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打工捱世界II》出走坦桑...

《打工捱世界II》出走坦桑尼亞、威尼斯 從「打工」看清大世界

分享 Share

非洲坦桑尼亞,親身在大草原上觀看動物大遷徙,是不少人的旅行checklist;在意大利的威尼斯,坐在貢多拉船上,飽覽大運河兩旁的景色,夠享受!光是幻想都可以想像在這兩個地方打工是多麼刺激、寫意。

繼去年《反斗紅星冇暑假 打工捱世界》,楊明和袁偉豪(Benjamin)再次走出香港,到坦桑尼亞和威尼斯打工。人人都以為他們去歎世界,楊明大叫冤枉:「我們要執牛屎!坦桑尼亞的工真是令我『嘩』一聲。不過,我鍾意坦桑尼亞的大自然。」Ben補充:「我鍾意威尼斯,如果可以在當地買間屋都不錯。」

雖然二人異口同聲說異國工作不簡單,但在天然、浪漫的環境下打工,究竟是捱,還是嘆世界多?記得準時收看翡翠台《打工捱世界II》,觀眾自行判斷。


楊明

聰明反被聰明誤

某些情況下,添食不一定只是開心,分分鐘驚多過喜。「去年到印度打工,好『嗱喳』好熱,以為去任何地方都不會比印度辛苦;今年,監製說要我們去非洲打工,立即打個突:『有沒有搞錯呀?咁都畀你諗到?』,哈哈!同大家一樣,對非洲的印象是又熱又污糟;膚色令人覺得兇神惡煞,但原來同我想像有很大反差。清晨的非洲草原是凍的!地方是較鄉村和落後,但不邋遢。最欣賞它未被科技污染,似我細個鄉下福建。當地人很願意跟我們玩,見到他們燦爛的笑容,突然間『叮』一聲,其實做人最緊要開心。」

出發前滿載疑問,本打算汲取上次經驗好好準備,結果換來另一個教訓。「預計非洲冇啖好食,我帶了個大喼,半喼是罐頭和即食麵,連水煲都帶了。誰知入大草原要坐螺旋槳飛機,而這種機只可帶20吋喼,原來出發前briefing講過,自己冇留心,最後惟有將它們全送給當地工作人員,欲哭無淚。」

楊明說喜歡非洲,因為當地人很簡單:「有份工是到健身室做教練,有個二十出頭、很有熱誠的肥仔,他很想做引體上升,不時走入鏡頭說:『教我做!』但無奈他太肥做不到,所以我抱起他,讓他感受一下,他很開心。」

鬼叫你窮呀頂硬上

坦桑尼亞和威尼斯,一個貧窮,一個富裕;一個大自然,一個夠浪漫。根據非正式統計調查,如果從兩者中選擇,十個有九個港人都會揀去威尼斯打工;楊明是第十個。「威尼斯確是寫意、浪漫,但始終旅遊區,太商業化;我更愛坦桑尼亞的大草原,在國家公園住帳幕很舒服。回港後,我很掛念非洲,一早起來便見到大草原,但我不會想住一世,因為要執屎,哈哈!咁大個仔第一次見咁大堆屎,還要伸手入去,很嘔心。」以為執屎已經是最大的心理關口?未算,陸續有來!「在理髮店做洗頭仔都『唔小嘢』,他們應該不多洗頭,好臭和好油;當地沒有香港的洗頭凳,客人坐凳上,我站後方用水桶潷水洗頭,洗頭的污水直接流到我腳底,順便『洗腳』。」

縱使在楊明眼中,坦桑尼亞的部分工種都幾難頂,但它仍有值得欣賞的地方。「非洲人很珍惜大自然,他們將至少三分一的土地劃為國家公園作保育區,跟動物和諧共處。城市人以為自己很先進,將所有地起樓賺錢,不斷破壞動物生存的空間。」

