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十年經典 新舊配搭 載譽來...

十年經典 新舊配搭 載譽來襲

分享 Share

2007年《溏心風暴》收視稱霸,金句大熱、幕幕經典,一眾演員橫掃各大獎項;緊接2008年《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再次掀起全城追劇熱潮,成為頒獎禮的大贏家,台前幕後成功將兩輯「溏心風暴」打造成金漆系列。 觀眾們久等九年,千呼萬喚的溏心家族在11月27日起逢星期一至五,登陸晚上9時30分的翡翠台黃金時段,於《溏心風暴3》再次興風作浪。 作為TVB 50周年壓軸台慶劇,六位三輯溏心的台柱:夏雨、李司棋這對最佳夫妻,化身成為奶茶王正爸黃永正及火姐正媽凌麗熒,主持大局;關菊英與阮兆祥這對搞事姊弟找錢華梁順華及贊先生梁贊,於黃家天天搞事;米雪作為高人一等的貴族Amelia余秀慧,看不起暴發戶的黃家,處處針對;黃宗澤從十年前的小男生,蛻變成為九少凌乘風,表面風流浪子的他,擔當扭轉黃家命運重要人物。 加上新加入的演員組合:奶茶王子Kyle黃圍家(王浩信),高攀不起紅茶公主Belle許貝兒(岑麗香);Venus黃以愛(陳敏之)倔雷搥的沉默個性,居然瘋狂戀上已婚育有一女的鄭立安(唐文龍);爽朗的方希文(黃翠如)作為凌乘風眾多女朋友以外獨特的女性朋友,建立友人以上卻不是戀人的微妙關係。 經典載譽,十年溏心,風暴再起!

李司橫退休之作

離開再回來,司棋姐坦言一直有退下來的打算,但卻心有不甘,未能以一套滿意的劇集為她的演藝事業畫上完美的句號,《溏心風暴3》令她終於遇上。 「兩輯《溏心》後我們一直有聚會,菊姐都成日想再拍,但大家都有掙扎,因為年紀不輕,但仍有依戀。沒想到大家hea時飲茶䟴䟴腳閒談會成真。我於電視圈工作快五十年了,主力拍電視劇,亦參演過經典、印象深刻的作品,所以一直很想接拍一套滿意的好劇集,作為引退的紀念作。坦白說,《水髮胭脂》的戲份不在我身上,難道我就是此劇後就退下來?我不甘心!《溏心風暴3》中,不論正媽或是火姐,我都有好發揮,所以我有感這可以作為我演藝生涯的終結作品。始終工作時間太長,不想再勞役自己了。當然大家都話我『咪咁傻』,家豪哥更說可以再為我寫更有實力的角色,我也很期待。」

高度表揚

劇中的正媽面對不同的矛盾與壓抑,個性硬朗的她講道理講義氣,面對別人的踐踏會攤出來講作反擊,同時為家人感到煩惱與無奈,然而戲外卻相當有愛。 「由於劇組不想我們這些長者辛苦,所以我們主要在錄影廠拍重頭戲,其他年輕演員要就外景接廠景。劇中敏之飾演我的女兒以愛,她好sweet好陽光,看到她為了滿足BB,拍劇時忙於泵奶,真的好心痛。而兒子浩信飾演的圍家,戲外的他很沉默,直至早前再見面,沒想到他那麼健談。Bosco飾演我的弟弟凌乘風,他由《溏心風暴》時已是好可愛的小男孩,靠在我身邊團團轉,看着他上位走紅,早前一同登台,原來男仔都會在機場shopping,同我一樣都很喜歡買東西。雖然Bosco同時拍《飛虎極戰》,但從不會遲到,亦熟讀對白了解場口,他紅而不驕,我是非常愛他,值得表揚的好拍檔。」

演過無數次好媽媽的司棋姐,她今次不再是70年代的苦情被任意搓圓撳扁,要配合時代轉變,當一個貼地的正媽,「當有人在枱底踐踏我,我會擺上枱拆掂佢,你同我玩陰招,我會攤出來講,火姐上身。」

