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踩過界》非常手段伸張公義...

《踩過界》非常手段伸張公義

分享 Share

失明大律師盲俠文申俠(王浩信飾),以四感與心眼探究事實與真相,為弱勢社群伸張正義。一路上,盲俠得到來自江湖的義氣師爺癲姐趙正妹(蔡思貝飾)的扶持協助, 加上搏到盡的熱血偵探Gogo谷一夏(張振朗飾)成為他的雙眼尋找證據。法庭上,遇上非一般的法官Never王勵凡(李佳芯飾),她與盲俠有不謀而合的信念而並肩作戰。消失了十多年、盲俠的前度女友Yanice戴天恩(朱千雪飾)突然出現, 她更牽涉入一宗考驗以上四人關係的案件之中。於是,四人在處理各個《踩過界》發生的案件中, 以踩過界的手法大膽地挑戰法律與道德的底線,從而達成目的。

當中掀起的矛盾,令眾人不得不作出人性的抉擇, 為了追求正義與公義是否可以不擇手段?犧牲一切?王浩信、蔡思貝、李佳芯與張振朗引領觀眾踩入如履薄冰的的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 透過盲俠的心眼, 看到《踩過界》中不一樣的事實與真相。

****************************************

王浩信 | 自信自卑

從暖男Saving哥搖身一變成為伸張正義的盲人大律師,衝破了閱讀的大障礙,靠盲人凸字去完成艱深的案例與課程,王浩信也相當尊敬盲俠。

「香港應該沒有盲人大律師,盲人律師就有一個,所以大律師的盲俠是極度聰明,而且他的四感:聽覺、臭覺、觸覺與味覺特別強,失去了視覺的他只能靠四感去感受世界,所以劇中經常提及的『心眼』,就是用心去感受每一單案件是否得到公平的審訊,感覺上他好像比起其他人更加適合去作出審判。而盲俠的特別之處,就是他的腦比起正常視力的人運作得更加快,所以他口講會比腦轉數更快去表達訊息。尤其是在庭上,盲俠的語速會更加快,認為這樣令他有更加壓倒性的優勢。始終自己是有缺陷,某程度盲俠是自卑的,所以他需要展示其他的優勢去幫助自己去建立自信,所以這個角色很矛盾。」

盲人學習

為了令觀眾信服浩信飾演的盲人,除了設計造型打扮,浩信更特意到盲人中心,了解盲人的生活,學習怎樣在遮蓋雙眼下活動,以身體的觸覺去感受。

「造型上,我需要戴一副半透明的隱形眼鏡,令角色更加形神俱似,雖然眼睛好乾非常唔舒服,但是值得的。盲俠最貼身的好拍檔就是盲人白杖,我是在盲人中心買的,為了準備角色,我與蔡思貝去了盲人中心實習,了解盲人的日常生活,他們怎樣面對社會、心態各方面,點樣使用輔助工具。當我嘗試合上眼走動,原來是好驚的!不知道何時會撞到受傷,盲人只能夠靠白杖加上四感去探測世界。思貝飾演的癲姐就是盲俠的領路員,所以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去訓練二人之間的信任。當劇集拍到中段時,我開始在盲的狀態下都能感到安全自在,有些劇情我是幪起雙眼拍攝,甚至感覺到更加寧靜,享受其中。」

浩信戴上特製的半透明隱形眼鏡,加上在盲人中心了解盲人的情神動作,透過精湛的演技去模仿失明人士的神情與眼神,為大家帶來香港首位盲人大律師文申俠。

****************************************

蔡思貝 | 哨牙刀疤

一棚標誌的哨牙加上左邊眼角的疤痕,這就是盲俠的得力師爺癲姐趙正妹,蔡思貝表示角色很有挑戰,特別是她的造型相當有意義。

「癲姐的面相最注目,就是她的哨牙與眼角的疤痕,這樣醜的容貌令她自卑,所以平時都愛粗魯大聲又去兇人,為了掩飾脆弱的心靈。為何她不去箍牙或是磨平疤痕?因為癲姐的牙是遺傳自已過身的媽咪,而眼角的疤痕是為了黑道大佬父親擋刀而得來的。她相信媽媽哨牙可以搵到真愛,自己都可以,同時保持這棚牙去紀念媽咪,阿爸則因為女兒受傷內疚下退隱江湖會。癲姐出身黑道,感染了江湖仔女的義氣,有雷氣,就算犧牲自己都要幫助人。所以她除了是酒吧的老闆娘,另一份工作就是當盲俠的師爺,面對這個串嘴要求高、不近人情又木口木面的大律師,癲姐卻能欣賞盲俠的優點與毅力,所以不求回報地幫他。」

