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森美 – 大叔...

森美 – 大叔的主張

分享 Share

日本年輕人愛稱中年男子為「大叔」,以往這個稱號總帶點嘲諷、取笑的味道,近年多得電影、劇集的帶挈,令到不少人對這個稱號有所改觀,認為大叔有型有款有風度,年輕人更可以從他豐富生活經驗中,領悟人生的道理,形象大翻身。
森美也接受被人稱為「大叔」,在《森美旅行團》、《學是學非》中,經常被麥美恩等是非精稱之為「森美大叔」,今次做訪問影相,也說是日造型為日本大叔裝扮。
身為大叔的一分子,森美總愛在節目中,與拍檔以笑笑罵罵形式,分享人生經驗、旅行見聞及心得。見識多了,亦不會恃著自己「食鹽多過你食米」,不去接受新事物。現階段的他,膽量更大,比年輕時的自己,更敢嘗試不同新挑戰,將大叔的愛與熱誠投放在工作上。
擁有大叔的歷練加上年輕人應有的沖勁,森美以身作則,證明大叔近年大有市場,絕對hit得有理。

旅行的意義

不少香港人視日本為第二家鄉,最愛一年返幾次「鄉下」,森美本來很抗拒這種旅遊方式,認為世界很大,無理由次次去旅行,也去同一地方。直到有了小朋友,才明白這種旅行方法, 香港人鍾情日本的原因。「我仍覺得去旅遊,擴闊眼界是對,不過香港人假期太少,銀根不足,又冇時間做planning。在這種情況下,日本確是最好的選擇,因為當地旅遊配套做得好。」日本政府為振興經濟,發展國內旅遊事業,鼓勵本地人內銷,亦因為這個原因,令到日本旅遊變得吸引、好玩。「日本鍾意整十大溫泉、十大秘境、十大紅葉勝地等排行榜,跟住去,已經可以去足一世啦。可能我去得日本多,有時在香港,聞到日本陣味,好似拉麵香味,個腦已經飛了去日本。」今輯《森美旅行團》主力去京都、和歌山等城市,森美認為最吸引他的是日本新舊交融的味道。「日本保留住古中國文化,京都最能突顯這點。以往我去京都是去看寺廟,睇紅葉,今次則看到一個新潮京都,亦體驗了京都舊玩意。去旅行的意義就是這樣,看最新的,也要看最古舊的。」
猶記得上一輯節目,森美遇上雙彩虹,可惜當時太太不在身邊,未能一同見證這個magic moment,令到森美一時感觸,在鏡頭前落淚。今輯節目則沒有展現森美感性的一面,森美更說要額外小心,以免好似上次喊,搞到被太太鬧餐死。「好多人send短訊畀她,話羨慕她有個好老公,我們兩個好sweet。她每收到短訊,便鬧我一次,話現在個個誤會我好錫她,不知道我平時有多惡鬧她,所以今次好謹慎,不會再喊。況且今次跟團的,一個是Mayanne(麥美恩)、一個是人妻(吳若希),一個還要是男仔來的(丁子朗),怎會感觸流淚?」

