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Home TVB周刊 《同盟》最強皇者聯盟

《同盟》最強皇者聯盟

分享 Share

「Amazing Summer」重頭劇集《同盟》,於8月7日起、逢星期一至五晚上九點半於翡翠台播放!

 

期待已久視帝陳展鵬與視后胡定欣再度合作,這對熒幕情侶將為觀眾帶來更具衝擊力的視覺享受,他們所飾演的高子杰與女保鑣阮清欣,埋身格鬥、爆破槍戰外,二人的情感與動作,比起《城寨英雄》更加大膽濃烈。

 

劇集得到影后鮑起靜加盟,令熊一角展示鮑姐女強人剛強的一面,為觀眾帶來驚喜。加上,陳山聰與姚子羚飾演的令千佑與韋以柔,背負着家族對立,他們的感情受盡考驗。

 

為了徹查各樣事端背後的始作俑者,五人連結聯盟,成為2017年最強勢的《同盟》。

陳展鵬 – 幽默小子

一直擅演專業人士及駕馭反派角色的陳展鵬,繼《城寨英雄》的戇直小子,到《同盟》的高子杰展現展鵬搞笑幽默曳仔的一面。

「我喜歡嘗試不同的角色,難得《同盟》有很多輕鬆幽默的戲份,這是我比較少接觸的小子式演出。最重要這種劇一定要有好的對手,我與定欣在《城寨英雄》已建立很好的默契,而且劇本豐富,我們的情節好多開心的元素,二人很多對打,但看似是跳舞般。今次更有梁烈唯加入,三人組合的化學作用很多,劇中包含很多劇情元素,平衡得好好,絕對是老少咸宜。角色設定高子杰很愛玩X-Sports極限運動,劇中大家會見到我滑浪、踩單車以及挑戰『飛躍道Parkour』,這個難度很高,我只是跳簡單的動作,但經過拍攝包裝,出來的效果好靚。還有克服開槍眨眼的問題,我要中段才能好好控制。」

真實親情

定欣以外,劇中兩大對手:母親鮑姐鮑起靜及阿哥陳山聰,二人與展鵬過去合作無間,今次面對複雜的親情關係,三人感情非常濃烈。

「十年前與鮑姐合作,是溫情、賺人熱淚的角色,當中好多喊戲,《同盟》則是笑中有淚,我們要共同捍衛一些人性的抉擇。今次再合作,鮑姐無論戲內戲外改變了我,第一天開工鮑姐已經好似我阿媽,我們之間感情,正正反映現實社會不少的母子關係。山聰已是第三度合作,我入行已認識他,他曾為我當形象設計,最開心今次可以當真真正正的兄弟,因為要私下好熟絡好有默契,才能令觀眾看到我們的兄弟感覺。《乘勝狙擊》只是師兄弟,《同盟》雖然沒有血緣,但山聰飾演的令千佑是鮑姐的養子,真的是我的阿哥,感覺是更深一層的。」

展鵬於劇中展示滑浪身手,難怪一眾台灣大媽那麼情迷高子杰。而劇中最難忘當然是觀眾已見到的他與定欣的出浴戲,「其實那場戲我與定欣在浴缸是打住落去,拍攝花了一整晚廠景。大家要互相信任才能順利完成,give and take很重要。」

 

胡定欣 – 可愛癲喪

觀眾難忘強悍敢於追求愛情的刁蘭,來到《同盟》胡定欣再度升級,將展示她最可愛最得意的一面,以大情大性的女保鑣,帶來耳目一新的形象。

「這次演出很大膽,因為阮清欣會做很多好瘋狂你估唔到的行為,突然間喪笑,又會經常整蠱高子杰。最初我真的不習慣、甚至拿捏不到這樣神經質的性格。經過監製文偉鴻(Jazz)指引,花了一段時間我終於調整到自己隨時進入hyper興奮的狀態。多謝Jazz每次都給我挑戰與發揮,發掘到我無盡的可塑性,劇中我經常會挑逗展鵬,表現出罕見可愛女仔的一面。然而這個女保鑣表面開心無憂,其實內心也有陰暗的一面,當中面對的心理障礙,觀眾要追看劇情發展。今次更開心可以與山聰、子羚兩位好朋友同劇演出,原來他們演情侶很相襯,我們一齊開工無悶場,雖然同場戲份不算多,但會一同保護鮑姐。」

