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馮盈盈 – 後...

馮盈盈 – 後生女傾吓偈

分享 Share

訪問中,馮盈盈多次提到自己是後生女。 後生女不想限制自己;後生女不怕長時間開工;後生女⋯⋯ 的確,屬90後,今年6月才滿24歲的馮盈盈,是名副其實的後生女。 這名後生女,最近在《果欄中的江湖大嫂》中飾演江湖味甚重的「小狼女」, 意外地獲得不少好評,雖然跟她提起時, 她說:「其實也有負評的!例如雙眼瞪得太大, 比較嚇人;還有就是新人都有的毛病,就是肢體動作生硬, 因為太緊張,沒有好好放鬆的感覺,更重要的一點,也是我一直致力去改善, 就是懶音!哈哈哈哈!主要都是這些吧!」 她很會正視自己的問題,也願意接受來自各方的不同意見, 更明言,絕對不會被讚美的說話沖昏頭腦。 「因為自己也見證過無數演員這一套的表現被讚到上天, 然後下一套被踩到落地的情況,世事總有這些。」 這位後生女,不只聰明,而且會用腦, 有機會跟她傾偈,一定會感受到!

質疑自己開始

相對很多香港小姐首次拍劇所得到的迴響,《果欄中的江湖大嫂》播映以來,在坊間看到有關馮盈盈這次處女演出的評語大都不錯。首次拍劇便得到一個吃重的角色,盈盈坦言,拍攝初期,每天都是帶着充滿挫折,對自己有很多質疑的心情回家,甚有阿Q的她道:「這樣也不錯,可說是從錯誤中學習,起初不習慣,只想到自己每天都不能把事情做好、進步不夠,總是有些位做得不夠好,一直質疑自己到底做得對不對?這樣是否已入戲?始終未見過自己的戲出街,播映時會變成怎樣?大家喜不喜歡?很多疑問。雖然身邊有很多人幫我,但那段時間都要學習如何面對這些壓力,令人變得down down地。」直至中後期,因為過程中不斷有人提點她,於是她開始針對自己所做的作出改善。「我記得拍攝那場講我很有氣勢行出來的戲,導演一直要求我行好些,結果拍了十多次他才收貨;到後來自己開始懂得為角色想更多設計更多,拍攝時向導演提出自己的意見,他也收貨,感覺真的很鼓舞。」

「小狼女」的貼地和爆爆地的言論深受觀眾喜愛,為盈盈演戲之路開了一個靚頭。

感謝用心協助

從甚麼也不懂到開始感覺有進步,盈盈首要多謝其中一名資深導演細ming。「多得他在很多位都很嚴厲、很仔細執正來做,像我之前提過一個講我行出來的shot,因為那是我在劇集中首次出場,第一次登場氣勢很重要。拍攝那天,我行了四、五次,都行不出他心目中的效果,在這情況下,導演有足夠理由叫收工,就這樣收貨,但他堅持要有他心目中的效果,結果我行了十多次,雖然很有壓力,聽起來也好像好慘,但現在回想過來,其實很好彩,如果行了兩、三次都未及水準就收工,出來對自己不好,也對觀眾不公平,很開心大家都有要求,我非常welcome,我會努力配合。」劇中跟盈盈有最多對手戲的,是飾演社工的楊明,楊明曾大讚這名對手很聰明,於短短三個月內便學會他用了二十年才學會的東西,盈盈笑言,這是沒可能的事,把功勞歸於大家。「其實有很多位都是靠大家遷就,還有很多技術要更多經驗才會摸熟,例如借位演戲,原來為了遷就鏡頭,演戲時需要望側少少,讓自己個樣見多些,其實是望着空氣演戲,開始時我真的manage不到,於是要燈光、機器、人來就我,同一情況落在楊明身上,他演得很自然,原來真的有分別。」

出位江湖對白

多得《#後生仔傾吓偈》這個節目,讓大家見識到貴為香港小姐冠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馮盈盈,說話率真、貼地、大膽的另一面。很多人稱讚盈盈在劇中演得很貼地、很草根,把較為市井的「小狼女」無違和感呈現出來,盈盈說,起初覺得「小狼女」好cool、好惡、有江湖味,跟自己不大相同,鑽探下去,才發現她跟馮盈盈本身有很多共鳴位。「例如說話比較貼地,有時還有些好直、好大膽、好爆的言論,問別人要不要開房?想叫醒你老公不如撩起他性慾。當我接到這集劇本時,《#後生仔傾吓偈》剛播出不久,大家當時對馮盈盈的印象是言論頗為大膽!當我看到那句『想叫醒你老公不如撩起佢性慾』的對白時,我心想,編劇是否看了有關我形象的新聞,所以寫這些對白給我,跟大家提起,他們叫我行埋一邊,劇本早已寫好,只是跟我的言論剛好配合。」除了說話大膽,「小狼女」狼起時或發怒時瞪大雙眼的神情,也跟現實中的她不謀而合。「『小狼女』發怒時會怒睥對方,我男朋友有次看到後很大反應說:『你這一下怒睥,跟你平日發脾氣個樣一模一樣的!』還有一個位也重要,後段因為一件事的發生,讓『小狼女』深受打擊崩潰,剛好我真的經歷過一些摯親離我而去的經歷,兩件事可以代入,想不到這個位也有共鳴,讓我可以表達到這方面的感情。」