在節目反串做藝伎,森美呼籲大家不能說醜樣,因為他發覺自己上妝後的樣子很似媽媽,話他醜樣,即是不尊重他媽媽。

蠢團友的必要

森美稱上次拍攝《森美旅行團》,引來不少朋友羨慕,故作認真地說:「上次同我拍節目的有黃心穎、高海寧,他們說:『嘩,今次你發達啦!』今次只淨Mayanne一個,真的不怕話你知,差點不想做。」原以為森美有份選擇今次的團友,誰知他劈頭一句:「冇!正常男人也不會這樣揀,怎會揀過大隻過自己的小鮮肉來搶自己鏡?」申訴完畢,森美講真心說話,說今次遇到好團友才是真。「在我的角度,甚麼為之好團友?條件是不麻煩、不怕辛苦、好玩,最重要還有一點,他們夠蠢,笑料才夠多。」
由上一輯做到今輯的Mayanne不用多說,森美稱她為蠢夾鈍的混血兒,為三個豬團友之中的冠軍。另外兩個新加入的團友,同樣叫森美拍案叫絕。「Jinny(吳若希)貴為人母,仍然好少女,她的世界仍停留在『點解嘅?』、『真係㗎!』,我說的不是假,她真的很天真。我好鍾意丁子朗這個後生仔,他很正面,我很負面,在他眼中,所有事情都是美好的,他在我身邊,好似有道陽光照住我一樣。而且我喜怒形於色,驚死人不知,他剛相反,收埋很多叻的事,好似導演要他耍劍,才知道他識中國功夫,途中與韓國人傾偈,才知道他識講韓文。我做了幾十年人,甚麼也不懂,他做小鮮肉,甚麼也識,我是女仔的話,一定嗒他糖。他還有樣好處,單純不古惑,可以凌駕在他之上嘛。」森美說上次只得他一個男人,赤膊浸溫泉要他搏老命去做,亦不能玩些刺激的玩意,所以下次再開團,也會揀個男仔入隊,他笑說:「不會再選丁子朗,結婚也不會搵個靚仔過自己的伴郎啦!不會再找個那麼高質素的,搵個差我少少的就剛剛好。」

敢試敢搏敢做

有一定江湖地位的圈內人理應愛選擇自己喜愛的工作去做,現在貴為電台一哥的森美卻認為現在的他更敢試以前膽怯不敢試的事。「人愈大,愈明白一個道理,有時工作不是你覺得適合才去做,而是別人覺得你適合,你放膽去嘗試,試完才知道自己潛能,很多以為做不到的事也做得到。」他以《森美旅行團》作例子,「冇人知我做得到旅遊節目,Sandy(TVB助理總經理(非戲劇製作)餘詠珊)說我成日講旅行的事,不如做個旅遊節目,我最初也說不能,她叫我試試,結果便成功了。所以,現在有工作找我,覺得能力上handle到,我會做。即使覺得自己做不來,但別人有眼光,認為我做得到,我也會做。」

年輕時的森美只會做自己拿掐到,有把握又發揮到的事,放棄不少工作機會。現在心態改變,甚少推掉工作,看看瓣數一向甚多的自己還有甚麼新衝擊。「不是上《流行經典50年》,大家也不知道我可以上台正正經經唱首歌。那次上台唱歌,最主要是工作人員說很多人上過節目,鼓勵我上台唱埋一份。我放膽去試,唱完也很開心,現在不會擔心做得好不好,而是享受工作,享受過程。」一切隨緣,不會強求工作,也不會放棄任何機會。基於這個原因,森美之前曾為TVB拍了兩套正劇《法網狙擊》及《誇世代》。「以前拍電影像短跑,拍攝時間很短,舞台劇則像長跑,需要三、四個月籌備。拍劇集則是中途跑,我想看看自己在中途跑,可以做到甚麼成績。」

成功在嘗試,所以森美不會局限自己,膽粗粗的上《流行經典50年》,與一班樂壇前輩在同一個舞台上唱歌。

森美第一次擔任男主角的作品是2001年《4X100水著份子》,不過這套戲並無在香港戲院上映,只作錄影帶發售。若要計他首套上大銀幕的電影,應該是04年的《甜絲絲》。

