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關菊英 – 我...

關菊英 – 我的人生 我的選擇

分享 Share
Advertisement

關菊英十四歲時,在歌唱老師介紹下開始登台唱歌,同年,因為參加唱歌比賽成為冠軍而加入樂壇,十六歲開始為TVB劇集主唱主題曲,1976年為《狂潮》主唱同名主題曲,一句「是他也是你和我」流傳至今,從來不唱廣東歌的方大同,在香港最當紅的日子也曾翻唱過。 不同於現在的樂壇唱片是蝕着做,當年的香港樂壇,歌手只要一首歌而走紅,隨之而來的,除了唱片分紅,就是無限的本地及海外登台邀約,真正「搵真銀」。當年樓價沒現在的瘋癲,懂得理財的,「磚頭」會一嚿嚿的買,然後,便可印印腳笑看風雲。 雖然90年代初期因為移民而離開香港超過十年沒有露面,直至2006年才再現熒光幕,卻因為2007年《溏心風暴》「細契」一角而再度受到注目,連帶劇集主題曲〈講不出聲〉也唱到街知巷聞,唱到菊姐初登紅館,唱到出現《勁歌總選》關心妍事件⋯⋯ 十年過去,菊姐於《溏心風暴3》中以「找錢華」現身,先不管觀眾反應如何,她說現在工作都是以自己喜歡、適合及開心為主。 「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累嘛,又可停下來。」她說。 可以選擇如何過自己人生,永遠是最好。

雙重紀念意義

2014年拍罷《名門暗戰》後,菊姐離開了TVB,明明已過了幾年逍遙自在的生活,為何仍甘心過幾個月捱更抵夜的日子,全因為她對《溏心》系列的情意結。「其實拍攝《名門暗戰》前,我一直在等待希望《溏心》的組合班底可以早些埋班,可惜等了等,都沒了聲氣,後來家豪哥(TVB製作部(戲劇合拍)總監暨《溏心風暴3》總監製劉家豪)甚至離開了TVB。當時我想,要重組《溏心》班底應該很難了!拍畢《名門暗戰》後,我跟公司的合約都完了,不於試試自由身的滋味。」以為希望從此落空,有誰想到,菊姐離開TVB不到兩年,隨着劉家豪回巢,希望立即重燃。「真的,想不到家豪哥兜了一圈後又回到TVB,更立即『吹雞』,當時我想如果真的是原班人馬,我一定會拍,因為之前兩套,真的有很多開心回憶。而且這次的意義很大,剛好是《溏心》系列十周年,又是TVB的50周年生日,是很值得紀念的日子。」

《溏心3》找錢華與弟弟梁贊於劇中搞搞震,她說這兩個人其實不是壞人,劇中也帶給觀眾不少笑點。

喜獲經典角色

菊姐對《溏心》系列的情意結如此深厚,全因為兩輯均為她締造了兩個經典角色:細契及Sa姨,而且拍攝時跟一眾演員相處愉快,留下很多開心回憶。「第一套《溏心》的劇情是最激的,因為講爭產,還有大細契,當初拍的時候我仍在摸索角色,因為真的很久沒拍,戲份很重,而且角色沉重,到後來我整個人都投入戲中,真的變成了細契這個人。」她說細契其實並不是一個奸角,只是較為低層次,沒有讀很多書。「當護士的她跟了一個男人,仔都生了,本來可以結婚,奈何香港突然實施一夫一妻制,夢破碎了,心有不忿,所以要爭回一些東西,這角色其實幾可悲、幾可憐,也刻畫出不少人性。我從未演過這類型角色,對我來說也一種嘗試。」去到《溏心2》,她由細契搖身一變成Sa姨,擁有另一種性格。「Sa姨除了罵人甚至會打人,記得自己曾拿着掃把打夏雨,也打過『攞』女楊怡,這一套也讓我過足戲癮。」

不怕觀眾誤會

《溏心風暴3》播出至今,大家對劇中所有角色人物都有不同的討論,因為各個角色都有不同的個性,總有一個像你身邊某某。菊姐對這次飾演的「找錢華」,有這樣的解讀。「『找錢華』都有細契和Sa姨的影子,總之一有不妥,便bilibala爆出來、搞搞震,是家中最多說話和最嘈的人,不過她本質不差。」「找錢華」這個名字的由來,源於她從內地來港,讀書不多,她入了這間茶餐廳做收銀,久而久之對金錢很緊張,所以有這個花名。「後來她下嫁正爸(夏雨飾)的弟弟成為一家人,茶餐廳雖然愈做愈好,但戲中丈夫卻捱壞了身體而離世,所以正爸懷着虧欠的心來照顧我這個弟婦,因為我無兒無女,於是從內地申請弟弟梁贊(阮兆祥飾)來港,當他兒子一樣,因而想在家中左拿右拿一些東西給這個弟弟,更推薦他到茶餐廳工作,可惜他力有不逮,搞出很多事情。」劇中的「找錢華」,正如菊姐所說,說話很多很吵,現實中的她卻則好相反。「我喜歡靜靜地聽別人說話,是聆聽者角色,因為從中可以學到很多。」菊姐不只說話斯文,而且雍容華貴,跟在三輯《溏心》中飾演不算太討好的角色,完全是兩回事,如果只從劇集去認識她,她不怕被觀眾誤會嗎?「不怕!熟悉我的朋友當然知道我不是這種人,就算不熟悉我的後生仔看完劇後覺得我是這種人也沒所謂啦!或者他們會覺得我好得意、好cute呢!現在的觀眾很聰明,不會把劇中人的角色與現實混淆。拍完《溏心》系列,我反而多了很多年輕fans,或者他們就是喜歡我這樣搞搞震!」