格鬥滿足

從硬橋硬馬的功夫耍雙刀,到今次接觸全新的時裝動作,除了埋身的高難度肉搏,定欣更要應付飛電單車、槍戰、爆炸場面等,相當不容易。

「開劇前要上堂,再次與《城寨英雄》郭追師傅合作,默契更深,師傅了解我的能力,我亦放心做他為我設計的動作,花火更豐富。時裝劇動作會比較fashion,所以結合了巴西柔術與MMA綜合格鬥技,難度最高是我的對手是展鵬,他又高又大力,一些箍住他的動作,其實我捉手都捉不住,但過程相當好玩。其中一場大家都有看到預告我用腳繞住展鵬的頸,整個人兜住他轉了360度。大家都好擔,叮囑我要小心,由於場景是唐樓,有兩個茶几與梳化,工作人員立即搬走晒,而我看了師傅慢動作逐格示範後,自己慢動作做了一次,師傅強調要安全,最後我都成功做到,真的好開心好好玩,好大滿足感。」

格鬥以外,第二個關口就是應付槍戰場面,「從沒有認真的拍過槍戰,上堂學習基本知識外,加上是開真槍,會有槍聲及發彈的後座力,要夠膽、敏捷同時不能眨眼,我與子羚更去了真槍實彈的靶場感受,感受很深。」

 

鮑起靜 – 全新發揮

《同盟》最大亮點,當然不少得影后鮑姐鮑起靜的加盟,她表示這是最好的時機,加上角色給予她極大挑戰,相當吸引。

「好多朋友都奇怪,我甚少離開舊公司演出,今次時間剛剛好讓我可以為TVB拍一套劇。此外令我很感動的是編審為我寫了一個很好的劇本,這個角色我從未演過,相信電影都不會找我演,是好大挑戰。加上製作班底強勁,對監製文偉鴻充滿信心,我甚至有點崇拜他,很喜歡他拍的《使徒行者》電影。所以由他監製,對我指導與督促下,令我有全新的發揮。當中動作與槍戰絕對是辛苦,以前曾玩真槍都驚到震開唔到。今次克服了心理關口,同時有動作打鬥的訓練。單是學槍都學了好多堂,老師都話女仔特別勤力,因為男仔天生對機械敏感,我們以勤補拙喇。打戲亦沒有受傷,指導配合得好好,在現場根據鏡頭來走位度招。」

母子情深

鮑姐手執槍,當上具影響力的女強人令熊,為了鞏固家族而結下不少仇家,令她將親生子送走,再另收養養子,因而與展鵬及山聰結下不一樣的母子情。

「令熊表面好強,但內心仍然……特別是對兒子高子杰有虧欠,沒有親手湊大培養他。對養子令千佑的情更加得意,他由細跟着我,一直貼身保護我,比起親生兒子更加親密,我倆已超乎了母子之間的親情。所以大家要留意我這兩位兒子複雜的感情線。十年再遇展鵬,他演戲好,過去未有機會發揮,來到TVB這幾年慢慢擔重戲份,愈來愈成熟,我很感動。我很喜歡山聰,他好陽光帶來正能量,我也有與女兒分享他是一個好男人。今次拍《同盟》對展鵬與山聰有更多的了解,看着他們成長,背後有不少辛酸辛苦,直到有今日的成就,我真是為他們感到光榮。」

劇中鮑姐有不少跑動開槍的場面,其中一場於台灣的夜市拍攝,她坦言自己跑得不夠快,「展鵬對我說:『阿媽,唔緊要,我拖住你就快喇!』但大家不可不知,展鵬跑得有幾快呀!一拖住我,我跟不上,雙腿立即抽筋,拍攝起碼NG了三次。」

 

陳山聰 – 貫徹好人

經常演出反派的陳山聰,感激監製文偉鴻給予他入行以來從沒有演過的角色,就是徹頭徹尾的一個好人,首次與好兄弟姚子羚飾演情侶,新鮮配搭。

「令千佑是我從未演過的角色,好gentleman、好孝順的乖仔,Jazz不停調整提醒我,說話聲線也有要求,可以遇到這樣的好監製真是難能可貴,他讓陳山聰作出這樣觀眾未見過的新嘗試,原來做好人並不簡單,但我很享受整個過程。劇中我們有大量打戲,時裝劇加上MMA的元素,都是埋身肉搏的,Jazz安排了郭師傅為我們上堂,完全是重新學習、從未接觸過的打鬥技巧,好玩好正,拍打戲每次都好滿足。加上與子羚演青梅竹馬的情侶,但卻背負兩個家族的對立矛盾,上演淒美浪漫華麗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愛情故事,對對方不離不棄,爬牆都要見。與子羚熟絡了解有默契,演起上來有優勢一開始已自然投入。」