讓大腦放空

跑中途賽跑上癮,森美近來參與新劇《過街英雄》(暫名),首次擔任劇集男主角,他記得第一次擔任電影《4X100水著份子》男主角的情況。「當時剛出來拍戲,Paco(黃柏高)話畀你做男主角,我話可不可以不做?那時壓力很大,驚到想推戲。現在長大了,想通了,知道一套戲不會因為你是主角,世界便為你而轉。你只不過是成套戲其中一員,當中還有好多演員,亦是幕後監製、導演的戲。一套戲當中,大家也是主角。」
當男主角不會讓森美增添壓力,惟他開拍前,也擔心得發了兩晚惡夢。「我要做電台節目,又有一些司儀、商演、廣告的工作,現在要拍埋劇,好驚時間上控制得不好,應付不來。」森美講述第一日開工拍戲的日程表,那天朝早返電台做節目,下午開工拍劇,拍到第二朝六點。之後返屋企瞓兩小時,便要起身,做訪問,做講座,到了第二日夜晚才能真正休息。「怎樣計,都是無覺好瞓。」森美的擔憂並不是沒原因,因為他曾因體力不支冧廠,需要辭演《使徒行者》的角色。「《使徒行者》不是當主角,已經覺得辛苦,今次應該更辛苦,因為有不少動作戲,所以我的壓力來自不夠時間休息。」人總要接受挑戰,才會有所進步,所以森美正想想方法,應付這種無時間休息的高壓工作環境。「我們做這行,用腦用得最多,所以我便用mindfulness(大腦放空)的方法,等個腦不去想任何事。我開工第一日也用這種方法令自己放輕鬆,我覺得有點幫助,之後會繼續用這個方法。」

抓緊共聚時光

工作繁重,幸好家中兩名仔女也漸漸成長,大仔今年15歲,到了英國寄宿留學,細女今年11歲,不用像小朋友般,全天候看管、照料。「不用陪住他們讀書,他們會自己溫書、做功課,現階段算是收成期,辛苦完,等他們自己發展成長。」森美認為現在最重要是捉緊與仔女共享時光,因為隔多幾年,仔女進入青春期,生活重心或放在朋友、學業上,與父母關係便會起改變。「大家也經歷過青春期,知道會有甚麼改變,那種與父母的相處方法,相信無一個父母會喜歡。我鍾意他們5、6歲,經常黐住自己的時期,我們屋企已經進入一種狀態,太太需要養兩隻狗來代表一對仔女。我們兩個看他們童年相,不斷讚他們以前好得意,好掛住小朋友的他們,講到熱淚盈眶。」
森美笑稱女兒看見父母反應如此大,應該覺得他們好奇怪,提起仔女便一副慈父模樣的森美更失望地講女兒最近的變化。「現在叫她攬住我,她好似當我街邊麻甩佬,側側身,掂下我就算。以前叫她攬我,會攬到實一實,現在我們擁抱的距離是與她的年齡成正比。」森美口說不想要現在與仔女的相處方式,不過身為開明家長的他也明白子女長大,將來自會擁有自己生活,他更曾幻想過女兒結婚的情景。「我試過擔任婚禮司儀,見到一對新人感謝爹哋時,也會想將來,我個女結婚,我會怎樣?我肯定會感動到喊。」森美幻想女兒結婚的情況,已經忍唔住眼濕濕,難怪女兒的擁抱變得疏離,感性的他更要抓住與她一起的時光。

與黃翠如等合作新劇《過街英雄》,劇中擔任擁有異能的英雄,有不少動作場面,森美稱一向有健身,不用特別操fit。

《使徒行者》中,沈震軒所演的Kobe連浩勤本由森美飾演,因為這次經驗令他擔心工作時間分配不來。

豬團友

去旅行,最重要是一同去旅行的夥伴。
與一班同伴一齊經歷,無論在旅途中,碰上好與壞的人,遇上窩心還是激心的事,也會成為大家共同回憶,日後珍貴的旅行見聞。
森美笑今次節目的三位團友各有各蠢,日日被他們激死,事實則是明踩暗讚,大讚他們是稱職好團友,笑料令節目生色不少。
旅行玩得開心無得呃,四人在宣傳活動上,重看節目絕秘蝦碌片段,忍不住大講旅行趣聞,大爆對方的搞笑事,講到主持插不到嘴,台下記者笑到標眼淚。

能夠夾住三個豬團友,日日笑料大放送,或者才是森美今趟旅程最大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