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譚俊彥 – 我...

譚俊彥 – 我最討厭的角色

分享 Share
Advertisement

訪問最深刻的一段說話,是譚俊彥(Shaun)談到自己最討厭的角色:「就是譚俊彥,我最討厭飾演要台慶回來跳舞、要面對傳媒的譚俊彥。」 作為一名星二代,Shaun這個答案,完全可以理解。 2000年出道,十多年來一直都是傳媒和觀眾眼中的「狄龍之子」。 2016年加入TVB,人人以為他靠父親穿針引線,他特意澄清:「很多人以為是狄龍跟珍姐(TVB助理總經理(戲劇製作)曾勵珍)與樂小姐(助理總經理(藝員發展及管理)樂易玲)相熟,他們根本不認識。」 加盟後首部劇集《天命》已經跟陳展鵬平起平坐,隨後拍攝的《包青天》、《特技人》(暫名)等,更成為男一。 再一次,人人以為因為公司開出這些條件,他才簽約,他再次澄清:「不是,簽約時我仍為電影《驚天破》做宣傳,跟謝霆鋒、劉青雲合演,算不錯了!當時有人跟我說簽TVB,男一不會是我、男二也不是,我只可以當男三,為何要在這裏捱,我只望着對方說:『我未試過嘛!』」 未試過固然是最好藉口,但有機會讓他投入不同角色忘記譚俊彥本身,相信才是主因。

拍攝《天命》時,為了熟讀對白,他攬着劇本睡了兩個月,連太太也問他OK嗎?「沒辦法,對白很多,如果NG太多,自己也覺得醜。」

《天命》中,跟Shaun有最多對手戲的,是飾演嘉慶帝貼身侍衛小德子的戴耀明。「他是我在TVB認識的第一位好朋友,cut機後回到家,大家仍然會用電話聯絡。像他這種演員是我們的無名英雄,沒有他們便沒有我們,他提醒我很多,幫到我很多。」

十八年後的機會

Shaun坦言,對於很多人到現在仍然覺得他做很多事都是由爸爸狄龍替他安排,讓他覺得很介意!「不論我得到好或不好的機會,大家都覺得:『因為佢老竇囉!』其實他從來不會搭膊頭叫別人找我,」他知道《天命》和《包青天》的出現很尷尬。「別人很容易覺得,因為我爸爸演過,所以我又去演。沒錯,他經常演古裝、演皇帝,因為我樣子像他,我演又make sense。」真正穿針引線他加入TVB的,其實是曾勵珍。「有天,珍姐的秘書打給我說珍姐想見我。我記得十八年前,我見過她一次,當時我好小朋友,沒有剃鬚、頭髮也亂晒大籠,那時興嘛!珍姐拿着鏡子說:『你睇你!做乜呀你?鬚又唔剃!』十八年後,我大個仔了,再見她時我剃了鬚,跟她說:『我真係記得你十八年前同我講過,做一個artiste應該乾乾淨淨,所以我今日剃得好乾淨。』她問我是否想回來拍劇,我說是,就這樣簽了約。」簽約TVB後一星期,有天經理人跟他說《天命》監製莊偉建想見他,他還反問:「誰是莊生?」經理人跟他說是他爸爸那套《包青天》的監製,他才如夢初醒。「很多人以為我跟公司傾好所有條件才簽,其實沒有,所有東西都是反過來出現。《天命》拍到一半,珍姐跟我說有套劇有些動作,便拍了《特技人》,之後又拍了《包青天》。」

攝影師不如導演

大家看星二代,必然聯想到他們之所以入行,一定是受到父母影響,Shaun說,他本身修讀廣告,是一名廣告導演,同時喜歡攝影,都是一些影像上的藝術。入行當演員,是一個機緣,要從2001年上映的電影《慌心假期》說起。「當時導演張之亮跟我說,正在找一名新人,電影會到法國和摩洛哥取景,演員有梅艷芳、任達華,還會用菲林拍攝,戲中我演一名導遊,拍攝前要飛到摩洛哥體驗風土人情,其實當時已把我寵壞,所有事都over the top。當時的我,純粹覺得,即管玩玩;現實卻是,沒有東西是講玩的。」就是這部戲,他跟電影公司簽下了五年合約,花了五年時間學習當一名演員。在這間公司期間,他除了當演員,還做過電影宣傳,甚至帶藝人上節目做宣傳。「類似編審的角色也做過,要看很多劇本再向老闆匯報,製片、攝影師也做過,那是我之前跟自己說過,三十歲前要完成的夢想。做過之後才知道,原來攝影師都是要聽導演講,於是又立志35歲前要當導演,最後也做了。」而他,今年是38歲。