夏雨瘋狂報恩

《溏心風暴3》成就十年經典系列,加上與企鵝影視聯合製作,《溏心》靈魂人物之一的夏雨指今次得到更豐裕的製作資源、幕後精心籌備,打造全新面貌。 「除了製作劇集講究、有充足準備,一班資深的《溏心》演員狀態甚fit,自然水到渠成,拍攝順利完成。今次我飾演的正爸來自草根階層,他是有恩必報的傳統人,故事亦正是『報恩』而搞出四十集的事情來。這個題材比較新鮮,男人的恩情,正爸的恩人許雅麟(李國麟飾)是藍血人貴族,草根的我一廂情願傾盡幾十億家產去報恩,想與他成為交心的知己,但對方一家心底都是看不起我。這樣的關係幾得意,值得討論。正爸的執着體現了中國人的優良傳統,但觀眾必定一路睇一路鬧,癲了嗎?我自問也不能不顧一切全數奉獻,我有十元可以拿出五元。最後正爸會有怎樣的結果?四十集後會有何答案?」

新舊火花

與司棋姐三度於《溏心》當夫妻,正爸表示非常滿意這位交心多年的好對手,加上新演員的加入,為《溏心》家族增添新的戲劇效果。 「正媽對正爸做任何事都會盲撐支持,但當火姐發火非同小可!角色好立體。我與司棋雖然並非推心置腹經常傾心事,但很了解對方,與她拍檔總是『三心兩意』:安心、放心、開心、滿意、樂意。三輯《溏心》都有資深與新演員配搭:三集均有參與的Bosco今天已是眾人的偶像;新加入的浩信是思想成熟的人,敏之於劇中角色踩界,與文龍發展禁戀;至於香香我們對手戲不多,但她人見人愛,我經常當她是公仔撩她玩;演反派的莊思敏,年輕靚女卻肯醜化自己,一定出位。其實三輯《溏心》都是獨立的故事,以四位骨幹演員,加上新面孔,只會增加花火。我們都在等派成績表,如果成績好希望繼續拍下去。」

夏雨沒想到十年內,可以成就三輯《溏心風暴》的黃金系列,「第一、二輯緊接開拍,甚至第二輯成績更好,所以大家都好渴望開拍第三輯。然而時不與我,監製劉家豪與其他骨幹演員相繼離開四散,開始覺得好渺望不能再拍。估唔到大家最後可以再聚首一堂,更開拍《溏心風暴3》,真是意想不到。」

關菊英搞大龍鳳

承接上兩輯《溏心》,菊姐繼續與祥仔拍檔搞搞震,綽號找錢華的她,作為正爸的弟婦,於這個奶茶王國中,又會掀起風浪要正媽去見招拆招。 「劇中大家都叫我華姐,最初在家昌茶餐廳工作當收銀,加上我的細佬祥仔叫梁贊,就食了『贊先生與找錢華』,成為了我們的綽號。今次繼續搞大龍鳳,相信觀眾於上兩輯都很受落這樣的組合、印象深刻,認為我能再次勝任。我本身形象傻更更、說話直筆甩、個性爽直,加上向來都是唱歌,演劇時真是非常過癮,演活另一個我。而且現在的戲劇沒有甚麼反派之分,找錢華是貼地,每個家庭階層都有這樣的人物,她貪小便宜、愛側側膊,都是因為她的出身與接觸的人影響造成這樣的個性,但並非大奸大惡。為了保護家人找錢華會強出頭,恰我大嫂?等我來!但卻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好心做壞事。」

美食大使

找錢華貪小便宜,但戲外的菊姐卻喜歡無私分享,經常為大家送上美食,更很喜歡與多位新演員合作對手,大家戲裏戲外都非常團結。 「我很喜歡分享,拍屋企戲份最少都六、七人,加上幕後工作人員,不如多帶一點回來。每次晚上七時開廠,最早也要凌晨兩、三點才收工,大家都會好攰和眼瞓,吃吃滋潤生果可以醒神又不會太dry。但結果卻令自己愈食愈肥,劇集拍畢要立即減肥,因為年尾有不少活動,加上劇集宣傳,同時與夏雨、司棋姐、雪姐一皇三后的組合去登台,可以寓工作於娛樂真的不錯。與香香首次合作,只有辦公室戲同場,私下我很喜歡她,她是個很cute的靚女,我偷看到她的劇本有很多英文翻譯,有時她理解錯對白語氣,會立即改。敏之則很專業,很辛苦拍劇兼泵奶,我們都很體諒愛錫她,大家互相遷就。」

