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田蕊妮 – 新...

田蕊妮 – 新人

分享 Share

這位樂壇新人不用多作介紹,她是貴為視后的田蕊妮。 很多人只知阿田是演員,卻不知道她是參加歌唱比賽,抱着一個歌星夢出道。 輾轉在這個娛樂圈打滾多年,直言不會像年輕時追尋歌星夢的阿田,終於在今年,推出首隻屬於自己派台作品,亦會在今年年底推出個人專輯,實現初出道的夢想。 以往經常與阿田做劇集封面訪問,今次首次與當歌星的阿田做專訪,她也說這次出碟為她帶來很多人生第一次,以這種身分做訪問,將個人生活體驗、感受放在歌曲,還有第一次擔任MV導演,令入行多年的她注滿新力量。 放棄的夢想也有重拾的一天,刻板的生活也會遇上新挑戰。人生滿驚喜,裝備好自己,隨遇而安,就以「新人」心態迎接吧!

意外的機遇

不少樂壇新人也會說苦等多年,才等到出碟的機會,然而,阿田的歌星夢應比別人所行的路更要漫長。她在93年,參與友台歌唱比賽入行,一心想當歌星的她一直苦無機會出碟,轉型當演員,在她心目中,亦早已放棄初出道的歌星夢。「我入行是想當歌星,但中途發生很多事情,冇機會做到。我放棄繼續等待做歌星,萬萬想不到因為一條浴室內化妝唱歌的短片上載到網絡,令我被唱片公司看中,推出國語翻唱碟。」在14年推出的國語翻唱專輯《You Are My Man》為阿田意料以外的收穫,因為阿田丈夫杜汶澤將太太在浴室內,邊化妝,邊唱國語歌〈沒那麼簡單〉的短段放上網,令網民驚覺視后擁有一副好歌喉,唱片公司高層黃柏高更邀請阿田推出專輯。這張碟終於讓阿田當上歌手,她坦言已當這張碟是為自己圓夢。「坦白說,在這個時勢唱歌也是為了興趣,而且我個人好實際,入行那麼久,很多事情也很明白,不會像年輕時發歌星夢。所以,當時有機會出碟,已當完成夢想,出了這張碟過後,也不會繼續堅持這個夢想。」 明白娛樂圈的遊戲規則,由歌星轉為演員,阿田坦言:「演戲方面帶畀我很多滿足感,又能夠得到觀眾認同,我真的覺得自己一輩子也會當演員了。」然而,因為這一張翻唱碟,卻引起阿田現在的唱片公司老闆的興趣。「我在這一行認識很多朋友,他是我其中一位老朋友,推出上一隻碟時,他以一位聽眾身分,畀了很多寶貴的意見給我,當時他亦已經問我有沒有興趣,繼續當歌手?」

事業新衝擊

對於唱片公司招攬,阿田當時沒想太多。「前幾年忙於拍劇,一口氣拍了五、六套,甚至疊住兩套劇一齊拍,根本無空閒去想其他事。直到一輪衝鋒,拍完《誇世代》過後,我才有空去思考,那時問自己,是不是應該畀自己放個假,試試其他工作呢?我怕再演下去,自己演得悶,觀眾也看得出,睇到我悶,我不想看到情況出現。」當演員也好,當歌星也好,阿田入行以來,也不會抱住一種得過且過的心態來看待工作。「某程度上,這一行是藝術創作,我不想有種心態是應付一套戲。以這種心態去拍劇,我覺得對自己或觀眾很不負責任,所以經過考慮,決定放手,嘗試做其他類型的工作。」 阿田說自己很有運,每次事業或生活上想求變,機會便會出現。「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好好彩,每次想變,便會遇到機會。年輕時遇上很多機會,但當時的我未有察覺,讓機會慢慢流失。現在長大了,跌過、痛過、開心過、失敗過,亦成功過,反而學識珍惜每一個機會。懂得捉緊每個機會的同時,也要享受其中,不要將得失看得太重。」機會難逢,亦想享受箇中過程,為了這兩個原因,阿田決定暫停拍劇一年,專心做好全新大碟。「做停工這個決定,我沒半點猶豫,十分確定地做。我很清楚自己能力,亦知道自己不是貪心的人,如果我邊拍劇,邊錄唱片,我覺得兩邊的工作也做不好,所以我只能揀其中一邊工作去做。正如我剛剛所說,我拍了很耐戲,再拍只是應付一份工作,難得我有第二次機會出唱片,又與唱片公司老闆一拍即合,那便選擇唱歌!」

幕前到幕後

當演員,只能投入劇本當中,透過角色讓觀眾認識自己,歌星則不同,以自身感受、看法作出發點,透過歌曲讓聽眾認識自己,所以阿田今次推出全新個人唱片,也希望將自己想法放在歌曲當中。「我好想透過唱歌,同大眾分享人生睇法,生活上的感受同領悟,歌曲裏面放了很多自己的idea,為人生第一次嘗試。」阿田的人生第一次還有很多,包括為首隻派台歌〈兩口子〉擔任MV導演,第一次由幕前走到幕後。「林若靈份詞寫得十分好,當我錄歌時,腦海裏不斷有好多畫面出現,好似做戲一樣。我不是想搞噱頭,找其他人去拍,然後做掛名導演,我真心想拍腦海中的畫面,難得公司又肯讓我做。」 首次擔任導演,阿田起初極不習慣,自爆當日拍攝搞笑事。「MV男主角來到現場,問應該怎樣稱呼我,當時還未意識到自己是導演,以為他驚了我,畀我氣場嚇親,於是我便好客氣跟他說:『無所謂,叫我阿田啦。』後來他又問:『阿田,你想我個頭怎樣吹?』我個腦hang了機,不識答,心諗他為何問這條奇怪問題,後來回心一想,才醒起自己是導演,有負責話畀演員聽吹甚麼頭,着甚麼衫,怎樣演角色,那時才開始跟他講解。」阿田說拍攝前一晚緊張到睡不着,當日由朝早七點拍到晚,但期間一點睡意也沒有。「可能我當日太專注,只是掛住拍攝,睇住Jeffery(MV男主角)做戲。第一次做導演好緊張,當MV出街,我不是問身邊朋友首歌好不好聽,我唱成怎樣,而是問首MV拍得好不好,哈哈!原來當導演的感受是如此,我現在終於體會了。」