領路默契

為了演繹揣摩擁有黑道背景加上哨牙醜女造型的癲姐,思貝參考不少經典電影角色,同時與浩信一同到盲人中心,學習如何輔助盲人生活。

「收到劇本時嘩了一聲,要處理癲姐的背景與形象,我立即參考《古惑仔》系列中吳君如的十三妹,以及《食神》莫文蔚的火雞姐,想了解癲姐可以去到幾盡,同時學識一些很『地踎』的用語、助話詞、手勢及語氣,更會在街上觀摩從中得到靈感。由於師爺癲姐已照顧盲俠多年的熟手技工,所以我與浩信一同到盲人中心,了解如何幫忙盲人,同時要理解他們的自理能力。令我最驚的是學習當領路員,心理壓力好大怕令對方受傷,浩信很相信我,學習時他真的遮住眼讓我拖住他出街,我相信癲姐與盲俠的信任與默契就是由盲人中心建立。二人於劇中能夠不用言語就明白對方,雖然表面常鬥嘴,但當中是充滿愛。」

思貝於劇中需要應付大量動作場面,當中令她最難忘是癲姐與盲俠一同身陷險境之中,「我們一同被沒埋於泥洞之中,作為一個演員要好好彩先可以遇上這樣浪漫的橋段,雖然癲姐跛了雙腳、盲俠中了槍沒有反抗能力,加上很凍的天氣下增加淒美,令我一世難忘兼享受。」

****************************************

李佳芯 | 夜蒲法官

從《律政強人》初出茅廬的律政新人Hazel,華麗轉身成為非一般法官Never王勵凡,Ali李佳芯惹火登場,演繹這個由內到外都是踩過界的法官。

「法官予人威嚴拘謹的形象,看起來很穩重,但以上三點Never王勵凡都是沒有的。外在,脫掉法官袍,Never喜歡穿貼身衣飾、短裙、低胸、或是透視裝的性感打扮,她很貪玩喜歡夜蒲,作為一名法官這樣的衣着與私生活都是很踩界的。Never的個性都幾難以捉摸,甚至有些狂野,為了達到心目中認為公義的事,她會投放個人情感於判決之中,甚至做一些踩過界的事去達成。就如Never看到受害女生被虐待,她不理會這個女生是否犯罪,就是想要保護她,於是Never將一條不能作呈堂證物的影片,用自己的方法令檢控官看到,勾起對方的惻隱之心,間接令盲俠贏得官司,來追求Never心目中的公義。」

參考平衡

雖然曾飾演律師,但升級成為法官完全是另一個新挑戰,為了演繹稱職,Ali為Never做足準備功夫,希望觀眾看到她嚴肅成熟的一面。

「平時我在節目或者劇集中表現得比較小朋友及舉止活潑,但飾演Never時就要收起這一面,需要控制語氣,包括言行、眼神,都需要事前做好功夫。加上Never是一個偏向成熟的角色,她本身很聰明能幹,而且不會受到唆擺與動搖,才就如此年輕當上法官。得知要飾演法官後,我立即上網做資料搜集,了解法官這個職業及內部架構,更查看了一些真實案例,例如外國法官如何審訊家庭糾紛,或者一些較嚴重的案件,了解真實的法官在處理案件時,以及結案陳詞時,他們的言談、態度、一些小動作。第二步,我才看電影劇集,因為拍攝出來的效果是經過處理的,所以我要在兩者之間作出比較後平衡。」

雖然同為「踩過界」的一分子,但Never卻感到自己是被獨立出來,「因為律師、師爺與偵探,其實與法官的立場可以說是對立的。盲俠是在Never眼中唯一可以聯繫到的人,二人就算距離好遠,但心是很近的。她更羨慕癲姐的敢作敢言,礙於Never的身分,她只能走捷徑才能做到少少心目中想做的事。」

