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今日焦點 《平安谷之詭谷傳說》女子默...

《平安谷之詭谷傳說》女子默默起革命

分享 Share

衝擊封建男權
女子默默起革命

平安谷,一條充滿暗湧不平安的守舊村落,一直以來男權主導,女人毫無地位,卑微地委曲求全。

村長陸金谷(劉江飾)視女人為生育工具,擁有一妻三妾:宋鳴鳳(蘇玉華飾)、顧曼儀(朱晨麗飾)、田初一(龔嘉欣飾),各有辛酸經歷而委身於陸家為妾,被操控無力反抗。

直至於海外學成歸來的大少陸水豐(黃浩然飾)重返平安谷,帶同思想西化主張男女平等的妻子羅桂思(陳凱琳飾),這位「半唐番」為妾媳婦為陸家、甚至平安谷掀起不少衝擊與矛盾。與此同時,平安谷發生連串神秘事件,陸老爺被下毒、鳴鳳的女兒被擄走等……這些詭異事件,原來與村中受欺壓的婦女有重大的關連,一股反抗男權的女子勢力慢慢擴張。

這場女子革命,於本星期一起,逢星期一至五晚上開展,一觸即發!

劉江 權威村長

由擅演嚴肅角色的劉老師劉江擔當平安谷村長陸金谷,主宰平安谷村民及陸家上下的命運,如此有地位與威嚴,面對兒子陸水豐及媳婦羅桂思卻相當頭痛。

「陸金谷處於男性主導中心的社會,經常欺壓女人,以當時的環境及風氣來說是很正常,並不會覺得自己是衰人,每次大家問村長應該怎樣做,我會答:『照規舉!』好有權威,認為這是公正。我好愛錫兒子,兩父子會攬埋一齊,他想搞花臣我一眼睇通,卻不會篤穿他。但遇上有違傳統道理,我就會執正企硬,打就打,所以有一場戲水豐真的犯錯我打了他。對着這個西化新抱桂思真是頭都痛埋,你不能說她不對,好多普通的東西,由於中國當時未開放,所以村民都唔識,她兩三下就處理好,令我冇話好說,所以有時我答應了她的事會癩貓反口,陸金谷始終死要面子,所以與他們會有這樣的拉扯。」

一妻三妾

貴為一村之長,陸金谷擁有一妻三妾,劉老師笑言從未試過可以於劇中有如此多個老婆,面對四位生命中的女人,各有態度。

「要處理與身邊四個女人的戲分,對我來說是最難的!與阿蘇(蘇玉華)之間有硬有軟,由於她是帶着前夫的女兒改嫁入來,所以對她會冷淡兼狠心。Morning朱(朱晨麗)感覺上我好似比較愛錫她,但其實我狼起上來都會一腳伸開她。我把她困在柴房,但探望她時又會講出另一番溫柔的話,更以玉相贈希望得到她的回應。在某危急關頭下,我看到Morning朱戴上我送的玉,真的百般滋味在心頭,最後我們會有一番話,那場戲雖然很淡,但希望讓觀眾看到這樣粗暴的男人,也有細膩的一面。對着已冇興趣的大婆呂珊,但當想納多個妾侍,就會溫柔示好。至於龔嘉欣處理『色』的方面較多,這是我最不擅長的,真是比較考工夫。」

陸金谷作為平安谷的權威、陸家家中的一言堂,但面對兒子水豐卻會有所退讓,所以無奈接受這個西化的新派媳婦桂思,沒想到因此令平安谷及陸家掀起不少風波。

蘇玉華 被迫反擊

帶着為前夫所生的女兒成為陸老爺的大妾,因為太太沉醉佛學,鳴鳳擔起當家之位,處理家中大小事務,由於未有老爺所出,而忍氣吞聲備受擺布。

「鳴鳳為了生存,為了女兒將來而認命改嫁,最初她受老爺命令做陰騭事,出外收爛數、欺壓員工,觀眾會以為她好衰,其實她才是受害者。加上與二妾曼儀(朱晨麗飾)惡鬥,其實是曼儀撩交嗌,她認定鳴鳳製造意外令她失去腹中肉,所以看不順眼、處處針對。

由於她是老爺最愛錫的,所以鳴鳳一直忍她,但是曼儀愈踩愈深,於是鳴鳳會反擊,指控曼儀與其他男人有染。我與朱晨麗在這些惡鬥的場面,很有戲劇張力,我們未必大吵大鬥、亦非工心計,而是陰招告狀,那些大特寫她矋我、藐我的神情充滿憎恨很有劇力。鳴鳳之後會很驚天動地反抗,都是迫不得已,帶出很宇宙性的思想,女人有能力去爭取平等待遇與幸福。」