在坦桑尼亞親自紮營,令他回想起學生時代跟同學一齊去camp的日子。

袁偉豪

體驗的不是打工 是生活

當一個地方窮,衞生環境惡劣,任何簡單的工種都可以變得好厭惡,Ben從另一角度細味每份工。「坦桑尼亞做咖啡仔,由炒咖啡豆、磨粉,煮好拿出街賣,全部一腳踢。衞生情況較原始,咖啡仔只會隨身帶備幾隻杯,一桶洗杯水用全日,一開始不太習慣,但其實香港三十年前的流動小販檔、街邊檔都是這樣洗碗;還有到理髮店打工,器材很簡陋,一張很『vintage』的剪髮凳、一塊不知有沒有洗過的披巾,和一個會消毒,但不會徹底清潔的髮鏟,令我緬懷起細個在巷仔五元一次的剪髮。」

看着二人奮身執屎和幫人洗頭,大家可能會笑;作為親身經歷者,Ben說感受到的不是污糟,是生活。「每份工都跟當地文化有關,在印度,太多窮人沒有錢買洗衣機,所以要去洗衣場洗衫;非洲人飲咖啡多過水,咖啡仔用僅有的資源為當地人提供『必需品』。用石頭在屋外搭爐炒咖啡豆,在只有三、四十呎的屋內一角煮咖啡,旁邊的地毯是他的『床』。賺的錢很少,但這是他們的生活。富裕的社會給予我們物質的享受,令我們遺忘基本的生活意義。」

在坦桑尼亞街頭賣咖啡,一日工作足足十二小時,只賺到十八港元,讓Ben反思生活的意義。

自薦服裝統籌

聽完Ben對坦桑尼亞的生活充滿反思,那他會否想到當地長住,重溫過往的生活?他笑說:「又不會!我羨慕他們的簡樸,香港工作緊迫到失去自己的原有生活,但如果二選一,我選擇威尼斯。當地樓價偏貴,一幢石屋要七百至一千萬港元,但有歷史價值,好有feel;當地人很有品味,一條白色jeans,加件簡單中腰風褸,再綁條scarf,戴副黑超,已經好意大利。當知道要去威尼斯,我和阿楊自告奮勇去找裁縫訂製了套『意大利風』的西裝。難得一個job可以這樣做服裝統籌,很開心。」

以為Ben心中的夢想居住地就是威尼斯?原來又錯了。「想去澳洲或加拿大,過些牧場的生活,養豬、養馬,閒時在Café食件餅,享受慢活。」記者向他開玩笑,問他是否接近坦桑尼亞的馬賽族生活?「馬賽族用牛糞起屋又過分原始了,哈哈!他們也開始與現代社會接軌,會穿鞋,也會開電單車,用黑白屏幕手機。我雖然想遠離城市,但仍想用智能手機。」

這件藍、綠色西裝就是由Ben和楊明親自找裁縫訂製,的確很意大利!

打工之最

上星期在充滿大自然氣息的坦桑尼亞,今周去到城市化的威尼斯繼續打工之旅;《TVB周刊》請兩位選出在威尼斯打過,最想一直做落去的工作和最意想不到好玩的工作,不知跟大家的想法會不會有分別呢?

最想做⋯⋯

楊明

「我喜歡出海,所以會揀做漁伕。落網的一刻,你不知有幾多收穫;收網時,會有很多驚喜。賣完魚後,下午可以跟工友、老闆在森林的木屋,用賣剩的魚BBQ、飲啤酒,幾寫意。唯一缺點是賣魚和劏魚,有點污糟。」

******

袁偉豪

「想做貢多拉船伕!好嚮往在水上生活,感覺好舒服。雖然日曬雨淋,但情懷搭救。在威尼斯每日起身開工,我集中不到聽導演解說,因為我每刻都在欣賞當地的環境和建築物。」


最估不到咁好玩

楊明

「我以前做過搬運,知道很辛苦;但原來在威尼斯搬運是寫意很多,只是在船上將貨物拋到陸地是有點辛苦,之後好好玩;雖然威尼斯的橫街窄巷有好多樓梯,但他們設計過如何運貨,推着手推車都好玩。最好笑是香港的街號是順序的,但威尼斯是亂的,17號之後可能是100,搵地方搵餐死。」

******

袁偉豪

「中學做過台式餐廳侍應,去到威尼斯再做西餐,估不到幾好玩。今次要落廚房幫手,我本身很喜歡煮食,所以幾有樂趣;不要以為較平民化的『貢多拉船伕』飯堂就好似香港的茶餐廳般不拘小節,他們對食物的擺位好認真,上沙律有五款不同的菜,各有擺位,不能夠隨便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