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伍允龍 – 香...

伍允龍 – 香港仔

分享 Share

在美國長大的伍允龍(Philip)比起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或者更愛香港舊電影文化。 爸爸開武館,加上受香港電影、電視文化影響,隻身來港發展,成為武打明星。即使前年成功踩入荷里活,拍攝首套荷里活電影,他坦言自己的根還是在香港。入行16年,仍未減退對功夫電影或劇集的熱情,希望創作更多曾令他受啟發的香港製造。 對自己所愛的事業付上百二分熱誠及努力,才能打併出成績。 訪問中,興奮地說自己終於買到李小龍在《死亡遊戲》中所着的波鞋的Philip,繼續以一貫拼勁,踢出香港style的武術風格。

啟發激情

愛拍戲,Philip說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拍攝現場,每天也能學到新事物。這次拍《冒險王衛斯理》也有新嘗試,與女拍檔有連場激情戲。「這套劇有三季,第一季負責打,第二、三季則有很重感情線。第二季中,我與女演員余冬冬有場好激情的戲,她知道我少演這類戲,排戲時竟先錫了我一啖,因為平時排戲只是借位試一試位,所以我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她便跟我說預先接觸一下,等我正式拍攝時,不用那麼尷尬。」Philip笑說與余冬冬的戲份總有親密鏡頭,就算拍打戲也會加插親嘴戲份。「拍到最後,已經kiss都沒甚感覺,好像兩個朋友見面kiss一下,很平常,由最初不習慣,拍到慣。」密集式拍激情戲,令Philip發現激情戲原來與拍慣拍熟的打戲有異曲同功之妙。「拍打戲是借位,不是真正打傷對手,但拍出來的感覺需要以演技、鏡頭配合,讓觀眾睇到好有力,hurt到對手。激情戲也是一樣,利用鏡頭,讓觀眾覺得我們好愛對方。」從拍攝過程中學習,Philip提起第三季《無名髮》的對手楊蓉。「她是內地有名演員,演技好好,她對我很包容,知道我的普通話很普通,所以拍攝前,花了很多時間與我溝通,培養感情。我好記得她曾經跟我說:『拍感情戲,甚麼也不用想,最重要是你愛我。』在拍感情戲的範疇內,從這個老師身上學了很多東西,拍到最尾甚至不想走,好想繼續上堂。」

《冒險王衛斯理》有多場激情戲,拍慣打戲的Philip說激情戲就像另類打鬥戲。

Philip剛拍完新劇《兄弟》,他透露即將為TVB拍攝另一套新劇。

冒險人生

人生每個經歷也是一場冒險,Philip說自己是個愛冒險的人,在美國芝加哥長大的他於16年前,憑着對功夫的一片熱誠,隻身由美國飛到香港發展。「我修讀education的碩士學位,在美國教了一年書,不過我一直有幻想自己回香港拍功夫片,因為我爸爸開武館,自己又鍾意打功夫同睇戲,所以那時鼓起勇氣放膽一試,辭職,拿着兩個suitcase,一個人飛來香港。」那時Philip連經理人公司同製作公司也不知道是甚麼,手上只有一個電話,便來香港大冒險。大多數人也愛停留在自己安全區,Philip卻很享受這種冒險。「拍每套電影或者電視劇也是一種adventure,拍戲讓我可以去到很多平時不會去的地方,面對很多不同新環境和事物,我非常享受這種冒險,覺得加入這一行,很適合我。」作為一位武打演員,Philip強調一件事,冒險並不等於危險,所以拍打戲,他才是最顧及安全的人。「年紀愈大,愈是注重安全。我是武師、動作導演出身,拍動作戲前,需要計算安全問題,觀察環境,做足準備。拍戲是一個魔術,讓觀眾看到最危險刺激的畫面,背後則是用最安全、最燦爛的方法去做。所以,我每次拍打鬥戲前,一定會跟武術指導好好溝通。」以外界人的目光看武打演員,總覺得這是一份既危險又辛苦的工作,Philip卻認為任何工作也要付出努力,如能做到自己喜愛的工作,更是樂在其中。「你可以問問與我合作過的TVB監製,只要拍親打戲,我便特別醒神。我鍾意拍打戲,自然不覺辛苦。」

半個TVB人

現在的Philip儼如半個TVB人,來到電視城做訪問,外面人或會覺得電視城像個迷宮,每處也是差不多模樣,他卻像在這裏打滾十多年,對電視城瞭若指掌。與不同部門的幕後人員相遇,也會熟稔地打招呼,寒暄傾談。與TVB建立如此親厚關係,源自Philip為TVB拍了《城寨英雄》及《兄弟》。這兩套劇拓闊Philip在香港演藝事業,更為他賺來不少友情,意想不到機遇,令他份外珍惜在這裏所遇到的人和事。「拍《城寨英雄》時,秋姐元秋曾跟我說拍完這套劇,你可以入屋了,我那時還不明甚麼叫入屋,直到這套劇出街,我才真正明白當中的意思。」最令Philip感到高興的是一套劇集出街,令觀眾改變了對他的看法。「那時出街,第一次聽到有人叫我的角色名『貓仔』,那時覺得終於有人認得我,而不是那位的緋聞男友,也不是叫我功夫佬,而是真正有番自己身分,讓更多觀眾認識真正的我。不論是對我的事業,還是自信心,也增強很多。」Philip主力在電影圈中工作,近年投入電視世界,讓他認識很多新朋友。「我很樂意拍TVB劇集,入到來不止賺到事業,更賺到很多友情,認識很多朋友。之前拍《兄弟》,我與王浩信和楊明真的變成兄弟一樣,記得有場感情戲,講我們三兄弟喊,大家不用排戲,一埋位便忍不住喊。大家都有真感情放在劇裏面,我拍了很多年戲,能夠拍到這場戲,令我滿足。不論多大budget的電影或劇集,最重要還是人與人之交流。演員之間有沒有化學作用不是用幾多錢,或者幾多CG可以買得到。」