享受腦筋轉彎

時代不同,乖仔、乖女形象不再萬試萬靈,現在大家都喜歡率性、真實、有個性的藝人,盈盈在《#後生仔傾吓偈》中表現出來的,正好得到後生仔女歡心,也讓節目愈做愈有迴響。不過,始終貴為香港小姐冠軍,雖然已卸任,但一日是港姐冠軍;一世都是港姐冠軍,問她有否被公司勸告過要收歛言論,她說:「節目組當然無任歡迎,因為這是節目的賣點和特色,不過真的有同事提點過我,雖然這些出位和特別的言論,可以幫助我build up一個獨特的image出來,但擔心大家日後對我的印象只剩這些,以後我說話都不會take it serious,我聽到後都有反省。」那時節目剛開始播出,大家也想有多些得意生鬼的言論或一些noise,現在目標達成,他們開始在保持節目風格的同時,也為節目加插些有參考價值、有深度的內容,於上星期,節目便開始討論MK文化。「我們不想只剩下很片面、膚淺、嘩眾取寵的話題,所以之後節目一方面既保持有輕鬆的內容;另一方面也探討少少時事或社會現象的東西。」現在節目從原本一星期播映兩集,增至一星期播映四集,盈盈拍劇之餘還要兼顧做節目,但她很喜歡。「因為很輕鬆,大家見面坐在一起傾偈,不停這樣傾偈個腦都要不停的轉,每次錄影都要傾六場偈,個腦不停轉、個口不停講,雖然有些辛苦,但很enjoy。」

2016年當選香港小姐冠軍,與同屆的劉穎鏇、陳雅思及張寶兒一同加入TVB,各有發展。兩年轉眼即逝,盈盈說期間有不同的工作,沒有怎樣停下來,每天都充實的過。

《#後生仔傾吓偈》為盈盈建立起敢言的出位形象,她自言非常喜歡這份主持工作,因為發揮很大。

謹記三大死穴

入行兩年,去年起正式開始參與主持及拍劇工作,盈盈沒想過有這麼多機會讓她接觸不同工作,每次得到機會,她只想做好自己。「所以對於觀眾的正面feedback,我只當作bonus,從來不會想做這個節目實出、做那個角色實爆,只要不被人鬧得甘便可。很多人問我喜歡拍劇還是做綜藝,第一次聽到大家這樣問我覺得很奇怪,為何要選?兩者不用分得這樣清,因為演戲和主持都有一些共通位,《學是學非》比較像演戲,經常扮鬼扮馬,扮完雞又要扮青蛙。其實兩邊都互相幫到,一邊train你反應、急才、轉數;另一邊則訓練你如何投入去豐富角色,加上自己仍是後生女,我都不想限制自己,新人應該有甚麼做甚麼,努力把握、做好自己。」所以即使這次《果欄》有些好評,但她絕對不會對現正拍攝的《白色強人》(暫名)有甚麼期望。「想都不要想,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別人給你意見便要接受,坦白說,這次大家的反應比較正面,我是有些驚喜,或者因為這是我第一套劇集,沒有比較,出來的效果只要不太參差,不要中三大死穴:聲音太高、太嘈、演得太浮誇便可以。」她提到這三點,記者不其然想到她眾多師姐,忍不住跟她說:「咦!真的有人提點過喎!」她說:「多謝很多前輩提點。其實之前在藝員進修班,監製都有跟我們直接說不要犯這些大忌,他們只需要我們演得自然,做在骨子裏。這次我幸運在沒有踩中死穴,大家也沒比較,還有見我第一次演戲,所以給我同情分,很多comment都說,雖然你演成怎樣怎樣,但見你是第一次,下次便沒有免死金牌了,觀眾很體貼我,為了回報他們,我要繼續努力了!」

學習進入角色

去年初嘗拍劇滋味,日夜顛倒難免,像這個訪問,因時間緊逼關係,原本在拍照後跟她相約在當晚十二時她收工後以電話聯絡做訪問,結果當晚記者十二時傳信息給她,她回覆說仍未拍到她的戲分,隔天記者早上九時多起床後開手機,收到她一個剛收工回到家的信息,時間為凌晨4時55分,她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又要起來11時準時出席當天的影視博覽展,至下午二時回到公司化妝,為三時半入廠做準備,這樣的生活,她說對她這個後生女考驗其實不大。「就算不用開工,可能我都會在家玩電話玩到很晚,對我挑戰最大的,反而是如何在片場中長時間進入角色的狀態。像我昨晚開外景,晚上八時到場直至三時離開,中間約七小時時間,我昨天才跟何廣沛討論過,一名有經驗的好演員,他們在廠多久,便進入角色多久,角色不說話的便不說話;角色很活躍的便保持活躍,專心進入角色世界,對我來說是有點難度,因為我像有過度活躍症,經常跟別人玩、講笑,那時我想,好,玩還玩,roll機前一小時不要再癲,但原來並不足夠,開工九小時,原來要九小時不說話。我正盡力去做,現在每次去到片場,都會把手機放好,不玩電話,就算聊天,也不要聊得太盡興,嘻嘻哈哈那樣,多些研究劇本,把角色研究得更深入。」


盈盈說,選港姐時的她,是有點camera shy,即使當選初期,仍然有少少怕望鏡頭。 「幸好有《學是學非》,那是一個很好的訓練,讓我慢慢變得放鬆,去到《#後生仔傾吓偈》,直頭放得滯了,哈哈哈!不過這些訓練讓我現在拍劇,不再怕面對鏡頭,原來前面所做的事,對現在很有幫助,像一個鋪排。」 其實盈盈的放,又豈止在節目中,套用攝影師的形容,這天趕到現場拍照的盈盈,狀態就是裙拉褲甩,這邊廂把行李箱當成座椅坐在上面換高跟鞋;那邊廂拍照過程中,身上的衣服因過鬆,引致慢慢滑下⋯⋯ 差點點,便可以為她拍下一輯上下開放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