早己放棄歌星夢的阿田在四年前,推出到一張翻唱專輯,她認為這張碟是圓夢,想不到今年又有另一個機會,延續夢想。

經常見到自己在幕後的演出,阿田也十分好奇自己當導演是甚麼模樣,笑言要問當日探班的《東張西望》同事拿回花絮片段。

相處的藝術

世界並無perfect match,兩個毫無血緣關係︑成長背景不同︑性格各異的人怎麼走到最後?新歌〈兩口子〉的歌詞正是阿田與丈夫杜汶澤相處多年的生活寫照,從中分享與伴侶維繫長久關係的小心得。「這是一個好重要的人生學習課題,剛開展一段戀情,不是相處,而是熱情、激情,無論對方有甚麼缺點,也會盲目地鍾意。走到另一個階段,熱情便會減退,那時可能對對方的小事也看不順眼,甚至故意挑剔、折磨對方。我覺得到了這個階段,便會明白要一段關係長久,並不是找到一個與你最perfect的對象,而是要懂得與另一半如何相處。」 經常聽老人家說做夫妻要包容、接受對方一切,阿田卻認為這種方式未必是最佳的維繫關係方法。「這一次我包容你,會不會下次對方做了件不順眼的事,又會回想起上次已經忍了對方,將問題、負面情緒累積下去?如果有一日包容不來,爆發出來便會更大件事,所以兩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包容同接受,而是兩個人慢慢放低自己,多些企在對方角度,為對方設想。」阿田坦言曾經因為工作忙,向跟她分享趣事的丈夫黑面。「換個角度去想,如果我有事想跟他分享,他黑我面,我也會好hurt。當時我黑他面是不自覺,心裏只是想着自己工作上的煩惱,若當時多些考慮到對方,便不會這樣做。」兩口子相處,最重要是放低自私,放低自我,阿田認為有了這種想法,對待人處事也有幫助。「多些企在伴侶角度去看事物,慢慢習慣這種模式,到你與其他人相處時,也會懂得從其他人角度看事情。我覺得這對待人處事有很大影響,若然做得到,做得好,亦是伴侶相處,婚姻制度最美好的地方。」

四十而不惑

阿田現正忙於為新碟錄歌,亦為另一項工作籌備中。她將主持全新綜藝節目《女人四十》(暫名),節目將透過一班踏入四十或經歷了四十歲的女性,分享自身體驗。一般人認為女人三十是一個年齡關口,女人四十更是不能說出口的忌諱,剛剛踏入四十歲的阿田坦言身邊朋友曾對她主持這個節目,感到疑惑。「很多人叫我不要做,不要話畀別人聽自己四十,好老呀,不過在我的角度,四十只是一個number,並不需要避忌。現代社會雖然相對平等,但我覺得女人心裏面仍有不平等的地方,到了一定年齡,便會睇少自己。」 阿田所講的不平等,是指大眾對男人與女人四十歲有大不同的看法。「大家會覺得男人四十歲是黃金年齡,人生剛剛開始。一個男人四十離婚是筍盤重開,未結婚也是鑽石筍盤,若果一個女人四十離婚則很可憐,未嫁更是疊埋心水,甚麼不用想。這種社會對女人年齡上timeline,就是女人最痛苦、最恐懼的地方。」阿田認為女人是一種好可愛動物,但受到年齡有保鮮期的想法規限,令她們到了某個年齡特別敏感,容易找狂。「為甚麼一定趕及在這些『死線』前,心急結婚生仔?在生理角度來說,無錯,的確要在四十歲前生小朋友,但這一條其實不是死線,只要放開這種觀念,便可以活得更自在,更自信。」阿田坦言今年才剛剛踏入女人四十,也不太了解箇中感受,希望透過節目當中的體驗,得到更多啟發。「我也在人生學習過程中,我做節目不是想宣揚大女人主義,只想cheer up所有女人,及令自己得到領悟。」

阿澤(右二)一向支持太太工作,今次阿田首度執導MV,他也參與當中,成為MV「彩蛋」。

暫停拍劇並不代表停工,阿田在今年年頭拍攝《1+1深情》,即將亦會主持另一個綜藝節目《女人四十》,為踏入四十歲的女人打氣。

阿田的新碟在年底才推出,現在派首隻派台歌,已約她做專訪,箇中原因,不用言明也該明白吧! 這次與她做訪問,她也調轉身分,問問我們的近況。寒暄、工作過後,剛好遇到幾位周刊攝影師也在影樓,難得多人,提議影張大合照。 其實記者工作少同藝人影相集郵,反正我們也在電視城工作,經常與一班藝員見面,不過此一時不同彼一時,正如阿田所說,機會未必時時有。 既然如此,便跟着大夥兒與阿田合照,以相為證,當作回憶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