****************************************

張振朗 | 男男感情

Gogo谷一夏是一名私家偵探,為何會加入盲俠、癲姐、Never的法律界團隊,更與盲俠譜寫一段男與男之間的「hehe」情感,張振朗投入其中。

「盲俠在調查一單案件時發現Gogo這名有趣的私家偵探,這個人是傻傻的,平時說話不經大腦,因此搞出很多笑話。Gogo誤打誤撞下入住了盲俠的家,擔當他的行動組,成為盲俠的眼睛,我看到的事實成為了他打官司的證據,同時發展一段男人味極濃的『hehe』感情戲,這是電視劇比較少見的,起初也有點擔心,始終與浩信首次合作,他很認真令我有少少緊張。但我們很快衝破,發展驚人的濃烈感情,幸好只是拍了四個月,如果是拍半年我怕我會愛上了王浩信這個人,令他婚變。看到浩信演戲受傷,我會好心痛,證明大家投入角色之中,觀眾要拭目以待這段『hehe情』,絕對是踩晒過界的感情。」

決裂抉擇

艷福無邊的振朗除了與浩信談情,更與性感的Ali有不少激情的戲份,為何Gogo能夠得到Never的垂青?最終Gogo更會身陷於案件之中,不容錯過。

「其中一場戲Gogo與Never會激吻,我怕播放後會被打。Never雖然高不可攀,其實她貪玩又open,遇上百厭又孩子氣的Gogo,二人能同步,發展互相調情的關係。但Never同時喜歡盲俠,究竟這段三角關係是怎樣?大家仍記得我在《全職沒女》中的肥仔身材吧!今次面對擁有美國隊長身軀的浩信,我是刻意的操練及曬黑,有腹肌仔、胸肌仔、老鼠仔、仲有幾條線畀大家睇。劇中令我最難忘,同時是演藝生涯中最激動人心的場口,就是預告片中我似是對住朱千雪開槍,這是本劇最後一單案件,Gogo為了查出所有真相,踩過了好多條界,與盲俠會兄弟決裂,面對很多抉擇,希望觀眾可以看得血脈奔騰。」

擔當行動組的振朗,於劇中有不少驚險的場面,「我有好多動作戲,基本上所有爆炸場面都是發生在我身上,當中最危險的一場,是在我兩、三米之外爆炸,距離好近,完全感受得到的,很開心可以參與其中,亦幸好沒有受傷。」

****************************************

朱千雪 | 關鍵情人

盲俠身邊除了有激情與他思想同步的Never、以及無償輔助照顧他的癲姐,他的內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就是由朱千雪飾演的戴天恩。

「Yanice戴天恩是一名眼科醫生,她同時亦是戴德仁(單立文飾)的女兒,雖然明白大家是愛錫對方,但自細我們的關係好差,經常有爭執,當中最大的拗撬就是戴德仁不喜歡女兒與文申俠拍拖。Yanice與阿俠是大學同學,亦是他令Yanice目標成為眼科醫生,希望有一日可以親自為阿俠動手術令他重見光明,這對Yanice的意義非常重大。然而這段感情拖拉得很長,突然有一天Yanice離開了,一走十幾年,在沒有準備下二人重逢,Yanice更因屋企的問題找阿俠打官司。這段欠缺了交代的感情,經歷分離後可否復合?就算二人再次走在一起,是否會有好結果呢?我覺得這段感情幾特別,會令到大家思考。」

調整錄音

現正修讀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博士課程的千雪,笑問監製林志華為甚麼不安排她擔當律師,不過劇中她與法律也有相當的接觸。

「Yanice於劇中除了在阿俠身邊不離不棄地照顧,希望可以醫好他的眼,同時盡量在阿俠讀法律的過程中幫助他,因為他不能用眼閱讀,很難去深入了解法律的條文、案件。於是Yanice會為阿俠錄音讓他去聽,我覺得這個舉動很浪漫!要處理這些錄音是有難度的,因為要一次過讀出所有的法律條文與案例,不能『甩咳』、要順暢,不能讀太快或是太慢,因為希望觀眾會聽得明白。但是現實中,視障人士的聽覺都會好敏感,能夠一分鐘可以聽到六百至七百個字,然而配合拍攝我又未必能說上這個速度,希望可以在現實與拍攝之間平衡,觀眾聽得明,同時貼近真實的視障人士平時聽到的語速。」

觀眾期待的「最受歡迎劇集搭檔」渠頭與Madam Ling,終於在《踩過界》再次合體,究竟盲俠與Yanice能夠延續《EU超時任務》的情感,令觀眾看到二人甜蜜談情開花結果,還是再次帶來遺憾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