除了與祥仔三度拍檔搞大龍鳳,靚聲菊姐更包唱三輯《溏心》的主題曲:〈講不出聲〉、〈無心害你〉、及今次的〈我本無罪〉,相信必定能再成為街知巷聞的經典金曲。

米雪高尚矛盾

《溏心》家族十年來緊密聯繫,分開九年三度合作,默契依然,不過米雪姐卻笑着投訴把她分開去了另一家,為《溏心風暴3》與黃家掀起矛盾與對立。 「經營噏耷茶餐廳的夏雨,因為我老公李國麟(許雅麟)曾經幫他上庭脫罪不用入獄,而視我們一家為恩人,為報恩每年都要來拜年。但對我們來說這個是陌生人,完全沒有感情,十幾廿年後我們成為經常見面的人,但沒有特別感情,所以我們並非衰人,只是生長在大家族的有錢人,平日習慣買衫幾萬元,在他們眼中卻是炫富,在我眼裏,他們食飯時粗魯隨意,完全沒有餐桌禮儀,完全格格不入,大家的生活模式好極端,結果認為我們看不起來自草根的他們。由於我們是保守家族、停滯不前,加上家族生意失敗愈輸愈多,夏雨變成全港九新界都開舖的奶茶王國,我們無奈才接受他的幫助,但改變不了修養距離。」

賣女求榮

當中最大的矛盾就是兩家孩子的相戀,米雪姐奮力阻止,甚至將女兒香香許配予同樣富裕有修養的上流富家子弟,賣女求榮,將浩信拒諸門外。 「浩信是草根,香香是上流,大家成長習慣不同,一同生活必然會有磨擦,加上妯娌莊思敏挑撥離間,令矛盾更深。雖然夏雨一家變得富裕,但浩信的修養氣質不夠,襯不起香香,雖然救了我們的生意,但女兒的幸福,我選擇了另一戶門當戶對的上流人,香香最初都不喜歡,喊住出嫁,但相處後,原來這個男人真的很喜歡自己,當她想投入時,結果卻發生了一些事情。輾轉幾年後,我發現浩信真的很喜歡香香,是可以付托終身的人,這真是時機與命運。《溏心風暴3》就是展現很多人情世故,人生就是這樣。劇中我好得體不做醜人,但笑住來鬧人說話有骨,給予觀眾全新感覺。」

米雪姐為免有失身分,但有些話非說不可,就由妯娌莊思敏充當衰人,「莊思敏好配合我們,拿捏得好好,這選角真好,她本身有氣質得體,舉止高雅,但鬧人時不可一世的氣焰表露無遺,唔怕對方。我就會比較收歛,始終是大嫂,習慣打個眼色她就自動出手。」

黃宗澤十年轉變

由反叛的阿嬌、守護于素心的凌醫生,到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九少,三輯《溏心》見證Bosco的十年成長,他今次飾演的凌乘風將會有重大的挑戰與轉變。 「好開心可以再次與司棋姐合作,她真是一位大家姐,甚至如BB般呵護我,她會好溫柔的邊摸着我親切地說:『點呀Bosco,係咪好攰?我見你的通告很辛苦好眼瞓,你快些休息喇! 』此外司棋姐更是搞笑高手,她說的笑話真是笑死人。我同時接拍《飛虎極戰》,要大家配合我密集式地完成,但可以成為三輯《溏心》的一員並不容易,加上角色有驚喜我很喜歡。九少最初是玩世不恭的二世祖,經歴過後,人生價值觀改變,選擇另一條人生道路,觀眾一定會相當肉緊,是我從未演過的情節。完成拍攝後我隨即當飛虎,原本想增磅結果我狂食之下只重了一磅。」

花心專一

Bosco於劇中的創舉,就是擁有十多位女朋友,笑言比韋小寶擁有七位妻子更厲害,更要與每位女朋友親熱,他慨嘆很攰而且有壓力。 「大家不用羨慕,這些女朋友,不是人妻Yumiko鄭希怡,就是阿嫂翠如,其他大多是首次見面不認識的,我要小心處理,如媽媽級的Yumiko不會太激情,只是互相挑逗或是咬耳仔、在耳邊吹氣。九少真是傳奇人物,我絕對沒可能應付那麼多女朋友,不過他沒有一腳踏兩船,女朋友們從沒有重疊,今晚與昨晚的女朋友已不同。惟有翠如這位兄弟一直在我身邊,作為『女朋友』她個性值99分,大家兄弟般相處很爽朗,但生活模式卻是負20分,太男仔頭,仲成日打我罵我,所以我們於劇中有不少動作場面,這樣兩極的『女朋友』真是極品!」

翠如原本是Bosco好友馬浚偉的女朋友,二人由兄弟發展成為情侶,Bosco指這段關係很有趣,「與《幕後玩家》完全不同,上一次我只是戥腳,主要是看她與蕭正楠的演出,今次幾得意,由兄弟變成情侶的過程十分之搞笑,由於翠如角色是好兄弟的女朋友,大家要衝破心理關口,才可以一齊。」