《城寨英雄》為2016年收視冠軍,更令觀眾認識真正的伍允龍,不再局限於談論他的緋聞。

隨遇而安

有說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今年正是Philip踏入四十歲關口的一年。Philip小時候愛在不同階段,訂立不同目標,現階段的他對世事則有另一套看法,認為人生很多事也是不能預算。「我也想不到三十歲尾會接拍《城寨英雄》,人生經歷告訴我,與其給自己一個limit,倒不如見步行步,遇到適合的計劃便做。」入行至今,Philip只有一個簡單目標,就是拍多點能夠鼓勵別人的好作品。「香港電影、電視劇對美國長大的我有很大鼓舞,以前讀小學中學,全校只有我一個中國人,香港電影所帶來的文化,令我找到自我認同。同學知道成龍大哥好勁,知道我是香港人,識功夫,給我很大的安全感及自豪感覺。好的電影,好的題材可以影響到好多人,我慶幸可以參與其中,拍攝到不同作品。」Philip前年拍攝了一套荷里活電影《龍之誕生》,亦引證了他的說話,人生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有不少人問,我在美國長大,識英文,又識功夫,有否想過到荷里活發展?其實我沒想太多,正如我也沒想過會拍到一套荷里活電影,更沒想到演李小龍,所以現階段的我不會為自己訂立甚麼目標,最重要是準備好自己,機會來的時候,便可以好好把握。」美國長大的Philip坦言事業重心仍以香港為主,無論是電影、電視劇還是網劇,只望參與更多不同類型的好戲。

參與荷里活電影《龍之誕生》,Philip想不到有機會演自己偶像李小龍,慶幸戲中演24歲的李小龍仍似模似樣,令外國觀眾信服。

為退下準備

最鋒利的刀也有生銹的一日,即使Philip現在仍處於好打得的階段,仍醉心拍攝動作電影、劇集,不過他也想過自己有退下來的一天,所以他開始為將來作打算,多接觸幕後工作,希望退下來的一天來臨,也可從幕前過度至幕後。「以往受過不少傷,裏面(身體)有很多大家見不到的地方已經又破又爛,若果將來去到某個階段,自己筋骨不再鬆,動作不再靈活,我便會慢慢退到幕後,做一個背後講故事、設計畫面的人。」Philip入行之初,不是以演員作起步點,而是擔任武師及動作導演出身,對這方面工作駕輕就熟,現在多得老闆教導,向其他範疇學習。「老闆王晶教我很多東西,無論幕前或幕後,他好願意將自己的經歷傳授給我們下一代。我好鍾意做幕後,去年與我的好兄弟安志杰、吳建豪拍攝一套新戲,我第一次擔任監製的工作。」首次擔任監製,令Philip有更大滿足感。「又做演員,又做製作是很辛苦,不過看到自己一手一腳打造出一套電影,參與度很高,所有努力同心血也放在裏面,當中帶給我的滿足感是錢不能買到。」

渴求緣份

若有留意Philip的社交平台,應該知道他上載的相片,以工作照最多,約瑟爹利愛犬Emme的相片其次。每日回到家,也是麻甩佬與小狗,即使Philip對小狗寵愛有加,也希望自己的感情早有着落,盡快組織家庭。「我身邊所有朋友都結了婚,我也希望能夠組織自己家庭。」年輕時,一個電話便能找到朋友聚會,長大了,老朋友各有各的生活,相聚時間少之有少,現階段的Philip正面對這個苦惱。「剛剛在北京與謝霆鋒聚會,早前又探完剛剛有第二個小朋友的安志杰,以前年輕時不會覺得lonely,可以成日跟朋友見面。現在則各散東西,有的移居去北京,有的結了婚,生了小朋友。他們現在組織了家庭,我是戥他們高與,只是有點sad,少了機會接觸這班朋友。」受到這班朋友的影響,Philip坦言渴望找到另一半,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不過,Philip的演藝生活中,曾與合作過的女藝人,如鍾嘉欣、劉佩玥等傳出過緋聞,這些緋聞甚至比Philip所拍的戲更受觀眾關注,Philip慶幸近幾年,觀眾終於將注意力放在他的作品上。對於感情事,身為虔誠教徒的他渴望而不強求。「不可以心急,有些事愈是心急,愈容易選擇錯誤。我不想傷害別人,也不想別人傷害自己,所以都是慢慢揀。現階段的想法是等神安排,看看何時遇到一個上天派給我的partner,伴着我走下半生。」

Philip在電影《惡戰》首次擔任男主角,可惜這套作品未能為他帶來很大迴嚮。

美國長大,父親在當地開武館,加上香港電影、電視劇影響,造就現在以武打作事業的Philip。

爆了

Philip影相,有個招牌凌空side kick的動作,這次也不例外,叫他show show身手。 拍攝前,他先換上波鞋,做做拉筋動作,然後很自然地說:「今日穿的褲比較緊身,可能會踢到爆呔,不過我習慣了,成日整爛褲。」 鬼仔性格的他不介意將自己瘀事公開,搞笑地說:「我走光的經歷肯定多過女仔,所以我好叻打底,包保不會走光。」 說時遲,那時快,拍了幾張凌空跳踢的相後,便聽到「咔」一下,西褲爆開了。 Philip落地看看「災情」,笑說:「放心,今日套衫有sponsor,他們知道有可能發生這種情況。」 處變不驚,視爆呔如無物。 Philip不止功夫了得,還是個比女仔更有走光經驗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