這行沒有絕對

十年前,菊姐為《溏心風暴》主唱的主題曲〈講不出聲〉大受歡迎,甚至得到周杰倫的垂青,於當年的香港演唱會上演繹。這首歌除了為菊姐帶來音樂事業上另一個高峰,更為她帶來首次登上紅館舞台舉行演唱會的機會,以及很多海外登台「搵真銀」的機會,這次她再為劇集主唱主題曲〈我本無罪〉,會否重複〈講不出聲〉之路,她說不會抱很大期望。「當年〈講不出聲〉大hit,自己也沒想過,所以一首歌是否受歡迎,真的靠天時地利。其實每次拍劇、唱歌,我都不會想會否走紅,會否給我更多登台機會這些事。首先,每次接一套劇集,我先看角色自己是否喜歡,是否有發揮機會、是否有戲做、是否適合我演,還有合作的演員我是否喜歡,過程開心很重要。當然,拍得這樣辛苦,如果觀眾看完喜歡、給like,辛苦都值得,至於其他方面,真的不由得我們去想,也不是我們控制範圍之內。有時你覺得觀眾一定會喜歡一定會叫好,結果卻反應平平;有時拍完你覺得都沒有甚麼啦,或者播出後又會爆出來,這很講求觀眾,都是由他們最後定奪吧!」在這行多年,她早已看透很多世事。「這一行沒有東西是絕對的,有些事你太有期望便會失望,盡了本份,入廠前熟讀劇本、盡量演好角色、配合宣傳,出來時觀眾自然會感受到你是用心去演。」

入行四十五年,菊姐唱過不少經典劇集主題曲,可稱得上是7、80年代的劇集主題曲天后之一。

十四歲已出道,一臉稚氣是最佳形容。

簡單成長環境

菊姐於1972年參加歌唱比賽而入行,在這行已有四十五個年頭,不過正如她所言,雖然年份長,但真正工作的時間卻不長。「中間有段時間移民到加拿大,有超過十年沒有工作。回來香港後這十多年,也不是一劇接一劇不停的做,所以我的心態常當自己是新人,不會把自己當作在這行做了很久的人,每天都在學習新鮮事,也不錯!如果經常把自己當作老前輩,便接近不到年輕人,學不到他們的東西。我經常看TVB及內地劇集,會留意到一些新人演戲的方式跟我們很不一樣,很真實和自然,覺得好的,我都會吸收,做到老學到老嘛!」她說自己雖然很年輕入行,但很幸運可以生於那個年代。「因為那時很簡單,沒有甚麼經理人、助手,只有媽咪跟着我,因為我太細個,甚麼事都交由她處理,我只負責上台唱歌;相反,現在的藝人太多人保護,有時會想多了。所以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入行至今算沒有捱過,或經歷過不如意的事。雖然多年來沒有得到很大名利,但說我沒有名利嗎?我又有,至少到現在仍然很多人記得我,叫我關菊英、大公仔,年輕的叫我菊姐,一路下來,人生都很簡單、很開心。」

珍惜相處日子

雖然早已上岸,菊姐說,做得這行的人,始終有少少癮存在,如果在適合的timing有人找她,劇本自己也喜歡,一定會嘗試去做。「現在我不會拍很多,拍完又會休息一段時間,有時又會去登台唱歌。間中拍劇觀眾會keep住記得我,自己又不用工作得太辛苦,始終不年輕了,要好好小心照顧自己身體。」每次工作完,她會去旅行,因為她很想趁自己還走得行得,放眼世界,跟家人、朋友多些見面,甚至一起旅行。「到我這個年紀,回望過去已匆匆過了幾十年,可能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會特別珍惜跟朋友、家人相聚的時間。我每年都會去一次郵輪旅行,飛到歐洲的地方出發,喜歡坐郵輪因為不用辛苦,不用每天執拾行李、去機場坐飛機去不同地方,郵輪停在不同的點,上岸玩完又去第二個port,有些地方再年老一些去不了,因為走不動,所以要趁現在玩。」她口中的家人,包括跟她交往五年多的同性密友Willy。「很開心有她這個伴,大家有共同話題,有好的不好的都可以分享,像家人一樣。」菊姐的父母幾年前相繼離開,本來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甚麼缺憾的她,才明白原來幸福是可以突然間被拿走。「媽媽先離開,之後到爸爸。以前有他們在,甚麼事都有他們幫我頂住,不開心便回家跟他們傾訴,他們離開時我很傷心,但明白是人生的過程。」幸好,現在她身邊有一位伴侶,還有兄弟姊妹繼續互相扶持。

〈講不出聲〉為菊姐帶來很多搵真銀機會,不只為她在《2008年度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奪得「傑出表現獎」金獎,更為網民帶來至今仍津津樂道的「關菊英關心妍」事件。

水造的女人

如不是翻查菊姐的資料,實在想不到她今年即將踏入「登六」之齡。 因為不論身形、外貌,都不太看到出歲月的痕跡,除了有一下,看到她查看手機訊息時,要把手機拉遠來看。 她的保養心得很簡單,就是保持心境開朗、做運動及多喝清水。 「八杯水是基本,而且不計咖啡、奶茶、果汁那些,很多人說喝不到這麼多水,但我可以,一早起床會喝兩杯500ml用來送維多命丸,然後午餐再喝,中午時已喝了差不多1500ml,這個很重要。還有運動,會做一些拉筋運動如pilates,以前還會打網球,但近年少了。我很喜歡吃煎炸、香口的食物,也知道不好,現在盡量少吃,但仍會吃。」 很多人都說,女人是水造,因為眼淚多嘛,看來,這一句從今天起再多了一種詮釋,想做個年輕貌美的女人,都是要用水為自己打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