黃翠如爽朗率性

翠如飾演的方希文,又名阿爽,人如其名,是個爽朗率直不拘小節的女漢子,她感謝家豪哥邀請她加入團隊,讚她處理某幾場戲出色,為負評演技平反。 「我真的沒想過家豪哥會找我演出,雖然不是家族的成員,而是Bosco眾多位女朋友之外的兄弟知己,為劇集擔當少少帶動氣氛的功用。我相信家豪哥是從電視中認識我,看到我與方希文同樣有男仔頭的感覺而諗起我。亦很多謝他一路給予我好多鼓勵,很認真的與傳媒推介我的演出,令我對自己更有信心,很感激可以成為這大製作的一分子。所以我好努力演出這個角色,不想辜負他對我的期望。方希文的劇情主要是圍繞住凌乘風不停地轉,與他的關係有點微妙,我的前度男朋友是他的兄弟,我是沒有親人的,只有霸住凌乘風要他照顧我,而他也只是把我當作兄弟對待,所以我是他的兄弟而非女朋友。」

麻甩密友

方希文的前度男朋友,由馬浚偉客串演出,卻在劇集開首已離開翠如,Bosco只好照顧這位窮到燶的遺孤,沒有私心下給予金錢援助。 「我是全劇中最窮的人,不停問Bosco借錢做生意,但我們的關係沒有與金錢掛勾,我單純地使他的錢,每次生意失敗就問他借錢,而Bosco四出溝女後飲醉酒就會上我家借宿一宵,其實這正是兩個男人相處的麻甩關係,只不過我與Bosco是性別上的一男一女,有不少打來打去的兄弟式動作戲。經歴過後,原來發覺對Bosco不只是兄弟,開始產生愛慕之情,但被Bosco拒絕,究竟我們有沒有將來呢?」

究竟這一場Bosco與翠如這對兄弟的接吻戲又是怎樣的情節發展與關係,觀眾要密切留意。

王浩信審慎感性

能夠加入這個家傳戶曉的劇集團隊,浩信表示期待又緊張,他享受成為《溏心》家族,但正媽司棋姐則好奇兒子為何戲外那麼沉靜寡言,原來是有原因。 「每次進入新角色,我都很費力,由《不懂撒嬌的女人》到《踩過界》其間並沒有一天休息,《溏心風暴3》也沒有休息時間,所以精力相當透支。我沉默是集中去揣摩角色,因而沒有與其他人耍樂調笑,這是我對演技的追求,不斷挖深,亦是我的工作態度,演戲是審慎的分析、感性的演出,當然於劇中我與家人一同將溫暖的正能量發放更大。今年一連接拍了三套好劇集,對於獎項,這並非是我的奮鬥目標,這樣會令人變得自私,而演員演出好戲獲獎,我視作bonus。我要感恩,有些花上三、四十年才遇上好角色,我多謝觀眾收看,網上的留言好多鼓勵。如果觀眾覺得我值得,我當得獎了!」

多年默契

專注演出,更開心可以遇上多位好的對手配合發揮,浩信笑言今次與香香的感情線,一如以往的繼續坎坷,卻令圍家成長轉變。 「婚後的香香感到她對劇本的分析深入了,演繹更細緻,我們曾有多次合作,今次火花仍在。感情線上,最初我覺得圍家好易演,只要想起最初入行時的青澀、戇直,添加沒有責任感,鍾意依賴人的個性。沒有辦法,圍家在家中是受盡溺愛,他還是一名有錢仔。直至遇到九歲已認識的真愛,香香在視覺上已是女神,所以給予圍家好大力量去長進成長。我演時難度在於每一集我累積起來的成長,讓觀眾看到變化。後來圍家去了葡萄牙,沾染了歐洲的氣息,三年後回來時變了另一個人,過程好有挑戰性。圍家與Belle的十幾年的感情,如何透過眼神流露,剛好我們有認識多年的默契,好快就捉摸表達得到。」

Bosco飾演浩信的舅父,他們於戲內外都是亦師亦舅的關係,「外甥多似舅,我們戲裏戲外都有這種關係。我入行最初的一套劇集《野蠻奶奶大戰戈師奶》就是跟他合作,多年來都是亦師亦友,雖然他不多說演戲的事,但看到他處理得好好,所以戲中的關係與我們本身都好脗合,多年儲落,說服力更強。」