感情濃烈

令千佑與韋以柔的刻骨激情外,更要周旋於令熊與高子杰這對自小離異的親母子之間,作為最熟悉卻沒有血緣的養子,他該何去何去?

「令千佑與高子杰表面看來是對立的,但其實這三母子的感情很濃厚。看到令熊對高子杰的愛有很大的內疚,因為自細將他拋低。然而令千佑一直是令熊貼身的得力助手,從沒有質疑她對自己的愛,所以堅守保護她的崗位。三人會如何發展?留待觀眾收看,可以分享與鮑姐的合作,她是公認的重量殿堂級影后,亦很樂於提攜後輩。拍攝開始兩天後,她已令我感受到阿媽的親切,她的演技非常有魔力,同時感受到她作為演員的修為,接受角的挑戰,與我們拍槍戰打戲,對她說都是新體驗,鮑姐的敬業樂業更加值得我去學習。此外,與鮑姐一起更不怕會捱餓,因為她時常萬歲,我們永遠都沒有機會請食飯。」

與好朋友拍親熱戲,山聰與子羚異口同聲的表示不尷尬,反而因為熟悉,大家溝通更加直接,舉手投足不需要設計就有默契配合對方,如此華麗的接吻動作完全冇難度。

 

姚子羚 – 優雅打女

全新打女造型亮麗登場的姚子羚,穿上高踭鞋揮動美腿,令大家眼前一亮,Kate韋以柔為她開創廣闊的戲路,成功挑戰帶來鼓舞。

「Kate的打扮不算性感,是高貴女人味,衣着貼身些,全劇我都是穿裙與高踭鞋,就算打都是着裙打,所以動作看起來會比較靚和優雅,與定欣的女保鑣打出不同風格,她強得來是走可愛路線,而我則是女人味。當中有一場我於車內打,很難,不能穿崩看到打底,要做到踢腿動作更優雅,適應穿高踭鞋來起腳用腳掌踢腿。當日拍攝車箱內沒有冷氣好熱,空間好窄,我一個打成四個,動作都是半踎的,打完真是全身散、雙手肘都是瘀傷,山聰看到都說好心痛,但自己就好開心,因為這是戰績,原來我挑戰到,最重要是監製收貨,他夠膽起用姚子羚當動作演員,雖然我只是雞毛蒜皮,但榮幸遇上有要求的監製推動我進步。」

親熱投入

子羚與山聰親熱戲無尷尬,大家能坦白溝通令對方舒服,更開心可以與好姊妹定欣合作,雖然同場戲不多卻很動情。

「與山聰首次演情侶,但我們不需要事前問,錫就錫、攬就攬,唔舒服會出聲,大家是兄弟姊妹,可以坦白溝通,不會覺得尷尬。加上山聰好愛錫照顧我,我倆都喜歡飲咖啡,他每日都會買咖啡給我喝,公司同事就笑我拍《天命》沒有了honey買咖啡畀我飲。仲有傻婆定欣!有一場戲她對着我有好多感覺,現在不能劇透太多,但那場戲她好開心,會有想喊的感覺。劇中鋒哥郭鋒當我的爸爸,首次飾演父女,記得一場醫院戲,他一埋位就喊,我嗌他daddy好有感覺,好投入這段父女關係。加上楊證樺、黃長興當我的哥哥,他們望住嗌『阿妹』,就算現在回想起,我都會想喊,覺得好正,有那麼好的演員讓我有感覺入戲。」

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子羚轉型當打女,更要應付槍械操作,「與定欣、鮑姐專登去學揸槍開槍,了解不同類型的槍械:MP5、左輪、曲尺等,好正,學到新事物。加上鮑姐與我們一同接受挑戰,很欣賞她的專業與敢於嘗試,是一位可敬可愛的前輩。」