有血有肉

角色沉重兼穿插於各個人物之中,因此拍攝相當緊湊,阿蘇卻非常喜愛鳴鳳這位事事勞心、對外對內的大內總管,因為劇情發展讓她的角色很有發揮。

「劉老師上一次於《載得有情人》演我的阿叔,今次演夫妻他是老爺,我要諗好多計與他相處、?他、順從他,劇中真是頂老爺唔順。同時看到劉老師演技的闊度與能力,記得有一場床上戲,我們商討後,不如他就大爺般不動讓我在旁服侍,以顯示他的地位,鏡頭外劉老師其實很不習慣呢。雖然劇中的主線都在我身上由我帶動發展,我沒有放過任何一場戲,除了劉老師,還有我為難陳凱琳、與張達倫的愛情戲、以及與同盟的女子一同默默起革命,需要與很多人周旋。因此鳴鳳有很多發揮,令我演得很興奮,對角色感覺很強,收工時立即記掛明天的拍攝,她真是個有血有肉立體全面的人物。」

鳴鳳與阮天佑(張達倫飾)於年輕時相戀,但命運令她嫁予大戶人家,卻因為所生的是女兒而被休,之後再遠嫁到平安谷成為陸老爺的大妾。當二人再次相遇,這段愛情能否隨着社會進步與開明,而有好結果?還是再遭遇一場命運的折磨?

黃浩然 夾心緩衝

浩然飾演的陸水豐,於劇中作調停緩衝,角色因比較俏皮跳脫,面對任何事都是天塌下來當被蓋,才能夾在西化老婆與守舊阿爹之間。

「當然是夾心人!老婆更與全村的男人有好大衝突,所以對住阿爹,水豐會耍太極?住先,雖然贊同桂思的思想,自己受過教育見識過世畀,懂得分對與錯,面對古舊傳統,如男尊女卑、殉葬等不應該的事,是不合時宜,所以會瞞住阿爹去幫村中婦女起革命。

水豐明確立場兼幫理不幫親,只是不敢表達。知道這條村百多年都是如此封建,需要花時間去解釋同化他們而非正面衝突。真是左右做人難,所以去到祠堂的大事件時,面對老婆、阿爹及一班大男人村民,水豐要當幾面人。現實中,我作為父親會與時共進,不會那麼專制,任小朋友發揮思想,但中國傳統美德:長幼有序、尊師重道,我認為需要保存。」

團隊火花

雖然劇集主線沉重,但拍攝團隊友愛團結,浩然回想與大家一同經歷慶祝多個重要節日,更開心與劉老師當父子,可以向他請教指導。

「拍攝時經歷了:冬至、聖誕節、新舊曆新年,加上兩三日就會有重要事件在祠堂發生,近百人一同演出,每次在飯堂一班人幾圍枱食飯,當中又有阮兆祥、韋家雄兩位搞笑能手,大家相處氣氛相當融洽。加上監製陳耀全得人心,大家好愛戴他,我們提早兩日在公司一齊食飯做造冬至,聖誕節在錄影廠開party。我第一次拍TVB劇《東山飄雨西關晴》,劉老師當我的爺爺,知道他是好認真的演員,自己經驗不足所以有點怯。今次我們的戲由頭帶到落尾,兩父子的情描寫得好好,私下有時大小不良講笑,但出到祠堂可以用藤條打暈兒子,反差好大。最初是有壓力,多得劉老師指導,大家夾出好多火花。」

浩然最難忘的,大多是祠堂的拍攝場面,「因為好多大龍鳳發生,無論劇力張力都好大,而自己好鍾意是劇集後段徐榮帶了一班壞人侵入村,我是變節了,連阿爹都打、更用鞭鞭打Grace,與徐榮的一段戲張力幾大,都令我很深刻。」

陳凱琳 少婦聯盟

Grace所飾演的西化媳婦桂思,因為她的出現,令原本封閉看似平靜的平安谷引起連場暗湧,更結盟反抗男權,戲外更與少婦聯盟的成員成為真正好友。

「劇中帶出的中西矛盾,並非指外國思想一定比較好,所以要小心處理演繹方法,因此故事探討重點是男女平等的問題,這與現代社會亦有相近的情況。桂思未出現時,平安谷的婦女都好乖安守本分,但受到桂思的言行感染下,她們開始反抗,當我知道她們做這些事,我參與其中,一起爭取女權。沒想到因為拍劇而認識了一班年紀相若的好朋友,因為拍攝時大多是群戲,我們每天由早上六時見面至凌晨四時收工,大家互相支持照顧而建立友情。記得有一次我生病了,病得在錄影廠內動彈不得,她們為我準備熱飲,着我多休息,更主動提出先拍攝她們的戲分,感受被愛錫,所以很珍惜『少婦聯盟』這份友誼。」

演繹學習

除了造就了「少婦聯盟」的誕生,Grace更開心可以與一眾好戲之人合作,令她獲益良多,深深感受當中的團隊精神。

「好開心與浩然繼《名門暗戰》,我的首套劇集與他飾演情侶,今次飾演夫妻,幸好浩然已婚,他令我理解正真夫婦的日常關係,不需要天天都恩愛,同時面對家中問題的挑戰,很感謝浩然帶我入戲明白如何當老婆。由於桂思是一位非一般的老婆,她為了爭取正義,甚至影響與老爺的關係。水豐明白老婆的思想,但又處於當兒子及丈夫的兩難,他就會以輕鬆點的方法去平衡我們的對立。另外我很留意阿蘇的演技,令我很深刻她如何演活角色,鋪排人物的性格、起跌分明。有一場戲,她請求老爺救被捉去的女兒,由開始問、求、下跪,整個過程的情緒變化,我與沈卓盈在場看到嘩嘩聲,學習到不少。」

面對平安谷內種種不平等的事,桂思挺身而出阻止,因而影響了村中被欺壓的婦女,沉默的她們決定反抗,暗中起革命。

朱晨麗 報恩利用

風情萬種的歌女曼儀,為了報恩而下嫁陸老爺,成為三姨太,卻在家中重遇一直迷戀她的陸家管家伍尚舜(阮少祥飾),曼儀如何面對這兩個男人?

