否則沒人幫到你!」冼燕芳不怕辛苦,邊做邊學,先後做過PA和AA,最後晉升為導演,而那份對電視製作的喜愛和熱誠至今不變,數年前出外找拍攝場地時,意外發生車禍,也沒有嚇怕她,「那時上大帽山為鍾嘉欣那套《護花危情》找適合的外景,走了一圈,大家上車離開,誰知道那部車忽然失控,衝下山坡!我立時便想:『不是吧!難道我今次要死?』感覺像上了賊船,我們像身處洗衣機!」幸而,上天總眷顧認真工作的人,那車被大樹阻了去勢,忽然停下來,冼燕芳大難不死,但腳傷了。想不到的是,她在撞車後第二晚便返工,結果傷口流膿發炎,要做手術,留院近三個月,「因為之前有一場黃宗澤的戲一直由我跟的,自己不想麻煩同事,所以堅持返工,對傷勢太掉以輕心了。」


除了熱愛戲劇,冼燕芳還鍾情唱歌,曾得過不少唱歌比賽的獎項,又經常在劇集中擔任幕後代唱,如不時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播出的〈等着你回來〉便由她所唱。

 

黎耀祥是偶像

冼燕芳如此拼命,難得其丈夫也毫無怨言,沒投訴太太工作時間不穩定,更會坐定定看她有份導演的劇集,給予最中肯的意見。「做我們這一行,每天見到不同的事、不同的演員,很有新鮮感!總好過日日去數錢,家人一直都很支持我呢!」她自言雖然曾受過不合理的對待,但開心的時間比不開心的時間多很多很多。「在TVB有很多好同事,好像黎耀祥他真的很好!我們合作過很多劇集,他每次都一定熟讀劇本才到場,亦好體諒工作人員。其實我們好明白演員拍得很累時,會有情緒,但黎耀祥由未紅到紅了之後,都一樣nice,我現在直接叫他做偶像!」冼燕芳說起在TVB遇到的好人好事,滔滔不絕。就是這份正能量令她對戲劇那團火一直燃燒,樂在其中。

冼燕芳自言身為導演,照顧好演員的情緒,讓拍攝順利完成,是工作一部分,「遇上祥仔這種好演員,會令我們少很多煩惱,跟他合作過《畢打自己人》、《盛世仁傑》等等劇集都好開心!」

 

黎耀祥 大讚細心

「我和冼導合作了很多年,從她做PA時已認識,拍處境劇時合作得最耐,因為她是幾套處境劇的其中一個導演。冼導是個很細心的人,很能掌握角色一些很微妙的反應和感覺,從來不會miss的。所以跟她合作很開心,一定不會拍漏,亦令到角色更有層次和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