他說,無論拍哪套劇,爸爸從來沒給過他任何提示,就算早前一起拍攝《爸爸的告白》,都是拍完後,爸爸才提出意見。

2015年成家立室,太太分別為他誕下3歲的長女譚晴及即將一歲的兒子譚杺,爺爺嫲嫲也以弄孫為樂。

年輕愛好管閒事

幾乎所有工作崗位也做過,當演員的時候,Shaun少不免會代入不同角色去看,仍是血氣方剛時,見到問題會出聲,即使跟他無關,他形容年輕時的自己,佔有慾很強。「直至一次跟King Sir(鍾景輝)拍戲。我一直望着他演,有時場戲演得麻麻地,他都只是笑一笑,於是我問他,拍攝時很多東西其實都錯,為何他不作聲?他跟我解釋道,他那天的角色是演員,便做好演員的本份。」隨着年齡的增長及經歷,Shaun已學會從不同角色跳出來,安守演員本份。「但原來專心當演員,比起諸事八卦更難。」他說,以前在片場,很多時他都是年紀最小的一位,很多前輩見到他事事發聲,都會笑他小朋友。「現在,我在片場變成前輩,卻發現每次我出聲,一些後輩像接收不到我的說話,我才知道原來我直接去做一些事,是會影響到一些人,於是我便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原來我不能用自己把尺量在別人身上。」Shaun現有一子一女,女兒今年3歲;兒子一歲未滿,他說有了小朋友後,才學懂檢討自己。「小朋友其實是一面鏡子,你做過的事他會做番出來,你不小心講了一句粗俗的說話,他可能會立即學識,講一次出來;又或者一些不好的行為,你做完,他又會跟着你做。在這情況下,我知道自己做人要有discipline,如果我自己都沒有,又怎能期望他們做到。」

父親是學習鏡子

換句話說,父親狄龍對他來說,也是他學習的鏡子,Shaun也沒有否認。「在他身上,我學會工作時不要遲到,不論做導演還是製作,開會第一句我都是叮囑大家不要遲到!如果大家都不遲到,先不說會否早收,起碼我可以在應有的時間內完成工作。不會出現因為沒時間,而刪掉一些鏡頭的情況出現,我最討厭這樣的compromise(妥協),因為我是一個喜歡把所有事都計劃好的人,如果突然間跟我說都是不要某個鏡頭了,我會很不開心。」Shaun說,可能他是廣告導演出身,每次拍攝前,都會畫好story board給客戶看,所有事都清清楚楚。「如果連自己也不清楚整件事,又如何給客戶信心?這是我一些小小理念。」當導演,當然甚麼也在掌控當中,但是當演員是另一回事,身為一名電視藝員,往往要面對趕急的拍攝、劇本不齊全,甚至「飛紙仔」情況,他又如何適應?「每套劇集、每個合作的導演也不同,其實一個人好是不夠,如何讓整個團隊也好是很難,大家要互相接受大家意見,就像煮餸,單是牛肉好吃,其他東西不好吃是不行,是team work來,尤其是拍劇,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到一個凝聚的作用,我不遲到,也希望大家都不會遲到;原來Shaun不會甩對白,大家也應該想想,是否要多看劇本呢?」

專心一致的重要

他直認,現時的成績跟他入行初期的理想國度有很大分別,他夢想三十多歲當導演、現在已經有自己的studio或production house,那會想到,35歲會簽約TVB拍劇。「我覺得這是『天命』!我從不相信所有事都聽天由命,當然,上天是有安排,但如果它安排給你,你沒有好好把握,也徒然。像我年輕時,我有很多好好的機會,在台灣拍攝第二套電視劇已經當上男一,我不覺得自己演得很差,只不過演完一套之後,再沒有投放時間在電視劇。」之後,他又突然想做歌手,拿起結他唱唱歌。「電影也是一樣,終於建立到一些東西,拿到的劇本愈來愈厚、角色愈來愈好,我卻突然很想當導演,試過一次甚至不想再拍戲,把頭髮全部剃光,把經理人氣得要死!是任性的!但是學懂要做好一件事,一定要專注去做,而且要投放很多時間。很多人問我,來了TVB兩年多拍了四套劇有冇搞錯?叫我休息一下,但我知道自己不夠,如果我要鞏固這方面,一定要繼續做下去。」

仍是手抱階段的Shaun,與爸爸狄龍及媽媽陶敏明合照。

難忘與星爺合作

雖然事業上挫折甚多,但Shaun沒後悔過,因為這些挫折,才讓他有現在的體會。「如果不是沒戲拍,不會學寫劇本,知道劇情應如何推進;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我當了很長時間的配音員,為很多香港電影配音,很多彭于晏的電影,都是由我聲演他。」Shaun其中兩套得意配音之作,就是周星馳的《美人魚》和《西遊2伏妖篇》,前者為電影中鄧超的角色配粵語;後者則是孫悟空。「其實我是周生的fans,那次朋友說有試音,玩不玩?當然玩!我便用周生的聲線配,結果就OK了!我好榮幸跟他合作過,讓我明白他的做事方式,我也慶幸爸爸也是從事這行,讓我看到不同人的處事方式,讓我分辨出每個處事手法的不同目的,以及誰人有料、誰人沒料,所以,很多經驗都是慢慢累積回來。」經驗也讓他這天可以氣定神閒,笑談年輕時的患得患失。

演包青天,他坦言壓力很大。「大家一定會把我跟爸爸,甚至跟金超群比較。所以惟有把以前的包袱拋開,不要把自己當成包青天,當自己是Sherlock Holmes去查案。所以拍到一半,有前輩跟我說包青天不是這樣,我跟自己說,這就對了!」

微服出巡

訪問之前,記者沒見過譚俊彥真人。 所以這天記者坐在走廊盡頭,等候他的時候,雖然遠遠看到一條身影愈行愈近,但因為沒想過像他的樣子和打扮,也不知道他身形如何,還以為這身影的目的地,是影樓前的舞蹈室。 直至他向記者走近,才看清楚他的臉⋯⋯ 皇上這天微服出巡大駕光臨,記者卻差點把他當成路人,看來,記者是時候吃些於卡XX,補補雙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