「曼儀是於省城賣唱為生的歌女,陸老爺經常來歌廳聽曼儀唱歌彈琵琶而愛上了她。當曼儀失去了深愛的人、沒有了孩子、又沒有錢,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靠老爺,而且老爺曾有恩於自己,於是以報恩的心下嫁他,成為最得老爺寵愛的三姨太。來到陸家,遇上管家伍尚舜,我們其實是有些淵源的,曼儀未嫁予老爺前,伍尚舜已經好喜歡她。

所以當曼儀當上三姨太後,伍尚舜經常借機接近她,向她示好,曼儀亦深知伍尚舜對自己的感情,於是在某些事件上,會利用他去達成一些目的、計劃,甚至排除眼中釘——陸家二姨太鳴鳳。曼儀因此在陸家佔盡優勢,成為最得寵的女人,但其實她並不快樂。」

亦邪亦正

曼儀的不快樂,除了未能因老爺的幫忙而救出深愛的人,就連他的遺腹子亦未能保住,當中的矛頭直指二姨太鳴鳳,兩女於劇中多番惡鬥。

「曼儀認定了是鳴鳳故意害死她腹中未出世、愛人留下的遺腹子,所以一直對她懷恨在心,每一次遇到曼儀就必雙眼盯實她、每一句話都是啄住她。大家會見到兩個女人之間的戲劇效果,就是一個眼神、及每一句好簡單的對白或者某一些動作,曼儀都是處處針對鳴鳳的。最記得有場戲我與阿蘇於房中,二人似是鬧交但說話並沒有爭吵般嘈吵,我很喜歡這場戲,因為當中表達出曼儀的內心世界,及她對鳴鳳的恨意。曼儀表面看起來比較惡和工心計,其實她內在是非常善良,之後當平安谷眾人遇險,她是有計劃地去拯救整個平安谷,甚至偉大到犧牲自己,所以曼儀這角色不是邪惡,而是正義的。」

家貧的曼儀賣身成為歌女,於歌廳遇上真愛、傾慕她的陸老爺和陸家管家伍尚舜,沒想到最後她成為陸家三姨太,重遇伍尚舜,二人暗中交往,曼儀視他為工具……

龔嘉欣 卑微無奈

四位陸家太太中,初一的身世最可憐最受欺壓,原為陸家下人的她被老爺迷姦而誕下兒子,當上三妾侍卻被視為生產工具,令她滿懷怨恨。

「初一令我明白封建時代女人的辛酸!原本只是打工妹仔,卻被老爺迷姦,迫於無奈當了他的妾侍,自己本身照顧瘋癲的娘親,那個年代女人永遠冇得揀,在最低微的位置處理家頭細務與搬搬抬抬,男人不順意就會打女人,初一只能無奈接受,活在這樣遍遠守舊的鄉村,加上好窮無錢,更加沒有選擇。初一好憎恨老爺,因為自己年紀最細又幫他生仔,老爺認為初一可以繼續為他傳宗接代,於是經常找她親熱,初一當然不情願,由於被迫去做,心中自然有怨恨。戲外與劉老師相處好好,我加入TVB第一套劇集《蒲松齡》我們演父女,多年後再合作居然是當他的三妾,劉老師經常畀意見教我,大家都好尊敬他。」

義工聯盟

劇中初一與陸家的太太們毫無交流,戲外嘉欣卻與Grace、譚凱琪及沈卓盈結盟成為「少婦聯盟」,大家從食飯談天分享,最近更一同當義工,非常有意義。

「太太伍善慈(呂珊飾)搶走了初一的兒子,所以好憎恨她;三姨太曼儀常常匿埋;二姨太鳴鳳好保護自己不與人交談,後來我們結盟反抗才多了溝通。因此與阿蘇的對手戲比較多,戲外她好好玩,大家經常討論,因為我很喜歡種植,阿蘇會教我種菜,加上我倆住得好近,試過相約一同去街市買餸,分享心得。『少婦聯盟』是很自然走在一起,大家每天一同工作時間很多,最初與所有女演員有一個傾偈群組,後來我們四人較多相約出來,雖然大家性格不同但每次見面都雞啄唔斷,由下午茶食到消夜都唔願走。我們一起做運動,煮飯、義賣曲奇,除了出錢,更想親身去做義工,2018年希望與fans一齊實行。」


初一的苦難,當中令嘉欣最深刻就是在祠堂被公審,「那場戲感覺好逼真,被所有村民圍住來扔石與鞋,演戲時的那些眼淚,真是自然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