 

岑麗香高雅公主

香香公主於《溏心風暴3》攞正牌當公主,飾演來自上流家族的Belle,於劇中高調收兵,不過公主也有落難時,同時接受情感的考驗。 「可以加入這套深受歡迎的經典港劇,一開始真的有些壓力,幸好一眾前輩給予我舒服開心的家庭感覺,很感恩。雖然Belle出身上流社會,但我沒有滿口英文,而是好多好長的對白,不過多了一個option可以調節,講英文都是合理舒服的。角色自細在儀態高貴的家庭成長,但我比較年輕,加上讀書時接近社會,所以想法比較貼近平民,沒有家人那麼離地。今次真的很多謝總監製家豪哥給予我機會,受媽媽米雪姐影響,一直只懂享受被愛,直至遇上生死關頭,我才意識到甚麼是真愛,知道浩信才會守護我。」

帶動情緒

家豪哥大讚香香今次演技大爆發,特別是處理感情喊戲,我見猶憐,香香表示多得米雪姐與麟哥李國麟這對份量對手,才能做到。 「米雪姐於《貓屎媽媽》當過我媽媽、麟哥於《無雙譜》是我的師傅,所以當知道他們當我的父母,便可以再次從他們身上學習,由兩位前輩帶領,特別是感情戲,麟哥與米雪姐只要講幾句對白我已經感動想喊。他們願意花時間與我對戲,還讓我講到舒服為止才埋位拍,所以我好珍惜這樣的合作,可以吸收改進,好感謝他們。當中有一場是政治婚姻,我知道要為屋企犧牲,米雪姐只是望我一眼、攬一攬我,麟哥同時捉一捉我對手,那一刻不需要說話我已經喊了出來。可以於前輩身上聽取不少寶貴經驗,一代傳一代,真是非常難得,珍惜遇上重量級前輩返來TVB拍劇,希望觀眾同時接受新血如我的加入。」

米雪姐與麟哥外,香香另一位對手就是三度合作的浩信,今次大家升級成為情侶,「我們已是朋友,所以很信任對方,亦很容易溝通。與浩信的目標就是希望觀眾可以投入我們這一對的火花,就算我們仍未在一起時,觀眾好有感覺好想我們在一齊,就已經很滿足。」

陳敏之無礙母愛

敏之產後坐月一個月後立即投入《溏心風暴3》的拍攝,要離開初生兒子進行天昏地暗的拍攝,敏之堅持邊拍劇邊泵奶,希望能夠兩者平衡。 「我是《溏心》的fans,好開心收到家豪哥邀請,當時我正懷孕,計計日子,應該生完坐月後可以加入。這是可遇不可求的良機,我很想珍惜,要衝破關口,與家人商量衡量後,我答應演出。產後邊餵人奶邊keep fit,雖然不能好瘦,但是肥肥地健康靚,幸好是長劇,有時間修身。拍攝時我有繼續泵奶,變成女超人!深深感受到母愛的偉大,我想拍劇同時更想兒子健康,於是我選擇放棄自己,將家庭擺在首位,我相信沒有人似我這麼癲,對餵人奶如此執着,但看到兒子如此結實健康,自己的功勞真的很大。雖然無得瞓,但我的奶量並沒有減少,我對兒子的愛好氾濫,甚至現在邊訪問邊泵,有充足存量。」

禁戀抑鬱

除了拍劇泵奶,敏之同時挑戰角色以愛的深沉個性,當中涉及踩界的情節,就是戀上有婦之夫鄭立安,令她感到相當矛盾。 「以愛是一悲劇人物,於劇中有很多痛苦的經歷,戲外我原本生完BB好開心,但拍劇卻很悲情,很執着這段禁戀,以愛對鄭立安是付出真愛,並非一般小三,她敢愛敢恨、義無反顧,不理周遭的目光,就算全世界都反對,明知自己是錯,她都不能抽身。加上我與文龍有不少激情戲,我一定要很愛他這些場面才能合理化,並不是發姣那一種。其實我也怕拍到抑鬱,大家都擔心我,幸好回家看到BB我可以暫時抽離。但以愛真是太陰公,她為愛犧牲所有,最後卻是一無所有,要處理當中的情緒,真是考工夫考演技,但能夠參與這套經典系列作品,真是一世無憾,更可以當視帝視后的女兒,真是說不出的開心。」

敏之飾演的以愛沉默寡言,與她本身的個性完全相反,剛為人母的她更要當上進擊的小三,幸好遇上文龍這位好對手,「我們因此成為知心友,無所不談。他教我很多保健養生之道,甚至拍攝完結後,我們一直有問候對方,建立友誼。」

唐文龍完美破綻

闊別TVB已有十一年的唐文龍,今次以許旺集團行政總裁的身分,參與《溏心風暴3》兩個大家族的鬥爭,他表示從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很大新鮮感。 「鄭立安出身低下階層,大學時修讀經濟學,更成為傑出人士,他在攀升向上之時並沒有忘根,同時花時間在公開大學教書,回饋社會,以愛就是他其中一位學生。其後因為某些原因,成為了合拼後許旺集團的行政總裁,調停兩個家族的生意。因此,於劇中我與黃家及許家兩大家族成員都有不少對手戲,當中最多是夏雨哥,會有一些額外的互動。工作以外,鄭立安已婚育有一女,在眾人眼中是一位完美老公,但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的人,他也有破綻,就是與以愛發展婚外情,擦出不應該的情感。不過,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比親情更重要,無論經歷了多少風浪風雨與矛盾,世間上任何事都可以克服包容。」

合理激情

劇中文龍與敏之有不少激情戲,他指拍愛情動作戲相當辛勞,由半夜拍至清晨四、五點,比背八至十頁紙的文戲更辛苦,希望觀眾明白當中的苦心。 「敏之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專業演員,在處理這段感情線的親熱場面,大家互動配合,亦有保留分寸,並不是賣弄情慾,感情激烈是經過鋪排有原因的,每一場戲都是有意義的。我們期望觀眾除了嘩在視覺,更嘩在心中,這樣的場面處理,着重情多過慾。另外飾演我太太Daphne的胡琳,她很有個性,與敏之各有態度,歌手出身,演戲時感情投射得好好,我們很有互動。胡琳亦很快掌握到拍電視劇的節奏,雖然對鏡頭借位未習慣,但很快就適應。很開心再次加入TVB遇上都是好對手,大家交流發揮。」

文龍除了與敏之有激情戲之外,同時要向胡琳表現情深的愛妻好老公,夾縫於兩個女人之間,左右為難。

阮兆祥氣氛推進

《溏心》家族十年再聚,祥仔由直屬舅父波,成為今天的親家親戚Like Gor,這位來自佛山的贊先生,三度與菊姐拍檔,兩姊弟於劇集初段搞事端搞氣氛。 「我是菊姐的弟弟,姐夫過身後,我從佛山來到香港安慰家姐,同時投靠了黃家,繼而入了他們公司。佛山長大的Like Gor,畢業於佛山大學,對於自己充滿自信,當他向上爬時,自以為應付得來,事實他能力有限與經驗不足。所以Like Gor在頭十集中爭取權力,繼而想成為合拼後集團的CEO,然而事與願違,一些小插曲出現而興起小風浪,這就是我與菊姐的戲劇作用,頭十集主要篇幅都講我倆姊弟,營造熱鬧搞事的氣氛與少許衝突。監製家豪哥也很滿意這樣的安排,所有演員都有戲演,有自己的焦點,都能留住觀眾。回看舅父波與Like Gor都是氣氛人物,但演繹上,我是比十年前成熟多了。」

切磋演技

祥仔自我成長外,更看到一眾好拍檔的凝聚力,大家為了演出付出很多,特別是看到Bosco由當年的小子,成為今天同一檔期連拍兩劇的專業演員。 「拍攝時大家都好辛苦,日以繼夜,由於Bosco同時兼拍《飛虎極戰》,所以大家要密集式趕拍有他的戲份,我看到他成熟了很多。有些人會找藉口賴唔夠瞓對劇本消化唔切而有錯漏,但Bosco做足功課,來到現場更會與導演溝通一些臨場的發揮。這個感覺好正,十年後大家各自練得一身好武功再次切磋。就算大家每天清晨四、五點才收工,回家後都不是立即休息,會再細看翌日的劇本,熟讀重要的場口,因為我們有很多群戲,因為忘記對白而NG真是對不起其他演員。司棋姐、菊姐都是三、四天前準備,大家好認真處理。所以無論成績如何,我都樂在其中,拍攝是辛苦,但大家都是用心盡力、做好本分。」

祥仔於劇中盡情發揮搞笑功能,甚至令敏之差點焗蟹失笑,「我真的要寫個服字畀敏之,剛生完坐完月就加入,她的角色很大挑戰,個性很沉默,我總會搞搞氣氛令大家開心,敏之就慘喇,想同我們一齊玩卻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